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三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3

Chapter 3 渐远的时光西元67年盛夏的,死亡……海岸。在特拉帕尼亚海峡西北方,有一条延绵五百英里的白色荒漠带。沙漠上不见阳光弥散着灰色的海雾,强风和参差不齐的暗礁令无数船只失事。六百年前,马斯切拉诺皇太子率军遭伏击,最后全部战死沙场,数万人的骸骨撒落在特拉帕尼亚海峡西北方,有一条绵延三百英里的白色荒漠带。沙漠上终年弥漫着灰色的海雾,强风和参差不齐的暗礁令无数船只失事。四百年前,图兰皇太子率军遭到伏击,最终全部战死,数万人的骸骨散落在沙漠之中,这里便有了“死亡海岸”的别名。尽管如此,这片沙漠在考古学家眼中却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陆续出土的几座遗址告诉人们,上千年前死亡海岸曾是一片水草丰美的乐园。。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精选

Chapter 3 远去的时光

西元65年盛夏,死亡海岸。

在特拉帕尼亚海峡西北方,有一条绵延三百英里的白色荒漠带。沙漠上终年弥漫着灰色的海雾,强风和参差不齐的暗礁令无数船只失事。四百年前,图兰皇太子率军遭到伏击,最终全部战死,数万人的骸骨散落在沙漠之中,这里便有了“死亡海岸”的别名。尽管如此,这片沙漠在考古学家眼中却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陆续出土的几座遗址告诉人们,上千年前死亡海岸曾是一片水草丰美的乐园。

一支考古队在新出土的遗址旁扎下营寨,这天清早,队长从帐篷里走出来。沙漠中极度缺水,他们不得不在沙里挖下深坑,把水壶伸进去收集夜晚冷凝的露水。队长珍惜的啜了一口,又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才拧紧水壶。

“队长,那里有人!”一个队员突然大叫起来。沙漠里刚好刮起了风,队长手一松,水壶掉了下来。他连忙趴下来,但珍贵的饮用水渗入沙子,瞬间就没影了。队长心痛得不行,怒斥道:“大清早的,吵什么吵!”

“可是……有人在沙漠里钓鱼……”

“钓鱼?”队长冷哼一声,方圆百里尽是茫茫沙海,连个小水塘都没有,怎么可能有人钓鱼?但当他望向远方时,却看到一个穿着滑雪服的男人守着鱼竿坐在沙丘下,背着巨大的登山包。白天沙漠的温度高达五十摄氏度,男人居然戴了顶厚厚的贝雷帽。队长不禁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在做梦。

钓竿动了动,沙丘表面浮现了涟漪,一条硕大的银鱼一跃而起,有力的甩动着三角形的玮巴,鳞片在烈日下亮得耀眼。队长呆住了,男人把大鱼放进桶里,这才注意到队长。

“早上好。”他愉快的打着招呼,“你们这儿都是这么荒凉的吗?”

“是的。”队长有些混乱,“请问您是哪位?”

“埃文斯·布洛克。”

埃文斯掏出烟,试了好几次都没点燃,队长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的打火机递给他。埃文斯道了谢:“我打算去库玛市办点事,你知道怎么走吗?”

“库玛市?你得乘船去临近的港口,到伊尔塔再转搭私人大巴,大约需要六个小时的车程。”

“太麻烦了。”埃文斯戴上防护镜,“一直往北走就行了吧?”

“等等!”队长吓了一跳,“您难道打算徒步穿越沙漠?这里可是死亡海岸,还是请您稍等片刻,我们的向导起来再为您带路。”

“不必了。”埃文斯戴好护具,弯下腰,双手放在足弓,“风速约为每秒15米,风力6~7级,顺利的话中午之前就能抵达镇上。”

队长还没回过神,一个重物抛到了手中,他慌忙接下。埃文斯把打火机放进上衣口袋,露出愉快的笑容:“谢谢你的火!再会了!”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沙海,队长依然怀疑自己在做梦。他低头一看,才发现怀里竟然捧着埃文斯刚钓上来的鱼,已经冻得硬梆梆的。他往远处望去,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风吹散了晨雾,露出结冰的海面,冰层中留下两道长长的轨迹,埃文斯竟是从对岸一路滑过来的。随着他的离开,冰层开始崩塌,巨大的流冰化为碎块融入大海。

向导刚刚起床,伸着懒腰走出帐篷:“怎么了?”

“遇到一个怪人而已。”队长把冻鱼夹在腋下,拍拍手,大声喊道,“来,开工了!”

沿着沙漠一路北行,当成片的梯田映入视野,城镇就近在眼前了。萨瓦河由南至北贯穿整座城镇,城郊是成片的柑橘园,这时还没到挂果的季节,园中绿意盎然,麦田在微风中颤动,细浪翻腾,列车轰鸣不时会打破田间的沉寂。城里有四条宽阔的大街,两旁立着整洁的白色小楼,每户院子里都种着鲜花,一个老太太正搭着梯子给月桂树剪枝。塞拉牵着个清秀的小男孩,拎着一大包东西,男孩怀里还抱着法棍面包。

“早上好,罗斯太太。”

“早上好。”

男孩往塞拉身后钻,塞拉拍拍他的脑袋,他探出头来,怯生生的叫道:“早上好,雷诺兹太太。”

“哎呀,菲尔德太招人疼了。”老太太把一颗巧克力放进男孩手中,脸上的皱纹挤成一朵菊花。塞拉叹了口气,宠溺的摸摸儿子的头发:“他的脾气太像女孩,我真担心今后被人欺负,要是和他哥哥平均一下就好了。”

菲尔德紧紧攥着塞拉的衣角,塞拉打开院门,一枚小石子突然落在了她的头上。莱特盘腿坐在树上,嘴里还叼了根草。他一叩石头,小石子又打在了塞拉肩上。

“哥哥!”菲尔德叫道。莱特从树上跳下来,还没站稳就被塞拉拧住了耳朵。

“好疼,干嘛啊大婶?”

“混蛋,越来越没规矩了。”塞拉骂道,“你是哪来的混混,想教坏弟弟吗?”

“菲尔德整天在学校里,我想教都没机会。”

塞拉一松手,莱特立刻跑到菲尔德身后,两人在院里兜着圈,直到院中的小狗欢快的叫了起来。塞拉说:“莱特,你去把茶几上的工具箱还给奥利佛。”

“为什么是我?”莱特把下巴搁在菲尔德头上,从后面环住弟弟,一脸不耐烦。塞拉冷冷道:“不去今天就没饭吃。”见他依然磨磨蹭蹭,她眉峰一振,“别磨蹭了,快滚!”

“有时真怀疑我不是你生的。”莱特忿忿道。菲尔德仰起小脸,声音糯软:“哥哥,我想吃糯米团子。”

他的目光又清又亮,莱特想都没想就点了头。他跑进屋里,出来时腋下夹着工具箱,塞拉叫住了他,走上前给他整理衣襟。莱特站在门廊上,外面就是街道,他进退不得,三寸厚的脸皮难得透出一丝血色:“别弄了,好丢人啊。”

“你还知道丢人?”塞拉在他的肩膀上推了一把,莱特晃了晃才站稳。“我也怀疑你不是我生的。”

“……”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