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四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6

几十年人生浮沉,彼得早已扔了了当记者的初心。为了出道,他凭空杜撰新闻,跟女演员上床,把自己搞得声名狼藉。只要你文章能引发轰动,他什么都写得出,曾因媒体报道一个高官的私生活,被人堵在暗巷里打得半死。但他的脚下像是长了桩子,一步都动不了,只要你一闭上眼,“混账。”他骂了一句,用鞋尖狠狠捻灭烟蒂,推门走进去。“我可以跟你们合作,但你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艾丽娅。”。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精选

几十年人生沉浮,彼得早就扔掉了当记者的初心。为了成名,他杜撰新闻,跟女演员上床,把自己搞得声名狼藉。只要文章能引起轰动,他什么都写得出来,曾因报道一个高官的私生活,被人堵在暗巷里打得半死。但他的脚下好像长了桩子,一步都动不了,只要一闭上眼,眼前就浮现出月色下的累累白骨。

“混账。”他骂了一句,用鞋尖狠狠捻灭烟蒂,推门走进去。“我可以跟你们合作,但你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艾丽娅。”

“如果你信不过我,可以拜托西蒙尼。”丽达说,“他会把你前妻秘密接到一个岛上,每天三班人轮流保护。”

“该死,是我老婆,我强调过多少遍了。”

“好吧,你老婆。”丽达眼里终于有了笑意,“你难道认为只要你名声大噪,她就会跟现在的丈夫离婚,回到你身边?”

彼得老脸微红,丽达不再打趣他,把录像带装进包裹里,牢牢捆起来。彼得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救出将军,继续执行任务。”丽达语气平静,“恩里克先生,我们和你一样,都有绝不会妥协的人和事。”

得知霍华德被捕,卢恩立刻使出浑身解数说服吉恩出兵营救。吉恩答应由他带一支小队和西蒙尼会合,商讨如何营救霍华德,克洛伊则率领另一支小队,日夜兼程赶往萨特波卡。

塞拉没有杀过士兵,军区拷问不出结果后,就把她扔进一个单人牢房,让她自生自灭。她的伤口化脓了,浑身滚烫,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牢里闷热潮湿,濡湿的衣服粘着伤口,只要动一下就痛得撕心裂肺。

清醒过来的时候,她会呆呆的望着窗外,牢里只有一扇窗户,但每到夜里依然能见到满天繁星。守兵可怜她,偷偷给她带来了伤药。他是个和气的中年人,两鬓已经斑白,塞拉恢复意识之后,两人偶尔会聊几句。他是坎特伯雷人,妻子已经去世,家里还有个跟塞拉同龄的女儿,每周都要给他写信。牢里饮食条件恶劣,他就带了自己熬的粥,粥里放了磨碎的燕麦和牛奶,喝起来胃里很暖。

塞拉毕竟年轻,伤口结痂之后,很快就可以下床了。塞拉用小石子在墙上记着日子,冷静的等待着身体康复。

一周后的晚上,她正躺着休息时,外面突然传来刺耳的枪声。塞拉立刻直起身,一发手榴弹就在窗外爆炸,弹片差点扎进她的眼睛。她听到有人往牢房冲来,很快走廊里便传来惨叫。袭击者把锁一一用枪打碎,一脚踹开了门。

“克洛伊?”

“跟我走。”他扔给她一把冲锋枪。外面枪声暴作,两人冲出牢门,迎面和一个士兵撞上,塞拉毫不犹豫的开了枪,士兵脚步一个踉跄,顺着台阶滚下去,脸色吃惊而痛苦。他睁着眼睛倒在那儿,塞拉才发现他竟是平时照顾自己的守兵。

“愣着做什么?”克洛伊猛的把她拉向墙后,子弹从头顶嗖嗖的飞过,弹片擦伤了塞拉的胳膊。等到枪声沉寂,他立刻端起冲锋枪,对着远处倾泻着子弹,他的腰上绑满了弹夹,打空了就换一个,直到对方的枪哑了火。他抬起枪,干脆的击中了士兵的头部,拉着塞拉跑向门外,门口停着一辆涂着迷彩的越野车,里面已经塞满了人,开车的竟然是彼得。

“怎么会是你?丽达呢?”

“一言难尽,赶快上来!”他狠狠踩下油门,汽车像离弦的箭窜了出去,塞拉一头撞上了车顶。子弹噼里啪啦的打在车身,留下大大小小的凹痕,彼得紧握住方向盘,汽车在公路上扭成“Z”字前进。克洛伊架好机枪,爬到车顶上,冒着雨点般的枪弹猛烈扫射着追兵,末了扔出一个榴弹,正中一辆卡车的车前窗。

一道红光轰然爆开,挡风玻璃全碎,司机俯在驾驶座上,头部鲜血淋漓。另一个士兵追上来猛拉枪栓,企图击中车轮,但越野车已经驶上环山公路,把追兵远远抛在身后。

克洛伊收起剩下的弹夹,以备不时之需。灼热的枪管焼焦了他的皮手套,他咬下手套,俯下身爬进车厢。借着外面的火光,塞拉发现供电厂的方向正升起浓烟。

“马瑞尔,人已经救出来了,通知他们撤退。”他对一个瘦高的队员说。车厢里弥漫着汗水的酸臭和血腥,塞拉环视车厢,算上彼得和克洛伊,一共才十二个人。

“据点的人呢?”

“驻军包围了据点,把里面的人全部炸死了。”

塞拉没有答话。她身上的枪伤严重黏结,疼得厉害。越野车卷起一路尘烟,呼啸着驶向港口南面。彼得把车停在了一处灌木丛,撕下了车身上的伪装,换掉车牌,穿过城内狭窄的大街小巷,驶向一座僻静的阁楼。一下车,他们立刻用防水布把车遮掩起来,将伤员抬进屋里。

“丽达带了一支小队袭击供电厂,很快会回来汇合。”克洛伊说,“根据截获的情报,明晚八点,驻军将对萨特波卡一带展开大规模空袭,这里很快会成为战场。吉恩先生命令你们立即撤退,我就是来带你们离开的。”

“任务呢?”

“不用管了。”

塞拉沉默了很久:“将军真的被捕了吗?”

“是的,卢恩正在赶往首都,准备和西蒙尼一同劫狱。现在埃里温的指挥层一片混乱,没人顾得上你们。我建议你们放弃行动,有多远逃多远。”

“但是难民——”

“管他们去死!”

马瑞尔高声叫道。他急促的喘着气,恨恨骂道:“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们拼了命想救他们,这就是他们的回报!”

“别这样,马瑞尔。”一个战士从沙发上支起上身,虚弱的劝道,“还不知道是谁出卖了我们。”

“除了他们还会有谁?我们冒死保护他们,他们却从背后捅刀子。我和埃文从参军以来就是好兄弟,现在我连他的遗体都带不回来。”他痛苦的闭上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克洛伊冷漠的说:“你们觉得是好意,别人未必领情。”

“我的妻子一直在北方等我,她才值得我用生命守护。”他粗鲁的擦了擦眼角,决然道,“我要离开这里,脱离埃里温。”

塞拉刚想开口,雷米一拳砸在了桌上:“妈的,老子要走!就这么死掉,我不甘心啊!”

屋里传来隐隐的啜泣声,这些战士背井离乡,多少艰难困苦都咬牙挺过来了,却在同胞的背叛前红了眼圈。

“决定好了吗?”克洛伊问道,“等丽达回来,我们立刻出发。”

“我不走。”塞拉平静的说,“我要继续执行任务。”

寂静如刀落下。半晌,雷米跳起来叫道:“你疯了吗?”

“这群难民虽然可恶,至少该把空袭的事告诉他们,让他们赶紧逃命。”

“你打算怎么做?”马瑞尔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你还没意识到,有些人不死到临头绝不会醒悟吗?”

“我……我赞同塞拉。”一个叫丽贝卡的女孩小声说,“营里有一万五千人呢,还有许多孩子在,不能一走了之。”

“营里的确有一万多人,可是一万只羔羊有什么用?给他们武器,他们敢用吗?”马瑞尔越说越快,就像在说服自己一样,“别犯傻了,就算你们心胸宽大,愿意牺牲自己去救他们,这群人随时会为了蝇头小利背叛。”

“如果将军在这里,一定会选择回去。”

马瑞尔被噎得哑口无言。塞拉走到门口,望着外面的夜空。“你们好好考虑吧,有结果了再告诉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