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九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4

克劳正想张口,头顶突然传来噪杂的嗡嗡声。三架巡逻机高速公路划过天空,马达的轰鸣声不绝于耳,紧然后又飞过来了一群轻型轰炸机,每三架一组,呈箭头编队隆隆压来,剧烈地的轰鸣声放佛将天空撕成碎片。克劳变了脸色,急忙举起来望远镜。runes明知故问:“是我们的飞机吗?”吉恩变了脸色,连忙举起望远镜。卢恩明知故问:“是我们的飞机吗?”。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精选

吉恩正想开口,头顶突然传来嘈杂的嗡嗡声。三架巡逻机高速掠过天空,马达的轰鸣声不绝于耳,紧接着又飞来了一群轻型轰炸机,每三架一组,呈箭头编队隆隆压来,剧烈的轰鸣声仿佛将天空撕碎。

吉恩变了脸色,连忙举起望远镜。卢恩明知故问:“是我们的飞机吗?”

“不,是敌人的。”

吉恩数了数,一共有十五架飞机,如同结队飞翔的野鹅掠过天空,一转眼就消失了,只在辽阔的晚空中留下白色辙痕。

“它们的目标是哪里?”

“萨特波卡,不排除大规模空袭的可能性。”吉恩放下望远镜,神色凝重,“明天我们必须撤营。叫克洛伊过来,我有封急件,必须马上送到指挥部。”

“又是你啊,真是执着。今天带了什么来?”

“进口白葡萄酒和烟卷,现在物资紧缺,黑市上才买得到。”男人趁四周没人,把一个玫瑰金壳子的打火机塞给士兵,士兵掂了掂酒瓶,爽快的答应了:“行,不过只能呆一个小时,被发现了我可保不住你。”

“当然,多谢了。”

彼得是一名记者,供职于多里斯六点钟晚报社。他年轻时曾是一位颇具影响力的专栏作家,却因得罪政客而被报社开除,从知名记者沦为报界混混,整天追逐着影星写些博眼球的下流文章。战争爆发后,他认为翻身的时机终于到了,千里迢迢赶到北方,但他发表了一大批文章都没有激起任何水花,还在军营里染上了梅毒。

彼得不肯放弃,病好以后,他听说了“希望之星”号事件。他立刻来到图兰,准备靠一个爆炸性新闻打场漂亮的翻身仗。靠着出色的交际手腕,他贿赂守军进入了难民营,从难民口中套出不少情报,确认了埃因奥尔大屠杀的存在。

这必定是个大新闻,可惜缺乏证据。他在萨特波卡的难民营转了一周,用针孔摄像机拍下不少照片。新上任的总督比前任聪明得多,懂得对难民怀柔。过去哈文总督苛待难民,等到亚伦上任,不过请了医生治病,晚餐增加了稀粥和黑麦面包,就令难民们感激涕零。亚伦整顿了营纪,严惩杀伤人和强暴,重赏举报埃里温的行为。一段时间下来,一些难民甚至和士兵成了朋友。

彼得观察到这一现象,觉得十分有趣。他们逐渐习惯了铁丝网和机枪,忘记挂在脖子上的绞索,就像被圈养的羊一样安于现状,自得其乐。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彻底忘掉埃因奥尔的屠杀,把埃里温视作敌人。

不过他今天来营里不是为了工作。天色慢慢暗了,人们架起大锅煮着牛肉汤,难民拿着碗在大锅前排队。彼得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着,发现了他的目标。一个少女穿着改小的蓝色工装,脚蹬一双胶鞋,正端着碗和朋友说话,笑起来脸颊上浮现两个深深的梨涡。

彼得吞了口唾沫。她的五官端正,嘴唇丰满,皮肤像橄榄一样光滑,一头秀发犹如阳光下的麦田,身材纤瘦却结实。她笑起来很甜,眼睛神采奕奕,他从未在难民身上见过这种眼神。彼得每瞄她一眼,都感觉自己的喉咙像被噎住了。他继续观察两人,直到她们领了汤,说笑着往回走。

彼得悄悄跟着她们,两人的身影闪过一个拐角就不见了。他揉了揉眼睛,就在这时,一双冰冷的手突然扼住他的脖颈,把他拖到了帐篷背后的垃圾场。彼得大惊失色,但枪口硬邦邦的顶在后脑勺,令他不敢轻举妄动。

“敢叫一声,我立刻毙了你。”他的意中人冷冷道,“塞拉,搜身。”

塞拉麻利的在他身上搜查了一遍,把搜出来的东西都交给丽达,包括一个迷你摄像机,一包烟和打火机,还有一张记者证。丽达拾起记者证,皱眉念道:“彼得·恩里克,多里斯六点钟晚报社。你是记者?”

“小心点,丽达。证件可以伪造。”

“我真的是记者,你可以去问报社!”彼得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解释。丽达问道:“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彼得脸上一红,塞拉厌恶的别过头,对丽达说:“看上你了吧。”

丽达勃然大怒,一脚把他踹翻,对着他的头叩动扳机。塞拉制止了她:“等等,在营里杀人太引人注目了。”

“这个男人不是好东西,放他出去一定会向守军告密。”

“用不着这样。”塞拉说,“把他的舌头割了,再砍掉他的双手,他就告不了密了。”

这两个女孩满嘴血腥的话,表情却像闲话家常,彼得听得直冒冷汗。但他逐渐听出了端倪,试探着问道:“你们……是埃里温的成员?”

丽达霍然回头,彼得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对不起!我绝对没有非分之想!我……对了,我在调查埃因奥尔大屠杀的真相!”

“埃因奥尔?”塞拉微微皱眉,脸色变了。彼得说:“是的,我想把大屠杀的真相公之于众,才会混进难民营中。”

两个士兵朝这里走来,丽达和塞拉交换了一个眼神,捂住彼得的嘴把他拖进空帐篷。丽达迅速扒光了他的外衣,把他捆得结结实实,塞拉则在外面望风。

“我们的确需要记者帮忙。”守军离开之后,塞拉说。霍华德希望借助舆论的压力,但自从报道“希望之星”号的记者遇害后,记者们人人自危,为了保命都不肯帮忙。丽达上上下下打量着彼得,露出了轻蔑的神色。“这个人值得信任吗?”

彼得被扒得只剩一条花裤衩,狼狈的跪在帐篷中。丽达蹲下身,用枪管抬起他的下巴:“喂,你不怕死吗?”

“我、我虽然位卑言轻,也有身为记者的良知。”彼得硬着头皮说,“只要能把真相公之于众,我什么都不怕!”

“很好,我会带你去分部,由队长决定是否留下你。在这之前,你要是敢对任何人多嘴……”丽达嫣然一笑,威胁似的晃晃枪。“我就崩掉你下面那个玩意儿,记住了吗?”

彼得连连点头,方才的绮思早吓得没影了。晚上,一辆卡车开进了难民营,丽达化妆成一名护士,把彼得蒙上眼睛塞进车厢夹层,悄悄将他带回了萨特波卡的据点。安全起见,他们向报社核实了彼得的身份,才决定让他留下来。

彼得希望见到埃因奥尔的幸存者,众人权衡之下,选出包括塞拉在内的十名幸存者。彼得一一与他们谈话并录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