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七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7

霍华德正想张口,走廊里传来零乱的脚步声。他坚起食指,把弹夹推往反冲锋枪。“你们带了多少人?”“五百人。”“过多了。”“去向西蒙尼埋怨。”runes说,“这件事我可最终决定不了。”“回去再聊吧。”两人靠近了门口,掩藏在墙壁的阴影中。霍华德右手持枪,左手对卢“三百人。”。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精选

霍华德正想开口,走廊里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他竖起食指,把弹夹推入冲锋枪。“你们带了多少人?”

“三百人。”

“太多了。”

“去向西蒙尼抱怨。”卢恩说,“这件事我可决定不了。”

“出去再聊吧。”

两人靠近门口,隐藏在墙壁的阴影中。霍华德右手持枪,左手对卢恩竖起三根手指,变成两根、一根,最后猛的握拳。

两人同时飞身窜了出去,霎时枪声大作。

吉普车炮弹似的从断墙射了出去,车顶噼里啪啦下雹子一样热闹。正在这时,所有人都看到了远处升起的信号弹,在黑暗中仿佛一个坐标。

“将军已经救出来了。”西蒙尼立刻下令,“现在兵分两路,一路去释放监狱里的囚犯,让他们朝不同方向逃跑,一路去信号弹的位置。”

十名突击队员跳下车冲向监狱,西蒙尼借着短暂的混乱突入方才发出信号弹的位置,胡安监狱有众多围墙和通道,初来乍到很容易迷路,但他对监狱的构造已经烂熟于心,驾驶吉普游鱼般穿梭在金属栅栏间。监狱里枪炮连天,埃里温的战士早已占据周围房屋的制高点,把增援部队打得寸步难行。

这时,一个黑影突然从头顶坠落,猛烈的风中衣袂翻飞。西蒙尼猛打方向盘,车轮急速擦过路面,发出尖锐的转向声,来人落在车前盖上,车头往下重重一压,凹下一个深坑,挡风玻璃哗啦一声全碎。

来人跳入驾驶座,借着爆炸的火光,西蒙尼看清了他的长相:“将军!”

“嗯。”霍华德简短的说,“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西蒙尼的眼圈都红了,他迅速掏出信号枪对空鸣响,向突击部队下达了撤退命令:“将军,他们没有折磨您吧?您身上有血,伤势严重吗?”

“没有,不是我的血。”

霍华德话音未落,卢恩从楼里狼狈的冲了出来,一溜烟窜过来躲进车里。霍华德问道:“你怎么不跳下来?”

“你以为人人都是你?”

西蒙尼神色复杂的望着卢恩,没有说什么。霍华德上好弹夹,问道:“难民们都撤离了吗?”

“现在顾不上他们了。”西蒙尼说,“我已经下令各据点的成员和起义军配合,一旦攻下难民营所在城市,立刻释放他们。”

霍华德紧紧皱眉,西蒙尼抢先答道:“将军,我们只是一支异国孤军,失去您就会分崩离析。这次埃里温的指挥层损失惨重,我们不能再失去您了。”

霍华德沉默了。他的眼神晦暗,眉目在火光的映照下模糊不清。吉普车很快离开监狱,西蒙尼撕下车身的伪装,车辆已经按照驻军标准重新粉刷,车门上喷着建制编号:第13步兵连。

“把衣服换了,我们要去因蒂人的部落避一避。”他扔给霍华德一套军官制服。

城里警笛声蜂鸣,到处都是塞满士兵的卡车。西蒙尼开着车明目张胆的穿过最繁华的路段,朝山区的方向驶去。就在他们靠近运河的时候,一张闪光的地毯突然从身后铺展开来。电力恢复了。

“替我接通亚希兰的指挥部。”霍华德终于说,“我有事要交待。”

PM 19:40

“喂,你听说了吗?叛军已经打到了萨特波卡近郊,上面正在紧急调部队支援。”

“不会吧?”

“真的,前两天不是飞过了许多轰炸机吗?现在营里到处都在传,空军第九师团已经出动了,要对这一带进行轰炸。”

萨特波卡营区,两个守兵正站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太阳已经落山,灼热的风不时卷起沙尘,两人热得头晕目眩。其中一人舔舔干裂的嘴唇,小心的说:“从早上开始,头儿就不见了。高级军官全跑了,只剩我们还在这里傻站着。”

“如果要对萨特波卡空袭,为什么不通知我们?”

“你傻了吗?要是大家一窝蜂的跑了,空袭的消息不就泄露给敌人了?”他用枪托敲了敲脚下的水泥砖,另一个士兵吓坏了:“轰炸机可没长眼睛,要是炸弹落下来怎么办?”

“听天由命吧,擅离职守要被枪毙,只有听到炸弹落下来时赶紧逃命了。”

“我老婆才怀上孩子,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士兵叫道,“这群王八蛋,是要我们被自己人打死吗?”

士兵话音未落,远方突然升起滚滚浓烟。两人变了脸色,都竖起耳朵。烈焰卷起浓重的黑烟冲天而起,摇撼着大地,震耳欲聋的轰鸣十英里外都能听到。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脸上因惊恐而毫无生气。他们同时扔下枪,钻进一辆卡车猛踩油门。汽车扬起阵阵尘烟,一眨眼的工夫就逃得没影了。

营里乱作一团,难民们惊恐的彼此推搡着,爆炸声唤起了他们对战争恐怖的回忆。他们都是从战乱中心一路逃到图兰,却发现这块小小的营地已经不能庇护他们。人群尖叫着涌向营外,又被挥舞着冲锋枪的士兵赶了回来。

“回去!都回去!”士兵声嘶力竭的维持着秩序,“这只是军事演习!”

“骗人,是叛军打过来了!”

几个难民冲过了封锁区,手脚并用的爬上铁丝网,却被瞭望塔上的机枪打了下来,鲜血淋漓的挂在网上。铁丝网上通了电,有些人躲闪不及被电流击中,当场扑地哀嚎。难民们被吓破了胆,重新退回去,聚成一团瑟瑟发抖。

士兵总算松了口气。然而他的脚步突然一个踉跄,血从额上的窟窿汩汩流出。士兵们接二连三的中枪,仿佛被死神瞄准了眉心。一辆军用卡车从山坡上风驰电掣的驶来,冒着弹雨冲进了难民营。四名戴着头盔的队员从车上跳下来,迅速击毙了守兵。

“我们是起义军的部队!”为首的队员高声宣布,“这里马上会成为战场,请大家赶紧逃走!”

她用格尔达语和图兰语分别喊了一遍,难民们面面相觑。他们都是北方人,对图兰内战不甚了解,不知是否该信任这些外国人。先前逃走的难民尸体仍挂在铁丝网上,人群踌躇不决,不敢迈出脚步。

见众人犹豫着不动,塞拉心急如焚,又喊了一遍。这是她的主意,先在营区近郊制造爆炸,再以起义军的名义闯进来。双方交战正酣,这是难民们都知道的事。但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少了,只希望争取到时间,让人们赶紧在空袭前逃走。

头顶的机枪猛烈扫射起来,塞拉立刻避到车后。人群中响起惊惶的惨叫,混乱中她的脸被打伤了,头盔掉了下来,一名妇人突然发出惊叫。

“骗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