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六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1

“我叫穆尼尔,是个医生,正这里看诊。”他笑着对霍华德说,“您肯定是卡夫曼将军了。”“医生?”“是的。”老酋长打赏的说,“穆尼尔是这一带最好是的医生。我更年轻时曾在部队入役,留下的一身旧伤,每到下大雨天就痛得很厉害,非要靠他才能震住。”霍华德礼貌地的称“医生?”。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精选

“我叫穆尼尔,是个医生,正在这里看诊。”他笑着对霍华德说,“您一定是卡夫曼将军了。”

“医生?”

“是的。”老酋长赞赏的说,“穆尼尔是这一带最好的医生。我年轻时曾在部队服役,留下一身旧伤,一到下雨天就痛得厉害,非得靠他才能镇住。”

霍华德礼貌的称赞了他的英勇,哄得老酋长心花怒放。塞拉突然发现门口有一片裙角闪过,不由问道:“谁在那里?”

“米娅,快过来。”穆尼尔柔声唤道。一个小女孩怯生生的探出头,她的皮肤雪白,长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五官精致得像个洋娃娃。女孩跑过来,钻进穆尼尔怀里,穆尼尔摸摸她的头:“这是我的女儿米娅,快叫姐姐好。”

“姐姐好。”

她的声音又脆又甜,塞拉立刻喜欢上了她。得到穆尼尔的许可后,她把女孩抱到膝上,拿了串葡萄逗她玩。“米娅,你几岁了?”

“两岁。”女孩伸出胖嘟嘟的手指,比出一个二。穆尼尔说:“她母亲年前死于伤寒,我又要到处看诊,只好把她带上。”

“抱歉,让你想起伤心事了。”

“在图兰乡下,这是常有的事。”他无奈的说,“药品奇缺,许多人生了病只能祈祷。她还算幸运,至少我就是医生。”

“穆尼尔,”卢恩突然插话道,“能不能请你到农庄来建一个卫生检疫站,给大家普及医疗知识?”

穆尼尔愣住了:“当然可以,但是——”

卢恩把原话转达给酋长,酋长爽快的答应了,但要求一旦自己有需要,穆尼尔必须立刻赶来。

霍华德很高兴,提出今年粮食丰收,希望用一些粮食来交换部落的牛羊,图卢姆眯着眼睛答应了。

“不要相信他的承诺。”回去时卢恩说,“他可以去偷去抢,一个铜板都不用花就得到粮食。这群人的道德观念跟我们完全不同。”

“我知道。”霍华德平静的说,“我自有办法对付。”

果然,因蒂人认为霍华德软弱可欺,没多久又趁着夜色来劫粮。这次霍华德做了充足的准备,只留一个人回去报信,把剩下的因蒂人全俘虏了。但他并没有索要赎金,向图卢姆兴师问罪。一周后,图卢姆坐不住了,派了使节要求霍华德放人。

“放人?”霍华德惊讶的问道,“你们的人什么时候来过农庄了?”

使节被噎得哑口无言,霍华德友善的表示,他们一定是弄错了。他和酋长是朋友,如果朋友做客,他一定会好好款待。他始终彬彬有礼,使节挑不出漏洞,只好郁卒的回去报告。

既然霍华德坚决不认账,图卢姆派出一支小队,打算来劫囚,却掉进了霍华德的陷阱。霍华德征战几十年,对付这种头脑简单的野蛮人绰绰有余,又把他们俘虏了。

这次的俘虏中有图卢姆最喜欢的小儿子,但不管他如何软磨硬泡,霍华德一口咬定从来没人来过。图卢姆心念儿子的安危,只好哭丧着脸,带了许多赔礼的牛羊来见霍华德,请求他释放自己的儿子。

“为什么您的儿子会在这里?”霍华德问道。图卢姆憋得满脸通红,不得不承认偷盗粮食的事。他表示愿意付出十倍的赎金,只求他把儿子完好的还回来。

霍华德这才让人去把他的儿子带出来。图卢姆的儿子是个强壮的青年,红铜色头发,鹰钩鼻,脸上有晒伤的痕迹,当晚是霍华德亲自逮了他,他一见霍华德就眼露凶光,不顾父亲在场,夺过佩刀就朝霍华德劈去。

老人吓得面色煞白。霍华德轻松避开这一刀,反手擒住青年的右腕,将他一个过肩摔在了地上,利索的卸掉关节。青年痛哼一声,额上布满冷汗,眼神仿佛要在他身上剜出洞来。

“将军!”

西蒙尼大吼一声,屋里的战士立刻把霍华德团团围住。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我不会再留祸患。”霍华德的声音冰冷,“我要把这小子剁了,撕成碎片喂狗。”

卢恩将原话翻译给图卢姆,老人痛哭流涕,跪下来连连磕头。霍华德不为所动,阴沉着脸让人把俘虏都带出来,领到打谷场上。他把青年栓了绑在柱子上,自己拿了枪站在六百码外。这青年倒有几分血性,依然破口大骂,只求速死。

他话音未落,一发子弹擦着耳畔飞过。霍华德一枪一枪贴着他的身体在墙上打出一个人形,子弹呼啸而过,场中硝烟弥漫。他放下枪时,卢恩掩住了鼻子。青年面色灰白,双腿弹琵琶似的抖着,黄色的液体沿着裤子往下流了一滩。

场子里的人都吓傻了,图卢姆面无人色。他呆呆的望着墙上的人形,每个弹痕都离身体正好一英寸,跟标尺打出来的一样,他回头看向霍华德,眼神好像见到了魔鬼。

“将军……将军!”他踉跄扑到霍华德脚边,抱着他的大腿痛哭,“求您放过犬子一命,我把财产都给您!”

霍华德见火候差不多了,才把老人扶起来:“我不要您的财产,只希望您尊重我们。大家都是朋友,理应相互帮助。今年年成不好,那些粮食就当送给你们,解一解燃眉之急。”

他亲自命令给图卢姆的儿子松绑,老人热泪盈眶。霍华德环顾四周,高声道:“最早的图兰人就是北渡而来,我们本是兄弟。各位今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农庄里找我,我必将竭尽全力。”

场中静了片刻,跟着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声。霍华德当场释放了全部俘虏,图卢姆回到部落后,立刻把之前偷走的粮食全数归还,还送上五十只肥羊。霍华德坚持不收,图卢姆表示这是他的一点心意,再推辞就不够朋友了,霍华德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

当天晚上,农庄里宰杀了牛羊,举办了盛大的宴会,许多部落里的战士都来了。人们很快忘记了旧怨,勾肩搭背,言笑晏晏,到处弥漫着美酒和烤肉的香气。

霍华德独自站在火堆旁,端着一杯酒。不时有人来向他敬酒,他都微笑着一饮而尽,豪爽之至。几杯烈酒下肚,他很快勾起了战士们的好感。图兰人向来敬重英雄,他们向霍华德保证不再骚扰村落,并会替他驱逐强盗,霍华德则承诺一旦他们有需要,村里的医生随叫随到。

“霍华德,”卢恩意味深长的打量着他,“我为什么一直觉得,你是个老实人呢?”

霍华德含笑道:“我不是吗?”

“我怎么感觉上了贼船?”

“我告诉过你,跟了我就无法回头了。”霍华德说,“现在认识到错误太晚了。”

卢恩叹了口气。霍华德举起酒杯,两只酒杯轻碰了一下:“为新生。”

“为新生。”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