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八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1

不久后的一个早上,霍华德让她释放出了丹尼尔,把他带进工棚里。外面暴雨倾盆,工棚里点起灯,里面仅有卢恩和西蒙尼。“你这个王八蛋!”丹尼尔一见他,立马大声地大声嚷嚷,“我要把你的秘密说所有人,让你身败名裂!”“再敢说一个字,我就把你撕成碎片了喂狗。”西蒙“你这个王八蛋!”奥利佛一见他,立刻高声嚷嚷,“我要把你的秘密告诉所有人,让你身败名裂!”。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精选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霍华德让她释放了奥利佛,把他带到工棚里。外面暴雨如注,工棚里点着灯,里面只有卢恩和西蒙尼。

“你这个王八蛋!”奥利佛一见他,立刻高声嚷嚷,“我要把你的秘密告诉所有人,让你身败名裂!”

“再敢说一个字,我就把你撕碎了喂狗。”西蒙尼寒声道。奥利佛立刻噤声了,在他冰冷的目光下抖如糠筛。卢恩刚想开口,霍华德走过去关上门。“我自己来解释吧。卢恩,你不是很想知道吗?”

他当着众人的面,摘下了从不离身的眼罩。奥利佛的喉咙里发出咕隆一声,脸上写满震惊。

霍华德没有左眼,他的左眼是一块灰色的石头。

“这是美杜莎之血的副作用。”霍华德平静的说,“你们都知道美杜莎是什么东西,但你们有想过,它究竟是怎么来的吗?”

“不是安道尔家族——”

“安道尔家族又是从何处得来的?”霍华德的眼中掠过一道阴翳,“美杜莎是恶魔的馈赠。一切都要从二十年前说起……”

他闭上眼睛,仿佛有大雪纷纷落下,把他带回了那段永生难忘的过往。

那是所有悲剧的开端。

“四十年前,北方军区的一支小队奉命执行任务,在伊特鲁里亚山脉深处的冰层中发现了一段残缺的巨兽骸骨。小队一共二十来人,军衔最高的是个少尉。在冰层中发现史前生物的骨骸并非罕事,但这具骨骸却十分古怪,只有胸骨以上的部分,苍青色的骨刺沿着脊椎生长,面部满是锋利的骨突。最可怕的是它的头颅,仅骨骸上就有三个头骨,少尉不敢擅自处理,立刻联络了上级。当时安道尔家族还控制着北方军区高层,命令少尉不许声张,等专业人员到了再进行挖掘工作。”

“后援很快到了,冰层年成久远,液压挖掘机运作得很艰难,一个多星期才前进了两英尺。高层下了死命令,不许伤到骨骸,挖掘小队只得一点一点推进,但少尉十分不安。本能告诉他这东西有危险,他不敢擅离职守,却在挖掘工作进行时,偷偷运来硫磺炸药安放在冰层下。事实证明,他这么做是对的。因为当冰层终于完全脱落,骨骸暴露在露天的那一刻,发生了所有人难以想象的事。”

霍华德急喘着气,眼神惊怖:“那具已经死了上千年的骨骸上面居然重新长出血肉!皮肤和鳞片以疯狂的速度再生,这个怪物挣扎着发出吼叫,少尉至今都能想起它的声音——极度痛苦、却无法死亡的凄惨叫声,它竟然睁开了眼睛!三个头颅的眼睛同时睁开,仿佛六盏血红的探照灯,在它睁眼的一瞬间,在场的人全部变成了石头,除了那名少尉。他用军刀狠狠扎进了大腿,利用疼痛保住清醒,争取到引爆炸药的时间。”

“山体和骨骸一同崩裂,少尉本打算和怪物同归于尽,但是他醒来了。爆炸把他炸得支离破碎,然而他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异变。美杜莎之血一边侵蚀着他的身体,一边又令细胞不断再生修复伤口,才捡回一条命。”

“那,白海战争中出现的‘美杜莎’——”卢恩隐约猜到了真相。霍华德惨然一笑:“我以为已经毁掉骨骸,但安道尔家族捡回了骨骸的碎片,从中炼出了美杜莎之血。他们本来想培育一个不死军团,然而被注射溶液的人都变成了石头,只得改变研究方向,用它来培育生化兵器。”

屋里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棚顶上。不知过了多久,塞拉轻轻的说:“您说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但您看上去这么年轻。”

“我已经六十多岁了。”霍华德闭上眼睛,痛楚从眼中一闪而过。还没有被时间刻下太多痕迹的脸上,此刻却满是岁月的风霜。“为了阻止这场悲剧,我改换长相,用霍华德·卡夫曼这个名字回到了北方军区,但是我没能阻止战争的爆发,没能阻止他们滥用美杜莎,甚至连自己的妻女都救不了。”

卢恩没有开口,他听出了霍华德话里的痛苦。那种痛苦就像针刺在脊背上,令他昼夜不得安宁。霍华德深深吐出一口气,转向奥利佛:“你说过想得到不老不死药吧?所谓不老不死,只是诸神留给人类的谎言。美杜莎之血是剧毒,感染者迟早会出现强烈的排异反应,最初皮肤上浮现灰白色的斑点,继而骨骼发生畸变,内脏硬化衰竭,陆续失去五感,直到变成石头,这就是所谓‘永恒的生命’。我曾有过妻子,我在战场上救下了重伤的她,把自己的血喂给她,令她变成了和我一样的体质,我们还生下了一个女儿。但是没过几年,她们就陆续石化而死。现在你还想得到它吗?”

奥利佛呆呆的望着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霍华德站起来,走到门口。卢恩问道:“你要去哪里?”

“让你们冷静一下。”霍华德低声说,“我不奢求你们的原谅,毕竟所有悲剧都因我一人而起。我从来不是英雄,这些年来所做的全部,都是为了赎罪。”

他两手空空的离开农庄,走进雨中。霍华德和哨兵说了一声,哨兵就爽快的让他走了,并叮嘱他注意安全。霍华德下了山,最后一眼望向农庄。一排排白色帐篷点缀在山峦间,仿佛从远方大陆飞越而来的群鸟,降落在荒凉的山岩上。再过一个月,田里的玉米长出幼苗,又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情景吧。

霍华德轻轻牵起一个笑容,他不知道还有哪里需要自己。图兰的局势已经稳定,剩下的就是漫长的磨合期。作为一个不事农桑的军人,他并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多。

回国?亲王容不下他,这几年凋敝的经济正在慢慢恢复,难道他还要破坏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

他停下了脚步,仰首望着落雨的天空。尘封的大门一扇一扇打开,霍华德慢慢走着,回忆如潮水汹涌而至,不可阻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