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六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5

两人走到球台前,莱特向老板借了球杆。他十岁就跟随奥利佛跑到赌场玩,与赌搏搭边的游戏都分外通晓,但是他的兴趣一惯来的快去的更快,玩了一阵台球就扔了。莱特掂了掂球杆,瞟了几眼埃文斯,埃文斯从容不迫的站在桌旁,放佛不论接发球权在谁身上,赢的都会是他莱特深吸了一口气,挽起袖子,瞄准了母球的位置。。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精选

两人走到球台前,莱特向老板借了球杆。他十岁就跟着奥利佛跑到赌场玩,与赌博沾边的游戏都格外精通,不过他的兴趣一贯来的快去的更快,玩了一阵台球就扔了。莱特掂了掂球杆,瞟了一眼埃文斯,埃文斯从容不迫的站在桌旁,仿佛无论发球权在谁身上,赢的都会是他。

莱特深吸了一口气,挽起袖子,瞄准了母球的位置。

开球。

红色的小球贴着桌面,轨迹完美的入洞。五颜六色的小球在桌面散开,莱特调整了一下姿势,确定拉杆的距离,目光紧紧盯着下一枚目标球。桌上的小球逐一减少,只要入了八球就算赢,莱特有些兴奋。他不想要埃文斯的匕首,但和任何这个年纪的少年一样,在公平竞争中赢了成人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

妮娜站在球台旁,见莱特连连告捷,不禁面露喜色:“这样下去用不着大叔上场,我们就赢了。”

“未必。”吉尔伯特冷静的说,“这人一到最后关头就容易出状况,尤其在得意忘形的时候。”

吉尔伯特话音刚落,莱特的最后一击落了空,目标球滚出了台面。莱特气得跳脚,埃文斯抱着球杆走过来,拍了拍莱特的肩膀:“快认输吧,叔叔要全力以赴的上了。”

莱特最恨被当作小孩子对待,不由恼羞成怒。但埃文斯一开局,他的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球一个接一个落袋,吉尔伯特仔细观察着埃文斯的动作,从出杆到收杆都经过了周密的计算,而且埃文斯非常擅长控制臂力。吉尔伯特的食指敲着胳膊,眼神慢慢凝重。

球杆顶在白色母球上,只剩一个黑球了。埃文斯活动了一下肩膀,俯下身,周围聚满了围观的客人。莱特拿胳膊肘撞了撞妮娜,苦着脸说:“要是待会儿大叔让你陪酒,你就勉为其难的去一次嘛。”

妮娜狠狠踩了他一脚。埃文斯正好击出最后一杆,漂亮的解决了最后的黑球。周围传来叫好声,埃文斯收起球杆,莱特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吉尔伯特,吉尔伯特望天。

“愿赌服输。”莱特壮士断腕般憋出一句,“你的匕首一定很贵吧?男子汉敢作敢当,既然我输了,就算今后一辈子做牛做马——”

埃文斯放声大笑。莱特呆住了,埃文斯拍着他的肩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行了,没人要你的东西。你打得已经很不错了,别介意啊。”

“不行!”莱特连声道,“输了就是输了,你先立个字据,我现在可能给不起,但将来一定会还!”

埃文斯挑了挑眉,见莱特一脸坚决,只好问道:“我没想到要什么东西,你怎么还?”

“与匕首同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

吉尔伯特皱了皱眉,莱特无视他警告的眼神,拍着胸膛保证:“我最恨不守信用的人,将来一定会还你。”

埃文斯生平第一次遇到有人追着还债,只好叹了口气:“这样吧,等我下次见到你,再告诉你赌注行吗?”

“一言为定!”

两人清脆的击掌。接下来的时间,两人一直在拼酒。莱特的酒量不差,埃文斯更是酒到杯干,豪爽至极,醉意一上来就打开了话匣子。

“生意?不过是老头子非要我跑一趟,我又没有糊口的本事,不敢不听话。”埃文斯一拳捶在桌上,震得酒杯哗哗作响。莱特问道:“你要找谁?说不定我认识。”

埃文斯放下酒杯,从登山包里取出一幅沙画放在桌上。画中一片空白,接着沙粒流动起来,画中浮现一个男人的轮廓,他的颧骨很宽,嘴巴又阔又扁,留着一把大胡子。

“你们认识这个人吗?”埃文斯问道。莱特摇了摇头:“不认识,但我可以帮你问问别人,你朋友是做什么的?”

“他以前和老头在一个商队,十年前离开商队,在库玛市娶妻定居。”

“哪个商队?”吉尔伯特突然问道。埃文斯立刻回答:“格尔达王国的索菲亚商会,主要买卖茶叶、绸缎与一些土特产。”

“只有回去问问老爸了。”莱特想了想,“对了,老师负责镇上的自卫队,说不定知道——”

莱特话音未落,吉尔伯特一脚踩在他的鞋子上,来回碾了两下。莱特跳起来怒道:“你做什么?”

他的声音整个酒吧都听得到,吉尔伯特额角的血管跳了跳。见两人又要吵起来,埃文斯又开了瓶酒,把酒杯重重一摔:“这件事改天再说,咱们认识一场算是缘分,喝酒!”

“好!”

莱特很快把方才的事抛到脑后,爽快的和他干杯,一饮而尽。莱特用袖子抹了把嘴,得意的朝他亮了亮杯底。埃文斯一掌拍在莱特背上,差点把他的五脏六腑一起拍出来:“好小子,痛快!”

“你今天喝太多了。”吉尔伯特皱眉道,“回去伯父肯定会收拾你。”

“正想说呢,吉尔,我今晚不回去了,住你那里成吗?”

“做梦。”

“……”

“行了,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埃文斯叫来酒保结账。他本想站起来,奈何头重脚轻,吉尔伯特顺势扶住他。“请您小心。”

“谢谢。”埃文斯拿起背包,吉尔伯特朝他伸出手,“劳您破费了。”

埃文斯迟疑了一下,但吉尔伯特平静的望着他,他只得回握住吉尔伯特的手。吉尔伯特飞快的摸了一下拇指和食指的夹缝,埃文斯醉意朦胧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却不作声,只是意味深长的望着他。

“你有珍贵的东西吗?”末了,埃文斯突然问道。莱特一愣,两斤酒下肚,他的脑子里像一团浆糊。“什么东西?”

“家人,朋友,恋人。”埃文斯说,“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什么都想保护,最后只会落得一无所有。”

“经验之谈?”

“算吧。”埃文斯扬了扬手,“下次再见,莱特。”

埃文斯走远以后,莱特突然捂住肚子。吉尔伯特踢了他一脚:“要吐滚远点,不准吐在这里。”

他话音未落,莱特哇的一声,把吃下去的东西吐得干干净净,吉尔伯特躲闪不及,衣角沾到一点呕吐物,脸色立刻青了下来。莱特本想道歉,但张嘴更是控制不住,吉尔伯特拂袖而去,他蹲着吐了半天,街上早就不见吉尔伯特的影子。他苦着脸回过头,妮娜躲在远处的屋檐下,捂着嘴一脸嫌弃,居然没有扔下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