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三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9

伤势刚完全康复,塞拉就直接加入了垦荒的队伍。田里的灌木和荆棘了清除非常干净,片片阳光跟着着翻犁泥土的铁锹,刺入古老的历史山谷坚硬无比的外壳。他们每迈一步,就摸出一把种子洒进田里,麦种划过几道会发光的轨迹,落在了犁好的田里。一步一步,一里一里,他们把因为未来的希望能种尽管繁重的劳动让每个人都憔悴不堪,塞拉却觉得很幸福。战争结束了,她终于兑现了和家人的承诺。融融的暖阳下,她挽着裤管站在田埂里,迎着阳光笑了。。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精选

伤势刚刚痊愈,塞拉就加入了垦荒的队伍。田里的灌木和荆棘已经清理干净,片片阳光跟随着翻犁泥土的铁锹,刺穿古老山谷坚硬的外壳。他们每迈一步,就掏出一把种子洒进田里,麦种划过一道发光的轨迹,落在了犁好的田里。一步一步,一里一里,他们把未来的希望种在春天松软的泥土里。

尽管繁重的劳动让每个人都憔悴不堪,塞拉却觉得很幸福。战争结束了,她终于兑现了和家人的承诺。融融的暖阳下,她挽着裤管站在田埂里,迎着阳光笑了。

塞拉再见到克洛伊是一个清早,她从帐篷里走出来,发现克洛伊正站在门口,拿玉米喂着名叫海伦的大嘴鸟。一些日子不见,海伦悲哀的秃了,头顶只剩几根稀疏的羽毛。一见有人过来,它就拍打着翅膀,发出哇哇的怪叫。

“这是进入换毛季了吗?”塞拉兴致勃勃的观察着它。克洛伊摊开手掌,海伦飞到他的肩上啄着玉米粒:“吃坏了肚子而已。你打算在这里定居了吗?”

“嗯,你呢?”

“不知道。”

“跟我们一起建设新家园吧。”

“不行。”克洛伊垂下眼帘,语气苦涩,“我留在这里,只会给你们带来危险。”

“为什么——”

“请问卡夫曼将军在吗?”

两人同时回过头,一个年轻女子站在田埂上,朝他们盈盈一笑。她穿着紫色的套裙,黑发一丝不乱的挽成高髻,背影窈窕,容貌温婉,仿佛一株初开的郁金香。

“您是……”

“我叫艾琳·赫德,”女人捋了捋额发,珍珠耳坠随之轻轻摇晃,“有要事想拜访卡夫曼将军。”

临时工棚里,霍华德袒露着胸膛,正和西蒙尼争论建水库的事,桌上堆着如山的建筑草稿。听见开门声,他不耐烦的说:“都说了现在没空——”

艾琳走到他面前。霍华德呆了片刻,望向塞拉,塞拉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将军,赫德夫人有要事拜访您。”

听到这个姓氏,霍华德的脸色突然变了。他打发走屋里的人,艾琳掩上门,拉开一把椅子坐下。众人离开之后,霍华德才沉下脸问道:“里昂·赫德是你什么人?”

“您认识我丈夫吗?”

霍华德不答话了。没有几个北方人不认识里昂,毕竟是他按下了核弹的起爆键,轰平了格尔达南部。艾琳从包里取出一张本票,正面朝下推了过去,霍华德没有接:“您要为丈夫赎罪吗?”

“您真会开玩笑。”艾琳莞尔,“自从盖伊被暗杀,赫德家族的处境一落千丈。他现在的日子很不好过,不得不改变对难民的态度。既然已经不可能把你们赶走,为什么不试着友好相处呢?”

“友好相处?你觉得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赫德家族需要一个国外的盟友,而你们需要资金,需要专家,这些我们都能给。除了我们,还有谁会帮你们?”

霍华德一声不吭。外面传来孩子们的笑声,为了安置无家可归的孩子,埃里温成立了一所小学,由几名年轻女教师照顾孩子们的生活。艾琳走到窗前,凝视着他们没有一丝阴霾的笑脸。孩子们总是健忘的。

“再过十年,二十年,人们会慢慢忘记过去的悲剧。”她镇定的说,“请您现实一些,想想这些孩子的未来。您是想让他们忘却历史,作为一个图兰人生活下去,还是为了父辈的仇恨,去向一个强大的国家复仇?”

“为什么来的人是你?”

“因为我是女人。”艾琳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他大概认为,即使您再恨他,都不会对一个弱女子泄愤吧。卡夫曼将军,您是个聪明人,所以您一定明白,怎么选择对您的同胞是最好的。”

塞拉站在工棚背后,靠着墙出神。克洛伊说:“她的确是个美人,但不至于令你神魂颠倒吧。”

“你养过蜜蜂吗?”塞拉没理会他的调侃,“我的老家附近有个养蜂场,每年都有人因捅蜂窝丧命。工蜂的刺连着内脏,一旦蛰了人,自己很快就会死去。可是一旦家破人亡,它们拼了命都要向人类报复。如果小瞧了它,一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抱歉,我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塞拉叹了口气,突然站直身子。卢恩从里屋走了出来,温和的问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之前太忙,一直没空探望你。”

“早就好了,你过得惯吗?”

“以前没下过田,是有些不太习惯。”卢恩摸了摸鼻子,他穿着集体农庄的制服,连日劳作把皮肤晒成了橄榄色,银发草草扎在脑后,塞拉不禁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笑你,怎么穿都不像农民。对吧,克洛伊?”

克洛伊冷漠的应了一声。卢恩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有些不自然的说:“好久不见了,克洛伊。”

“你们不是一直在起义军中吗?”

“克洛伊经常要执行秘密任务,平时很难见到他。”

“如果没有要事,我先走了。”克洛伊好像对塞拉以外的人打交道都不感兴趣,又恢复了平时的冷漠。卢恩叫住了他:“你……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克洛伊停下了脚步。卢恩显得有些窘迫,结结巴巴的说:“你想留下来吗?这里正缺人手,如果你——”

“抱歉,我对种田不感兴趣。”克洛伊一口回绝。卢恩安静了片刻,深深的注视着他:“好,如果你改变主意,随时都可以回来。”

克洛伊摆了摆手,转身离开。就在这时,一个因蒂人的女孩抱着水盆从帐篷里走出来,跟三人撞了个正着。看到卢恩的瞬间,她的脸色立刻像活见鬼了。

“塞米尔?”

克洛伊的瞳孔骤然紧缩。他猛的回头,卢恩脸上的血色潮水般褪去。克洛伊颤声问道:“他就是塞米尔?”

“是的。”女孩嗫嚅道,“怎么回事,你还活着?”

她话音未落,克洛伊已经一个箭步跨过去,拎起卢恩的衣襟摔在了墙上,卢恩疼得一皱眉。塞拉急忙扑过去:“克洛伊,你冷静一点!”

“塞米尔,你骗人的工夫倒是与日俱增。”克洛伊冷冷道,“不仅改名换姓混进埃里温,成了霍华德的亲信,连我都被你瞒过去了。塞拉,你真的了解他是什么人吗?”

塞拉呆住了。卢恩垂下眼帘,面部肌肉微微抽搐,宛如一尊雕塑。克洛伊说:“他本来是个考古学者,为了得到宝藏和姐姐结婚,还给军部充当间谍,导致姐姐和族人惨死观星山上。”

“我不是间谍。”卢恩说,“屠杀时我根本不在观星山。”

“克洛伊,千万不要相信他!”女孩大哭起来,“当晚有人在观星山上放火,撤走了所有岗哨,军队才能闯进来屠杀!不是他还能是谁干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