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五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3

与此同时,镇上的一家赌场。场间一片静寂,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赌桌,桌上摆着一个红黑红白相间的转盘。“除了谁要赌局?”庄家环顾周围,嘶喊问着。奥利佛奋勇从人群中挤出,举起来手:“加!我要大盲注!赌红数!”他咬牙,放下自己筹码。庄家把一个塑胶小球抛向场中一片寂静,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赌桌,桌上摆着一个红黑相间的转盘。。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精选

与此同时,镇上的一家赌场。

场中一片寂静,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赌桌,桌上摆着一个红黑相间的转盘。

“还有谁要下注?”庄家环视四周,嘶声问道。奥利佛奋力从人群中挤出来,举起手:“加!我要加注!赌红数!”

他咬咬牙,放下筹码。庄家把一个塑胶小球抛向轮盘中,拧动转轴。众人屏息以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轮盘,直到小球的速度慢了下来,最终停在黑色的一格。

场中哗的炸开了锅。奥利佛呆呆的站在厅中,见莱特正趁他不注意溜出门,突然扑了过去,表情如同见到一个财神。

莱特大惊失色,奥利佛哭得肝肠寸断:“贤……贤侄!”

“谁是你贤侄,我身上已经没有钱了!”莱特奋力往门外爬去,奥利佛哭着抱住他的大腿,“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莱特刚想骂人,眼前突然一暗,几个满脸横肉的大汉站在面前。莱特僵硬的牵动嘴角:“先、先生们,有何贵干?”

“你是这个侏儒的什么人?”一人冷冷道,“算上今天的份,他欠本店的帐已经几辈子都还不完了。”

“我不认识他!”莱特话音未落,奥利佛立刻抱住他大哭,“贤侄啊,你怎么能在这里抛下叔叔!”

大汉们交换了一个眼色,麻利的扒光了两人的衣服,把光溜溜的两人扔出门外,砰的一声关上门。

外面的风凉飕飕的,奥利佛打了个喷嚏,越想越伤心,不禁嚎啕大哭。莱特叹了口气:“别哭了,将来等我发了财,就开一家世上最大的赌场,让你尽情去赌,输赢全记在我的账上。”

“等你发财,我不如相信公鸡会下蛋呢!”奥利佛抽抽搭搭的哭,把眼泪鼻涕抹了他一身。赌场的门开了,莱特的衣服被扔了出来。他捡起衣服穿上,站起来摸摸兜里,发现对方还好心给他留了点路费。莱特走到团子店,把硬币全放在柜台上:“四串团子打包,多加蜂蜜。”

“好的。”老板娘愉快的应了一声,端出热腾腾的糯米团子,上面淋着金黄的蜂蜜。莱特摸摸肚子,他一早就跟着奥利佛到处跑,现在才觉得饿了。莱特小心翼翼的合上盒子,正准备往回走,突然有人撞上了后背。在他回头的瞬间,来人夺走盒子拔腿就跑。

“喂,站住!”莱特呆了两秒,气急败坏的追了上去。偷东西的是个瘦小的少年,他一边跑一边咬下团子,还不忘朝莱特扮了个鬼脸,莱特肺都快气炸了:“不准吃!那是我弟弟的!”

少年得意的拉下眼皮,握着竹竿翻身而起,把水果摊上的苹果踢得到处都是。他一路撞翻了无数摊位,惹得身后骂声不断。奥利佛远远落在后面,穿着一条花裤衩,因为腿太短,显得十分狼狈:“等等——”

小吃店门口,埃文斯正拿出钱包结账,眼前突然掠过一阵旋风,接着钱包就不见了。埃文斯刚想追小偷,又被莱特撞得一个踉跄,脑门撞上了门框。

“等等,把我的钱包还来!”

他摘下帽子朝店长道了歉,才发足狂奔。少年后面跟着莱特,莱特后面跟着埃文斯,奥利佛因为跑得太慢已经不见人影,吉尔伯特来到街上正好撞到这一幕。他的太阳穴跳了跳,揉着眉心厉声道:“妮娜!”

少年突然刹住脚步,莱特总算跟上了她,扶着膝盖喘气:“死丫头,把团子还给我!”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吉尔伯特走向妮娜,妮娜嘟着嘴,梗着脖子不理他。吉尔伯特挑了挑眉:“不要胡闹了,东西呢?”

他的语气就像长兄对待调皮的妹妹,平静中带着一点严厉。妮娜扭捏了半天,极不情愿的把钱包抛向他,立刻转过头,双手绞着衣角。莱特哼了一声,酸溜溜的说:“只在你面前卖乖,这丫头绝对喜欢你吧。”

吉尔伯特瞥了他一眼,眼神赤裸裸如看一个白痴。他把钱包还给赶上来的埃文斯,硬压着两人的头朝埃文斯鞠了一躬:“妹妹太调皮,给您添麻烦了。”

“为什么我要道歉?”莱特很郁闷,埃文斯脱口而出:“你是女孩?”

妮娜得意的扭了扭腰,她身材瘦小,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男士外套,还戴着顶旧帽子,遮住了满头红发。埃文斯见对方只是个小女孩,只得叹了口气:“突然当街被抢,吓了我一跳,以后别这么干啦。”

他话音未落,才发现妮娜正两眼放光的盯着他腰上的宝石匕首,吉尔伯特使劲掐了她一把,妮娜浑然不觉。埃文斯笑了起来:“想要?”

妮娜小鸡啄米般点头,埃文斯摘下匕首,在她眼前晃了晃:“我是外乡人,今天刚来。如果你们愿意陪我坐坐,我就考虑把匕首送你,怎么样?”

酒吧里热闹非凡,莱特熟门熟路的在吧台坐下,埃文斯点了一杯杜松子酒,莱特要了加冰的琴酒。妮娜本来想点,吉尔伯特阻止了酒保,并要了一杯苹果汁:“你还是小不点,不许喝酒。”

“我十二岁了!”

“十二岁就是小孩,让你进酒吧已经不错了。”

莱特朝她挤眉弄眼,用口型说“小不点”,妮娜从桌子下踢莱特,两人一来一往,没踢着对方,夹在中间的吉尔伯特被踢了好几下。他放下杯子:“再这么无聊,我保证你未来一周都进不了家门。”

卢恩教子严格,吉尔伯特常年跟着莱特,掌握着他的无数把柄。想起自家老爹的鞭子,莱特打了个哆嗦,只得用眼神表示愤怒。酒吧里突然传来叫好声,一群人围在桌球台前,一位年轻人正闲闲收回球杆。

“你会玩吗?”埃文斯问道。莱特的目光落在球台上,来了兴致:“好久没玩了,要来一局吗?”

“好啊。”埃文斯掏出一枚硬币抛向空中,用手背接住:“正面还是反面?”

“正面。”

埃文斯移开手,是正面。他把方才的匕首扔在桌上:“设个赌注吧。我输了把匕首给你们,要是你们输了——”

“我们输了的话?”

埃文斯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等想到再说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