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二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5

图兰南部,玛利亚姆。这里本来坐落于商路相汇之处,而如今王国大道了废旧,曾繁华热闹的小镇变的无人问津,海上军区在内陆的部队却靠这条路补给,因而当一辆挂着军部牌照的卡车从路上经时,也没引发岗哨的特别注意。除了司机,车上一共有四个人,哨兵检查并了每个人这里原本位于商路交汇之处,如今王国大道已经废弃,曾经繁华的小镇变得无人问津,海上军区在内陆的部队却依靠这条路补给,因此当一辆挂着军部牌照的卡车从路上经过时,没有引起岗哨的注意。。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精选

图兰南部,玛利亚姆。

这里原本位于商路交汇之处,如今王国大道已经废弃,曾经繁华的小镇变得无人问津,海上军区在内陆的部队却依靠这条路补给,因此当一辆挂着军部牌照的卡车从路上经过时,没有引起岗哨的注意。

除了司机,车上总共有四个人,哨兵检查了每个人的证件,又掀开罩着车厢的帆布,里面全是大包的面粉和牛肉罐头。

“这些东西是送去哪里的?”

“雷西尔的第十三运输连。”

哨兵拉上帆布,通知沿路的关卡放行。直到把岗哨远远甩在身后,车里的人们才松了口气。每个人都做了变装,变化最大的是霍华德,乍眼很难令人把一个肤色黝黑、面目平庸的男人和名满北方的不死鸟联系起来。这段日子,霍华德把全部精力都放在难民问题上。埃里温相信他在解放了难民后,会带着一支强大的军队回到国内,击败安道尔政府,所以支持他和吉恩结盟。

然而吉恩提出要让难民取得图兰国籍,霍华德必须终生留在图兰。他和安道尔政府无冤无仇,不想把霍华德放回去得罪亲王。况且以他的名望,可以有效约束难民,保护新生的图兰,霍华德同意了。他已经厌倦了无休止的战争,骨子里,他只是个传统军人,以保家卫国为己任,缺乏野心去参与血腥的权利鬥争,更不想和安道尔政府长年累月的打内战。但他是反抗军部的英雄,只要他流露出放弃的意思,他的威信就会瞬间崩塌,甚至摧毁本次行动。

卢恩在军中一向特立独行,只把霍华德当作平等的朋友,因此每次遇到难以启齿的事,霍华德都会告诉他。他坚决要求霍华德隐瞒这件事,直到行动结束,但霍华德还是告诉了自己的亲信。这些人都跟随他多年,霍华德认为不该有所欺瞒。卢恩非常生气,甚至没有去送他,只警告他不要考验人性。

罕见的,霍华德有些走神。他望向窗外,红日高悬空中,阳光像沸煎的滚油泼在土坯路上,发出滋滋的声响。树叶被晒得蜷曲起来,裸露的田埂仿佛瘦狗身上的一排排肋骨。周围没有一丝风,路面暑气蒸腾,只有知了聒噪的叫着。

前方就是玛利亚姆了。就在这时,霍华德突然从外套里掏出枪,隔着座椅指着司机的后背,语气平静:“开回去,我想起还有要事没有处理。”

车上的人正处在一级警备状态,一见他的举动立刻明白过来,四支枪口同时对着司机。

司机满头大汗,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发抖。

“您这是做什么?”他强作镇定的问道。霍华德一只手握枪,一只手稳稳压在他的肩膀上,语气却很轻柔:“停车,我不想杀你。”

“将军——”

“马上停车!”

他话音未落,司机突然狠狠踩下刹车,霍华德身体猛的往前一倾,额上撞得鲜血淋漓。卡车侧翻进田埂里,车轮发出尖利的摩擦声,在田里留下一道长长的辙痕。

头部的重击令霍华德眼前一暗,等他回过神来,司机怀里正扯着一个血淋淋的人,枪口对着人质的太阳穴。另外两个战士已经毙命,横躺在后座上,血汩汩的从头部流出。

霍华德的心脏尖锐的抽搐了一下,慢慢放下枪:“尼克,放开他。”

“可以。但总督想邀您一叙,请您老实呆在车里。”

霍华德没有作声。鲜血冲刷着脸上的油彩,纵横交错,显得分外狼狈。他的伤势不重,却浑身酸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他出奇平静的望着自己一手提拔的下属,曾共历生死,多次以身相护的战友,随他背井离乡,把生命和荣誉交到他手中的朋友。

这就是你想告诉我的吗,卢恩?他苦涩的想。是我把这个艰难的选择交给了他,事到如今,我又有什么资格责怪他为我付出的还不够多?

他不说话,尼克却耐不住沉默:“您没有要问我的吗?”

霍华德笑了:“我是怎么中的毒?”

“出发前,我把药下到了您的水壶里。”尼克吞了口唾沫,“这种药不会伤及性命,只会令您暂时失去力气。我请求总督,由我来说服您,在我发出信号前他们不会靠近。”

霍华德点了点头,尼克的计策算不上高明,但在事发前能够按捺住自己,不让霍华德察觉任何异常,亚伦倒没有选错人。过了好一会儿,尼克才问道:“将军,您都不问我为什么背叛吗?”

有什么好问的呢?霍华德想。尼克定定望着他,却等不到一句回答。他凄然一笑,眼神绝望:“将军,您究竟把我们当成什么?我们放弃了家庭,被当作叛徒赶出祖国,亲友因为我们遭到杀害,却无怨无悔,因为大家相信您是国家的希望。为什么?”

他咬住嘴唇,浑然不觉唇上已经鲜血淋漓:“为什么您要放弃复国?”

霍华德靠在座椅上,眼神疲倦:“因为我不想再挑起战争了。”

“您是英雄,可以为了和平放下私人恩怨,但我做不到!”尼克惨然大叫,“我只是普通人,无法做到不憎恨,不复仇!联军夺走了我的祖国,安道尔政府却让我的家人沦为美杜莎的饵食!”

“美杜莎?”霍华德的脸色瞬间煞白,平静的面容终于浮现了裂痕。尼克说:“我从没告诉过您,是希望您不要有心理负担。现在已经晚了,一切都完了。”

“我不怪你。”霍华德闭上眼睛,“不过你是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一定会听话?”

尼克张了张嘴,立刻去取袖管里的信号弹,怀中突然一空,后颈一阵锐痛。霍华德手起刀落,熟练的把他敲晕了。他将伤员横放在后座,扯下衬衫包裹伤口。

他的血可以净化任何剧毒,方才向尼克套话,不过在争取时间恢复。他坐进驾驶位,试着发动汽车,才发现引擎已经坏了。霍华德叹了口气,目光落在昏迷的尼克身上。

霍华德曾告诉每一个他认识的人,他不是英雄,但每个人都当他在自谦。很多次他想说出真相,却总在最后一刻失去勇气。偶尔在面对那些赤诚的目光时,他会冷冷的想,你们真的明白自己跟随的是什么人吗?

如果有人知道了,他敢身先士卒,一次次舍命保护他人,不过仗着自己是怪物,他的牺牲和付出会不会变得一文不值?

如果有人知道了,所有悲剧都因他而起,把他奉为英雄的人会不会把仇恨和愤怒都转移到他身上,寝皮食肉以慰亲人在天之灵?

“对不起。”他低下头,轻声说。

外面起风了。浓云翻涌,疾风扬起黄沙漫漫,呼啸着朝田野扑来。田间的老树被风刮得紧贴着田埂,忽而发出咔擦一声,竟被连根拔起撞在车前盖上。

车已经不能开了,霍华德推开车门,乱发抽打着他的脸。周围空无一人,但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阵仗真是不小啊,想要活捉么?霍华德微微一笑,他一生历险无数,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恐怕真的逃不出去了。但他心头一片清明,所有事都交待好了,只等众人作出选择。

是战?是降?是夺回自由,还是放下武器,当一辈子圈养的家畜?无论哪个选择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无论哪个都没有退路。

霍华德横刀在前,缓缓拔出清姬。长刀发出一声铮鸣,仿佛血色的闪电掠过眼前,刀身倒映着他的眼睛。

结局究竟如何,真是……令人期待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