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8

佩加尔城堡。海浪拍打着卡门湾的断崖,已发出狂啸般的涛声。城堡南面是落差五百英尺的绝壁,汹涌澎湃的海流沿着海岬涌进加尔帕尼亚海峡,船只更本难以车辆通行,因而军区把防卫重点全部放到了北面的城墙。也没人特别注意到一支小小的船队正冒着夜色,艰苦的驶进城堡。船队约海浪拍击着卡门湾的断崖,发出怒号般的涛声。城堡南面是落差三百英尺的绝壁,汹涌的海流沿着海岬涌入特拉帕尼亚海峡,船只根本无法通行,因此军区把防卫重点全部放在了北面的城墙。没有人注意到一支小小的船队正冒着夜色,艰难的驶向城堡。船队约有三十来只,控桨的全是熟识水性的图兰人。到达岸上后,士兵们立刻抛出铁钩挂在石崖上,崖上风势强劲,士兵身上又背着十多斤重的武器,不断有人掉下来,好几秒钟后才传来落水声,然而没有一个人回头。他们迅捷的到达预定位置,为首的军官打开对讲机。。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精选

佩特拉城堡。

海浪拍击着卡门湾的断崖,发出怒号般的涛声。城堡南面是落差三百英尺的绝壁,汹涌的海流沿着海岬涌入特拉帕尼亚海峡,船只根本无法通行,因此军区把防卫重点全部放在了北面的城墙。没有人注意到一支小小的船队正冒着夜色,艰难的驶向城堡。船队约有三十来只,控桨的全是熟识水性的图兰人。到达岸上后,士兵们立刻抛出铁钩挂在石崖上,崖上风势强劲,士兵身上又背着十多斤重的武器,不断有人掉下来,好几秒钟后才传来落水声,然而没有一个人回头。他们迅捷的到达预定位置,为首的军官打开对讲机。

“将军,突击部队共三百二十六人,已经集结完毕。”

费尔南多看了一眼表上的时间,凌晨四点。大地是平静的,仿佛在沉睡。

“兄弟们,废话就不多说了。”他沉声道,“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天的这一刻。为了图兰的新生!”

频道里一片静默。一团橙红的火球在城堡上方爆开,照亮了黎明的天空,突击部队发起了总攻,潮水般的呐喊响彻城堡。

“为了新生!”

驻军突然遭到背后的袭击,立刻方寸大乱。各种殉爆的子弹噼哩啪啦响个不停,城堡中烟尘弥散,碎砖块和石头暴雨一样崩落。密集的炮声从城堡传来,夹杂着轻机枪的蜂鸣和人们的喊杀声。第一堵城墙的防御已经被摧毁,冲进去的部队在古堡中和敌人进行了惨烈的肉搏。驻军虽然在首轮打击中乱了阵脚,但指挥官很快回过神来,下令全体士兵撤回城堡主楼死守。

费尔南多眯着眼睛,举起望远镜,对准了主楼上飘扬的军旗。在激烈的战火中,它已经破烂不堪,染上了斑斑血迹,却没有倒下。

他放下望远镜,对亲兵说:“把弓拿来。”

景衍曾送给他一把弓,他一直挂在营帐中。紫檀木的长弓,以犀角装饰,坚如钢铁,重量却奇轻。十一年前,景衍用这把弓三箭射伤他,夺走了他的自由。

费尔南多抚摸着弓身,目光眷恋,往事潮水般漫上心头。阴暗的矿洞,狼犬的狂吠,铁链哗哗响着,夹杂着皮鞭的抽打声。

“工作,给我专心工作!”

身后传来士兵的怒斥。他赤着脚,戴着沉重的镣铐,皮鞭上有钩刺,每一鞭下去都带起新鲜的血肉。不断有奴隶倒下,士兵便把尸体扔给狼犬,他一生都忘不了狼犬嚼着人骨头的声音。他麻木的劳作着,如同行尸走肉。

他本来不想管被强暴的奴隶少女,可是她哭得极为凄惨,让他想起了许多年前,士兵从他身旁掳走母亲。他没有勇气离开柜子,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的保护她,所以他杀掉了守兵,砸开笼子,把奴隶们全部放走了。直到那位清秀苍白,有一双丹凤眼的国王出现,用一箱金条买下了他。

景衍第一次把他带回王宫,他本以为只是换个主子,景衍却叫人取下镣铐,带他去裹伤洗漱。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换上崭新的丝绸衣服,穿上鞋子,仆人带他来到国王的书房,景衍一见他的样子,立刻就笑了:“野狗就是野狗,穿上人的衣服也变不成人。”

费尔南多涨红了脸。国王说:“我这个人怕死,但宫里的侍卫都不顶用。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完全服从我的命令,用性命来保护我。如果你比我活得久,我死后你就自由了。”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景衍合上书,目光落在了血肉模糊的刺青上。“很介意吗?”他问道,“我可以请最好的医生帮你除掉它,但这个印记不在了,你就能完全介怀吗?”

费尔南多紧紧咬住下唇,他知道即使解开了枷锁,即使今后功成名就,这段经历将成为他终身的烙印,一次次在午夜梦回时提醒他,自己曾如何被踏进尘土里。

“为什么要救我?”他鼓起勇气问道。

景衍没有立刻回答。他走到费尔南多面前,平静的说:“抬起头来。”

费尔南多依言抬头,国王问道:“你已经当了八年奴隶,早该认命了。为什么直到现在还要反抗?”

“我不是奴隶。”他嘶哑的说,“我是英雄的后人,不会在矿洞里度过一生!”

“没错,折翅的鹰依然是鹰,不会成为家禽。”他伸手贴在费尔南多的左胸,一股暖流随着国王的目光流入心房。“为了图兰,我需要你的这份血性。你有资格留在我身边。”

费尔南多猛的抬起头。景衍挑了挑眉,转身离开:“去见我的侍卫长,他会教你宫中礼仪。今晚阿鲁卡大公来访,你要全程在场,要是敢说错一个字,我就叫人拔了你的舌头。”

“陛下!”费尔南多的声音干脆而生硬。景衍停下了脚步,费尔南多望着他的背影,一字一句的说:“谢谢。”

“别急着谢我。”景衍没有回头,“有朝一日,你一定会希望从没遇到过我。”

从这天开始,他留在了宫中。景衍亲自教他识文断字,用兵之道,又把他送去国外的军校学习现代战术。他很快证明了自己是个天生的战士,但景衍打从一开始,就按照将军的标准在培养他,他经常被景衍严苛的要求弄得身心俱疲。

在坎特伯雷的军校,他是唯一的图兰人,没有任何朋友。但他总会定期收到景衍的信件和邮包,尽管信中言辞刻薄,天冷了他会及时收到合身的冬衣和厚被褥,他在训练中摔得遍体鳞伤,下次就会收到消淤止痛的药膏,故乡的柿子红了,邮包里就会有结了霜的柿饼,夏天会有酿好的青梅酒。除了父母,从没有人这样待过他。国王于他,既是恩人,亦是唯一的亲人。他拼了命的学习和训练,不想辜负国王的期待。

“费尔南多,讲讲你的家族吧。”

“陛下,这是命令吗?”

“嗯,快讲吧。讲得不好听,我就叫人把你的舌头拔了。”

“好吧。柯伦泰最初兴起是在西奥多二世统治时期,我的先祖得到了国王的信任执掌禁军,家中男丁陆续进入军中,为图兰打造了一支战无不胜的铁军。但后来因为军功太重,遭到国王猜忌被流放,柯伦泰自此一蹶不振。完了。”

“……你在敷衍我吗?还不如书上写得有趣。”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