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九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1

他的妻子叫玛莎,是个金发蓝眼的随军护士。他第一次看见她是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当初白海战争还没突然爆发,但边境的冲突从来没有完全停止。玛莎那一年十七岁,双亲在内战中殒命,霍华德成了了她的监护人,一直到她读了大学。所以娜迦之血,他总是会不刻意和旁人能保持距离,但玛当年白海战争还没爆发,但边境的冲突从未停止。玛莎那年十六岁,双亲在内战中惨死,霍华德成为了她的监护人,直到她读完大学。因为美杜莎之血,他总是刻意和旁人保持距离,但玛莎为了解决医疗品的短缺,经常跑到指挥部来求他帮忙,两人慢慢成了朋友。她带他来自己的大学,在树荫的湖畔漫步,就像学校里普通的情侣一样。由于两人年纪差得太大,每当面对玛莎,霍华德总是紧张得不知所措,他们认识好几年,最亲密的举动不过是拥抱,直到玛莎重伤。。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精选

他的妻子叫玛莎,是个金发蓝眼的随军护士。他第一次见到她是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

当年白海战争还没爆发,但边境的冲突从未停止。玛莎那年十六岁,双亲在内战中惨死,霍华德成为了她的监护人,直到她读完大学。因为美杜莎之血,他总是刻意和旁人保持距离,但玛莎为了解决医疗品的短缺,经常跑到指挥部来求他帮忙,两人慢慢成了朋友。她带他来自己的大学,在树荫的湖畔漫步,就像学校里普通的情侣一样。由于两人年纪差得太大,每当面对玛莎,霍华德总是紧张得不知所措,他们认识好几年,最亲密的举动不过是拥抱,直到玛莎重伤。

当她的身体被抬到他面前时,霍华德的心脏好像被撕裂了。她的双眼紧闭,温热的血汩汩流淌,像一具蜡像,无论霍华德多么努力的呼唤,拍打着她的脸,她都没有任何声息。

他不能放任爱人在面前死去,所以他救了她,用那种被诅咒的能力。

当玛莎再度睁开眼睛的一刻,霍华德跪下来,喜极而泣。在那场战役结束后,两人就结婚了。玛莎生下了一个女儿,和霍华德一样满头褐发,却继承了母亲碧蓝的眼睛,他给女儿取名伊琳娜。一家三口常常在河畔散步,累了就在长椅上歇息,玛莎靠在他的肩上,女儿在婴儿车里睡得香甜,那时霍华德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出错的?妻子的厨艺开始下降,她总是尝不出味道,菜里不是咸了就是甜了,她的视觉和听觉都在退化,脸上出现灰白的斑点。她打碎了碗,用碎片疯狂的割着自己的手。当霍华德抱住她的时候,玛莎尖声哭泣着,因为不管他多么用力,她的身体都没有任何知觉了。

玛莎的病情恶化得很快,在玛琳娜三岁生日到来之前,她就离开了人世。没过多久,霍华德发现女儿身上竟然出现和妻子一样的症状,才知道美杜莎之血会遗传。他辞去军职,卖掉了房子,带着所有财产和伊琳娜离开了家。霍华德知道问题出在那具骨骸上,他接触到安道尔家族秘聘的研究员,获得了骨骸的碎片,但是他走遍世界各地,没有一家机构能弄清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要与美杜莎的传说有关,他都不远万里赶去,然而女儿最终还是慢慢衰弱,在他的怀里化为了石块崩落。

这是惩罚,是对他打开了潘多拉盒子的惩罚。从此以后,霍华德封闭了心房,把自己放逐到战场上,一心求死。但即使被弹片轰掉半个脑袋,他都会恢复如初,讽刺的是,他这种不要命的作风却赢得了英雄的称号。霍华德屡立奇功,很快得到了埃德里克的赏识,被提拔到连长的位置。埃德里克一直反对滥用生化兵器,认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武器只能用来威慑,然而王储堡剧变,埃德里克身死,美杜莎落入了“红色魔女”莉迪亚手中。

他没有救下任何人,不管是当年的下属,玛莎,伊琳娜,以及无数个死在美杜莎中的百姓。二十年来,这份痛苦和愧疚从未平息,日日夜夜折磨着他。对霍华德而言,生存的唯一意义就是赎罪,他不敢继续反抗安道尔政府,害怕更多人因自己死去才落荒而逃。他害怕被称作英雄,害怕真相被戳穿后面对人们憎恶的目光。

原来时至今日,他依然是个懦夫。

霍华德自嘲般勾起嘴角,摸了摸腰间,却发现玛莎给他缝制的护身符不见了。他立刻慌了神,把身上翻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护身符,可能是落在工棚里了。这是妻子唯一留给他的东西,霍华德踌躇半晌,还是决定回去拿。山路湿滑,他又刻意放慢了脚步,当农庄的影子再度出现在视野中时,已是早上了。

雨已经停了,朦胧的晨光中,有人正在打扫院中的落叶。霍华德一步一步走向工棚,每一步都像走向刑场。

院子的人听到了脚步声,霍然抬头。霍华德本能的想逃,脚却像打进土里的桩子,一步都动不了。

“是将军,将军回来了!”塞拉欣喜的叫道,扔下扫帚跑过去,“您昨晚去哪儿了?大家都很担心。”

她惊喜交加,仿佛从未听过那个骇人又悲惨的故事。窗户一扇接一扇打开,一眨眼的工夫,整个农庄都醒了过来。人们纷纷朝他问好,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

“早上好,将军。”

“您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走了?害得大家担心了半宿。”

霍华德被人群簇拥着,有些怔忪。听到响动,一个男孩从屋里跑了出来,扑过去抱住他的大腿:“霍华德叔叔,您不是说好要教我打靶吗?”

“你这孩子,太没礼貌了!”丽达在他的头顶拍了一下,“卢恩说您把护身符落在工棚里了,要是您发现东西不见一定会回来。”

“昨晚西蒙尼急疯了,却被罗斯先生劝了下来。”马瑞尔笑道,“回来就好,过去的事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妈咪说您不会抛弃我们的,对吗?”一个小女孩拉着他的衣角,奶声奶气的问道,碧蓝的眼睛让霍华德想起自己的女儿。他蹲下来抱起女孩,把脸埋进她的颈窝,哽咽着点了点头。

塞拉露出了笑容:“将军,欢迎回家。”

“欢迎回家。”西蒙尼说。

“欢迎回家。”马瑞尔说。

“欢迎回家。”穆尼尔牵着米娅,这个开明的图兰医生已经成为所有人的朋友。

一个年轻人跑过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的举动启发了人们,不断有人走过来给他一个拥抱。有位头发花白的老人颤颤巍巍的走来,摘下帽子向他深鞠一躬。有的人霍华德从未见过,他们可能在凯特尼亚,或者在某场他已经不记得的战役中被他救下,从而感念终生。他的国家抛弃了他,但他出生入死保护的人却不会忘。许多人千里迢迢来到岛上,只为向他们的英雄道一声谢。

“叔叔,欢迎回家!”女孩挣动着身子,在霍华德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他抱着女孩一步步走上台阶,仿佛回到了泡沫般短暂的幸福时光,远方的房屋升起炊烟,夕阳温柔的洒在身后的小路上。

这条漫长的回家之路啊,他走了一生。

“霍华德,欢迎回家。”他仿佛看到玛莎牵着女儿,微笑着说。

这一刻,曾威震北境的英雄掩面跪倒,泣不成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