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七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5

这丫头倒有几分义气嘛,莱特心中略感宽慰。但妮娜一张口他就傻了:“吉尔有非常严重的洁癖,你竟然吐他一身,你完了。”“……”“行了,我该回家去啦。”妮娜扁扁嘴,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见莱特依旧磨一磨噌噌噌,她跑去拽着他的胳膊:“走啦,你还想挨揍吗?”莱特打“……”。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精选

这丫头倒有几分义气嘛,莱特心中略感安慰。但妮娜一开口他就傻了:“吉尔有严重的洁癖,你居然吐他一身,你完了。”

“……”

“行了,我该回去啦。”妮娜扁扁嘴,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见莱特依然磨磨蹭蹭,她跑去拽着他的胳膊:“走啦,你还想挨打吗?”

莱特打了个寒颤,上次卢恩知道他聚众赌博后,用藤条狠狠抽了他一顿,抽得莱特三天下不了床。“妮娜……”他换上讨好的语气。

“我拒绝。”

“我还没说是什么呢!”

妮娜冷眼瞪着他:“不就是想借口今晚不回家吗?我可是个女孩子,要是把你带回去,人家会怎么说我?”

“你上次明明让吉尔住在你家!”

“吉尔无父无母,我照顾一下怎么了?”妮娜跟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总、总之就是不一样!”

她跺了跺脚就走,莱特赶紧追上,两人的身影伴随着争吵声渐行渐远。风吹过空荡荡的长街,酒馆附近有个小码头,工人早已走光,只有几艘运输船停在港湾里,随着水波轻轻晃荡。

莱特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他蹑手蹑脚的进了屋,卧室的灯还亮着,菲尔德在床上蜷成小小一团。莱特关上灯,黑暗里便响起软软的声音:“哥哥?”

菲尔德从小怕黑,睡觉时必须开着灯,莱特连忙打开灯:“抱歉,吵到你了吗?”

“团子……”

莱特心里咯噔一下,只得随口扯了个谎:“今天去晚了,团子已经卖完了。”

菲尔德抱着枕头,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莱特很萌的眨了眨眼睛。

“骗子!”菲尔德愤怒的拿枕头砸他,“肯定忙着干坏事,把我的团子忘了!骗子骗子!哥哥是个大骗子!”

“真的卖完了!我骗你做什么?”莱特被打得嗷嗷乱叫,菲尔德更愤怒了:“你每次撒谎时都会一动不动的盯着我!身上还有酒臭,绝对是又跟人泡吧赌博去了!”

莱特连忙捂住他的嘴:“小声点,你想让老爸听到后打断我的腿吗?”

他匆匆跑去冲了个澡,又刷了好几次牙才回到卧室。菲尔德已经气愤的用被子把自己团成一个球,莱特拉了好几次都不理会。

“我错了。”莱特诚心诚意的说,“下次给你买一打团子。”

“哼。”

“我真的买了团子,结果被妮娜抢走了,吉尔和奥利佛叔叔都可以作证。”

“哼。”

莱特叹了口气,踢掉鞋子爬上床,突然把床上的被子球整个抱了起来。菲尔德发出一声惊叫,莱特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向他的胳膊。

菲尔德最怕痒,在床上滚来滚去,眼泪都笑出来了。莱特双手齐上,同时挠着两边的咯吱窝:“还生不生气,嗯?”

“不生气了,好痒啊哈哈哈哈……”

卧室的门突然开了,塞拉睡眼惺忪的站在门口:“大晚上的,你们在闹什么?”

莱特立刻直挺挺的躺下装死,塞拉怀疑的扫了他一眼,声音高了半度:“莱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么晚了,您快去休息吧。”菲尔德跳下床把她往外推。塞拉揉着眼睛,莱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依然作死鱼状。“莱特,你听着,下次再敢这么晚——”

门砰的一声关了,菲尔德飞快的锁上门。莱特立刻从床上跳起来,抱起他在半空中转了一圈,在弟弟的额上重重亲了一下。

“口水,恶心死了。”菲尔德嫌弃的往外推他,莱特大笑,使劲揉了把他的头发。菲尔德的头发又软又滑,混着洗发露的香味。如果他是个女孩就好了,这么漂亮的妹妹,带出去多有面子啊。莱特漫不经心的想着,把他的头发弄成一团鸡窝。菲尔德缩缩脖子,小声说:“哥哥,我刚才又作噩梦了。”

“什么梦?”

“梦到哥哥扔下我,一个人去了遥远的国度。许多双手从背后伸过来,想把我拉进黑暗里。我害怕极了,一直拼命求救,但不管怎么叫都没人搭理。”菲尔德瑟缩了一下,小脸煞白。“我觉得无法呼吸,好像什么东西扼住了脖子,挣扎着醒了过来。”

“我不会扔下你的。”

“你保证吗?”菲尔德从被子里露出小半张脸,莱特搂紧了他:“当然了,我有对你食言过吗?”

“团子……”

“哎呀,下次保证给你买,乖啦。”莱特亲了亲他的额头,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本书,“先不睡了,哥哥给你念故事好不好?”

“好。”

书已经很旧了,莱特翻开书,念出了里面的句子:

“很早以前,有个士兵离开家乡参加一场战争。战争持续了整整十年,士兵失去了一条腿,不得不离开部队,搭上了回家的列车。车上挤满了逃难的人,但士兵实在太疲倦了,他靠在座位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士兵梦到了还在部队的时候,他和一支小队奉命去执行任务。那是一个贫穷的村庄,俘虏们都跪在面前,他端起了枪,枪声响起,俘虏一个接一个倒下,鲜血蔓延到脚下。房屋在大火中倒塌,漫天飞舞着黑色的灰烬。

士兵突然惊醒过来。夕阳照进空荡荡的车厢,乘客不知何时走光了,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男孩。男孩没有带行李,背对窗户坐着,车上这么多空座,他偏偏坐在士兵对面,好像在等他醒来。士兵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男孩,细想却想不起来。

这时,男孩慢慢抬起头来:‘你终于打算回去了吗?’

‘抱歉,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士兵问道,‘你要去哪里?你的父母呢?’

男孩报出了一个名字,是这趟列车的终点站。难得遇见一个同乡,士兵很高兴。‘我跟你是同乡。’他说,‘我的父母已经去世了,但他们在城里留下一栋房子,钥匙埋在老家门口的大榕树下。我打算回去挖出钥匙,把乡下的房子卖掉,带着女友到城里定居。’

男孩默默望着士兵,他的眼神那么悲伤,好像望着一个去世的亲人,但士兵浑然不觉。列车驶入了山间,士兵回忆起阔别已久的故乡。他对故乡的印象十分模糊,只记得自己的童年在一栋老房子里度过,窗外有一棵高大的榕树,树下有一架秋千,每到傍晚村里的孩子们会跑到树下玩耍。

除此之外,村里还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山上有座神社,神社里有一个石头砌成的房间,四面都是墙壁,只在头上开了一扇天窗,里面关着一只恶鬼。相传一旦把恶鬼放出来,他会毁灭村子,把村人吞噬殆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