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八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8

这一声如同平地惊雷,塞拉的心一瞬间沉到了谷底。妇人从人堆里挤出,指指塞拉,大声地叫道:“我认识了她,她更本也不是起义军军,不是埃里温的人!”她的身子发着抖,脸涨得通红,眼中喷出怒火。“各位,请我相信我!”她矛头塞拉,“什么起义军军要打回来了,全是在忽悠人她的身子发着抖,脸涨得通红,眼中喷出怒火。“各位,请相信我!”她指向塞拉,“什么起义军要打过来了,全是在骗人!除了刚才那一声,你们还听到爆炸声了吗?”。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精选

这一声犹如平地惊雷,塞拉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妇人从人堆里挤出来,指着塞拉,高声喊道:“我认识她,她根本不是起义军,而是埃里温的人!”

她的身子发着抖,脸涨得通红,眼中喷出怒火。“各位,请相信我!”她指向塞拉,“什么起义军要打过来了,全是在骗人!除了刚才那一声,你们还听到爆炸声了吗?”

人群中泛起一阵不安的嗡嗡声。塞拉站起来,平静的注视着她:“起义军的确要打过来了。今晚驻军会对萨特波卡进行空袭,你们不逃,全都会死。”

“你这个谎话精!”妇人尖叫道,“你有证据吗?你不过是想把大家骗出去,给你们埃里温卖命!”

见塞拉不答话,她得到了鼓励,声音越发尖利:“一直以来都是你们到处制造事端,我只剩一个孩子了,你们却要逼着她去送死!求求你们不要再破坏大家的生活了!”

她说到情动处,竟搂着孩子嘤嘤哭了起来。女孩惊恐的靠在母亲怀里,人们满怀同情的望着这个可怜的母亲,看向塞拉时,便都带了同仇敌忾的神色。一个矮小的男人率先叫道:“对,我们落到这个地步,还不怪你们非要和军部作对!”

“还有霍华德·卡夫曼,那个懦夫!和外国人勾结带着大家送死,算什么英雄?”

“想死的话自己抹脖子去,不要连累大家!”

“埃里温滚出去!”

“滚出去!”

“滚出去!”

开始是一个人在喊,很快变成了浩大的声讨。一枚尖利的石子擦过塞拉的眼角,血流下来模糊了她的视野。早在回到难民营之前,塞拉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她一动不动,心中无悲无喜,只觉得难以言喻的疲倦。

她想起马瑞尔的话:有些人不死到临头,永远不会醒悟。

明明战争就在门外,他们依然自欺欺人,压下所有怀疑说服着自己,并警告孩子们不要向往铁丝网外的世界,因为那里是地狱。

该走了吧,塞拉对自己说,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在被出卖之后,还拼了命想救他们,是他们自己不识好歹。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的脚不听使唤?为什么在听到侮辱战友,侮辱霍华德的话,有个声音强烈的在心里叫嚣着,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为什么她的理智一遍又一遍说服着自己,胸口依然血气翻涌,为什么一个声音告诉她,如果败给眼前这群人离开,她这一生,都将意难平!

砰!

塞拉对空放了一枪,仿佛有人按下了暂停键,人群顷刻鸦雀无声。她放下枪,漠然扫过一张张愤怒、惶急、恐惧的脸,就像有人给他们戴上了面具,面具掉下来,他们重新变回无助的羔羊,攒聚在一起瑟瑟发抖。

“原来我们的祖国被侵略,亲人被屠杀,不怪敌人的贪婪和冷酷,反而要怪将士们顽强抵抗激怒了敌人?”塞拉冷冷道,“因为凶手高高在上,不可战胜,所有的过错,都要让一心为国为民的人来承担?既然你们这么想留在笼子里,对真正的施暴者充耳不闻,甘当他们的顺民,那就去死吧。”

她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厉声喝道:“但是你们死了之后,没有人会为你们掉一滴眼泪!没有人会为你们立碑!就像没有人会哀悼自己宰杀的羔羊!我根本不想管你们的死活,但我没有办法。因为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因为当权者高高在上,掌握着生杀大权,因为我们的性命卑贱如泥!我们甚至无法选择如何活着,只能选择如何死去!”

营中死一般的寂静,塞拉慢慢伸出手臂,指着十二英尺高,包围着整个营区的铁丝网。上面是瞭望台的机枪,下面是无数地雷和电网。

“现在,我站在这里。”她环顾四周,字字掷地有声。“只为了今天,或者几十年后的某一日再见到我的家人时,能挺起胸膛告诉他们,我作为人类战鬥到了最后,而不是像畜生一样死在了笼子里!”

人群呆若木鸡,塞拉收起枪,从高台上跳了下来。这时,妇人终于醒悟过来,怒吼道:“等一等!”

塞拉回过头,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妇人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塞拉的眼神仿佛钢针扎在她的心上,刺穿了所有卑劣和虚妄。

“我要去炸掉瞭望台,敢阻止我的尽管来。”她说,“哪怕手里握着枪,连保护自己的勇气都没有,不过是群只会嚼舌头的麻雀罢了。”

她就这么把一大群人扔在操场中,扬长而去。丽贝卡追上她的脚步,急忙问道:“引爆器呢?”

“带着呢。我把炸药和雷管都埋在铁丝网下了,但愿他们没有翻出来。”

三人冲上瞭望台,一梭子弹立刻扫射下来。等到机枪的蜂鸣声一停,塞拉拉开手榴弹扔了出去,躲到墙后捂住耳朵。尖锐的爆炸声撕破了她的耳膜,一股鲜血从耳道中淌下。

成功了吗?丽贝卡用眼神询问。

就在这时,机关枪又一次锤击般响了起来。枪口连续喷出烈焰,对面的门被打成了马蜂窝。克洛伊带来了十二个人,连同愿意参加任务的埃里温成员,一共只有十八人。他们得不到任何帮助,只能靠自己。

塞拉愤怒的注视着瞭望台,那是个绝佳的机枪阵地,易守难攻,角度完美。塞拉怀疑他们在门上装了防弹钢板,不管倾泻了多少子弹过去,那支恶毒的枪管依然在喷火。灼热的枪管靠在肩上,她头痛的厉害,胳膊越来越僵硬,稍微动一下就疼得难以难受。距空袭开始只有不到十分钟。塞拉的呼吸陡然急促,像一道铁丝箍住了胸膛。

“喂,你们带闪光弹了吗?”雷米问道。

“带了两个。”

“都给我。”

他冒着暴雨般的枪弹爬到塞拉身边,子弹打在他的头盔上,发出砰砰的声响。雷米摘下头盔,塞拉才发现他的颈骨被子弹严重挫伤,冒起了一个大肿块,脸色苍白得可怕。

“骨折了。”雷米说,“妈的,疼死老子了……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塞拉。”

“对,塞拉,我记住你了。”他把身上的武器全都交给她们,只留下一把枪。丽贝卡惊惶的望着他,他笑了笑,摸摸她的头发:“我是军人,让我来给你们开路吧。”

他掷出闪光弹,咆哮着朝瞭望台扑去。炫目的白光瞬间罩住了视野,他扑在机枪上,嘶吼道:“趁现在!”

机枪手没想到他会不要命,两人滚作一团,子弹全部打进了雷米的身体。刻骨的仇恨漫上心头,塞拉拔出折刀冲过去,一刀捅进机枪手的胸口,激起的血幕淋遍全身。

机枪手的身体一阵抽搐,终于松开了枪管。塞拉站起来,对着他的头部补了一枪。丽贝卡哭着扑过去,把两人的尸体分开。雷米身上全是血窟窿,她抽噎着把他的尸体放平,替他合上眼睛。

“塞拉!”她扑进塞拉怀里,泪如泉涌,“我们成功了!”

塞拉怔怔的搂住她,仰头望着天空。皓月当空,满天晶莹的星光倾泻而下,塞拉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夜空,一时竟有些怔忪。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