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四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9

“土地?”“是的。资金了有着落了,我准备好把山谷外的土地全部买下去建一个大型农场,将移居点连接成一片。直到农业专家回来后,我准备好定购高产品种的木薯,除了两百棵柑橘树。”他当着克里斯汀的面把卢恩都带走了,克里斯汀冷冷的目光注视着两人的身影,甩袖而去。一整他当着克洛伊的面把卢恩带走了,克洛伊冷冷的注视着两人的身影,拂袖而去。一整天的时间,卢恩都跟霍华德呆在一起,直到晚上,塞拉才在河畔发现了他。他独自坐在卵石滩上,静静的望着流淌的河水。。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精选

“土地?”

“是的。资金已经有着落了,我打算把山谷外的土地全部买下来建一个大型农场,将定居点连成一片。等到农业专家过来后,我准备订购高产品种的木薯,还有两百棵柑橘树。”

他当着克洛伊的面把卢恩带走了,克洛伊冷冷的注视着两人的身影,拂袖而去。一整天的时间,卢恩都跟霍华德呆在一起,直到晚上,塞拉才在河畔发现了他。他独自坐在卵石滩上,静静的望着流淌的河水。

塞拉正想叫住他,他却取出一只口琴,轻轻吹了起来。乐声幽幽,令人柔肠寸断,塞拉听了许久才听出是一首古代民谣,讲述一对恋人生死相许的故事。星河岑寂,河水哗哗的流淌着,清澈又畅快。一枚细叶落到河中,在河面上打着旋儿,慢慢漂向了远方。

“她漂亮吗?”塞拉走到他身旁,轻声问道。卢恩挑了挑眉:“我以为你会问些别的。”

“回答我。”

“嗯,很美。”

塞拉不禁有些沮丧:“卢恩……不对,现在该叫你塞米尔?”

“用不着改口。”他说,“当时霍华德在雪崩中救了我,我不想暴露身份,就胡诌了一个名字。”

塞拉点了点头,卢恩问道:“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没什么好问的,我相信你。”

“你不怕我真的是间谍?”

“你一个外人,战士们不可能听你号令,肯定是因蒂人中出了内鬼。”她的语气平静,“克洛伊只是气昏了头,稍微想一想就明白了。你加入埃里温,是为了给他姐姐报仇吧?”

“嗯。”

“她叫什么名字?”

“罗克萨妮。”

春天的玫瑰,塞拉心想。薄雾已经消散,暮春的夜晚仍有些凉,塞拉嗅到了松脂的清香和露水的寒气。那必定是一个和煦的春天,山谷中开满野玫瑰,年轻的考古学者冒失闯进山里,被一个因蒂人少女救下,她的美貌如同熊熊燃焼的箭矢一样射中了他。

“我明天去劝劝克洛伊。”她终于说,“我不相信你是间谍,更不相信你会为了得到宝藏不择手段。”

“不,这件事你别掺和。”

卢恩站起来,把手抄在兜里,往亮着灯的工棚走去。塞拉叫住了他:“塞米尔!”

卢恩停下了脚步。塞拉望着他的背影,一字一句的说:“逝者已矣,不管你多么自责,都要往前看。”

卢恩静静的站在那儿,远方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投在了田埂上。他紧了紧衣襟,一言不发的走了。

三天后,卢恩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他刚从利曼港回来,当晚就告了假,独自来到了卡娜山。时值暮春,漫山遍野开满了野玫瑰,犹如一片燃焼的朝霞。花朵赤如绛玉,花心艳若烈火,开得过于荼靡,连花都像有了淤伤。如水的月光洗涤着柔和的春夜,夜风轻拂丝绸般的花瓣,每朵玫瑰上都蒙着银色的薄纱,在月色中轻轻摇曳。

“我出生时是五月,每到这个时节,圣山脚下就会开满大片的野玫瑰。”

他站在花海中,轻轻阖上眼睛,任凭回忆的潮水将他淹没。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传来清脆的银铃声,还有风吹过长发的声音。

卢恩霍然回头,夜风卷起了满天飞花,山谷中仿佛下起一场大雪。花海中泛起层层叠叠的涟漪,克洛伊就站在身后,一身鹿皮猎装,耳上坠着金环,束发的银铃轻响。

他的瞳孔慢慢放大了,声音仿若叹息:“你回来了。”

匕首扎进了他的胸口。卢恩闷哼一声,怔怔凝视着他,目光温柔悲伤。克洛伊木着脸,咬紧牙关往里推刀,鲜血顺着伤口流下来。

“你这个骗子。”他颤声道,“事到如今,还装什么情圣?”

卢恩一言不发。过了许久,他才轻叹道:“既然不想杀我,何必摆出这种表情?”

克洛伊狠狠瞪着他,匕首滚落到花丛中,一滴鲜血从刀刃上飞出,沿着花瓣的纹理泅散开来。

“不管你信不信,害死她的人不是我。”卢恩说。克洛伊冷冷道:“但你骗了她。”

“没有。”

“你没有?”克洛伊的眼眶通红,“屠杀当晚你在哪里?你不是她的丈夫吗?为什么你没有留在她身边,为什么你没有保护好她!”

卢恩无言以对。明月渐渐升到高空,晚云飘过之后,谷中烟消雾散,明亮的月光照在了两人脸上。不知过了多久,克洛伊问道:“姐姐在哪里?”

卢恩指着靠河的一处花冢。坟上没有墓碑,没有香烛,只插着一根简陋的树枝,坟头落满了殷红的花瓣。稠密的花朵彼此挤挨,仿佛一条殷红的长河,平静又响亮的流向远方。

“屠杀结束后,我从尸堆里把她挖了出来。”他低声说,“我觉得她会喜欢这里。”

克洛伊信步走向河畔,跪在了墓前。他闭着眼睛,把额头贴在松软的泥土上,脸颊的肌肉微微抽搐。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哽咽道。

卢恩移开目光,克洛伊的喉结滚动着,无声的恸哭,眼泪浸湿了泥土。卢恩等待着,直到他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当天晚上,你是不是在王陵中?”

“你怎么知道?”

“瑟琳娜·奥尔森。”

卢恩的脸色变了。克洛伊问道:“你知道这个女人的下落吗?”

“她应该死在墓道里了!”卢恩急忙说道。克洛伊回过头,眼角微红,眼神却冰冷:“你确定?”

“你们是一伙的?”卢恩打了个激灵,立刻明白了。克洛伊平静的说:“真正的瑟琳娜早就死了,她只是个冒牌货。但她不仅背叛了组织,还私吞了你们发现的羊皮卷,我回到图兰是为了调查她的下落。”

“组织?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羊皮卷里还有什么秘密?”

“塞米尔,你是个聪明人。既然你已经去过门中,没有羊皮卷都能猜出个大概。”

卢恩的声音戛然而止。克洛伊从怀里掏出一个沙漏,沙漏做工精巧,黄铜铸成牢固的支架,两个半球形玻璃里有许多银色的沙砾,玻璃下面已经积了薄薄一层。

“我要走了,这个送给你。”克洛伊说,“记住,塞米尔已经死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身份,更不能告诉别人你在门中看到的东西,否则会有性命之危。”

“你要去哪里?”卢恩急切的说,“留下来吧,克洛伊。这是你姐姐的愿望,况且我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你。”

“不必了。”

克洛伊回过头,眼神暗如深夜,卢恩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再见了,塞米尔·尤克利夫。”他静静的说。

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克洛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