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八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6

曾有孩子问到,厉鬼的父母都是厉鬼吗?要不然是谁把厉鬼生出的?厉鬼是厉鬼,是坏东西,需关出来,父母说孩子。一直到某一天,有人再打开门把厉鬼放了出,但士兵并不不知情,所以已是他离开了村子后的事了。士兵心中有种奇异的预感,像是被人领取了一艘小船一会儿,列车放慢速度,在站台前停下来。站台上没有一个人,远处传来寺庙的钟声,仿佛在迎接亡魂的回归。离村里还有一段路,士兵来到寺庙前,想借宿一晚。他敲了好一阵门,一个僧人才来开了门。士兵说明了来意,僧人仔细打量了他一阵子,问道:‘你不知道吗?那个村子已经不在了。’。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精选

曾有孩子问起,恶鬼的父母都是恶鬼吗?不然是谁把恶鬼生出来的?恶鬼就是恶鬼,是坏东西,需要关起来,父母告诉孩子。直到某一天,有人打开门把恶鬼放了出来,但士兵并不知情,因为已是他离开村子之后的事了。士兵心中有种奇妙的预感,好像被人领到了一艘小船上,划船的人将他带到某个不知名的渡口,他只需顺从的等待,列车前进的隆隆声更加深了这种错觉。

一会儿,列车放慢速度,在站台前停下来。站台上没有一个人,远处传来寺庙的钟声,仿佛在迎接亡魂的回归。离村里还有一段路,士兵来到寺庙前,想借宿一晚。他敲了好一阵门,一个僧人才来开了门。士兵说明了来意,僧人仔细打量了他一阵子,问道:‘你不知道吗?那个村子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士兵瞪大眼睛,僧人说:‘十年前有人把恶鬼放了出来,村里幸存的人都逃走了。这里是恶鬼的故乡,他总有一天会回来,人们都很害怕。’

在两人交谈的时候,男孩一直躲在士兵身后,好像很害怕生人。士兵在寺里休憩一夜,次日早上告别僧人,和男孩一起出发。尽管在村里住了十多年,士兵却迷路了,两人直到中午才回到村子。村落已经成了废墟,街上满是瓦砾碎石。走着走着,士兵在一座废墟前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里。’他喃喃道。男孩说:‘可是这里没有榕树啊。’

‘一定是在灾难中倒塌了。’士兵说。他把借来的铲子插进土里,开始卖力的挖掘。但他在门口挖出了一个深坑,里面什么都没有。

会不会是母亲记错了,钥匙还放在家里?士兵心想,他开始把废墟里的东西清理出来。就在这时,一个东西挡住了铲子。士兵跪了下来,扒开泥土,取出一个铁盒子,盒子里面是一张发黄的全家福。他翻开照片,照片上的双亲中间站着一个孩子,但孩子并不是自己。

士兵觉得一定弄错了位置,但他走遍整个村子,没有一处和记忆吻合。士兵回到山下拨通了女友的号码,听筒里传来一个声音:‘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确认后再拨。您拨打的号码……’

士兵挂了电话,茫然的坐在长椅上。太阳已经落山了,和城市迥异的清风温柔的拂过他的皮肤,风里送来了山林的气味,偶尔还能嗅到一缕杜鹃花的甘甜。一个皮球突然滚到了士兵脚下,他抬起头,一群孩子正追着皮球,为首的孩子把球高高踢飞,球滚向远处,孩子们嚷嚷着跑远了。

士兵的头突然痛了起来,一些短暂的回忆掠过脑海,快得仿佛电影里的画面,蝉鸣,榕树,朱红的鸟居,孩子们奔跑的身影,秋千在夕阳里轻轻晃动。画面变成了烈焰中的房屋,四周满是逃亡的人群,他推开房门,发现母亲正站在窗前,凝视着地狱般的景象。士兵正想开口,母亲转过身,却顶着一张焼得焦黑的脸,接着整个人型坍塌,化为了灰烬。

黑色的灰烬飞雪般盘旋在屋子里,士兵走向窗前,外面却是一座破败的神社,院里荒草丛生,鸟居在夕阳中投下长长的阴影。

士兵突然惊醒了过来,男孩正跪在面前,担忧的望着他。

‘大哥哥,你没事吧?’男孩问道。士兵愣愣道:‘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噩梦?’

‘我过去杀了很多人。’士兵说,‘我不想有人因自己而死,因此从那里逃走了。’

‘杀人的并不是你吧?’男孩说,‘你只是别人的棋子。’

‘但是他们的确因我而死。’士兵说。男孩沉默了很久,才说:‘是的,只有这一点无法改变。’

男孩站了起来,望向夜幕里的群山:‘大哥哥,我之前的住处离这里很远,一个人很害怕,你能送我回去吗?’

不知为何,听到男孩的要求时,士兵突然生出强烈的排斥情绪。‘已经很晚了。’他结结巴巴的说,‘而且我得回去一趟,女友可能出了事,我很担心。’

没等男孩回答,士兵慌张的逃走了。直到车站他才停下脚步,走到售票口问道:‘今晚还有离开的列车吗?’

‘今天的最后一班是六点整的列车,已经走了。’售票员和蔼的告诉士兵,‘很快会有一场暴雨,如果河流淹没了隧道,列车未来几天都会停止运营。’

街上起风了。士兵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街上,想起村外有一大片树林,他十分肯定男孩朝林中去了。放眼望去,无边无际的松树遮挡了视野,仿佛无数巨人比肩而立,用沉默和阴暗吞噬一切。士兵又紧张又害怕,风里送来隐约的哭声,哭声细细弱弱,好像小兽在呜咽。士兵想起小时候曾路过一座破败的神社,听到里面传来孩子的哭声。父母警告他不许靠近神社,因为里面关着恶鬼。恶鬼会伪装成孩子的模样博取路人的同情,好打开门逃出去。

士兵躲在树后,男孩正哭着走向山林深处。拐杖的声音惊动了他,男孩霍然回头,煞白的小脸满是泪痕。

‘大哥哥,你果然来了!’男孩欢喜的叫道,士兵只得走了出来,一个可怕的猜想突然跳进脑海,如果男孩十年前在村里,不过是个婴儿,他是怎么逃过一劫?

士兵越想越害怕,强作镇定的问道:‘说起来,你究竟多大了?’

男孩没有回答,士兵步步紧逼:‘你的父母是村里人吧?能告诉我他们的名字吗?说不定我认识呢。’

男孩的脸皱成一团,好像在费力回想着久远的记忆:‘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

士兵心里咯噔一下,冷汗打湿了他的脊背。男孩问道:‘大哥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士兵紧跟上他的脚步,‘你家可真远啊,还得走多久?’

‘很快。’男孩拨开面前的灌木,黑压压的云块在暗灰色的天空翻滚,一阵闷雷过后,大雨终于倾盆而下。粗糙的枝条不时抽打他们的肩背,不一会儿,眼前出現一个岔路口,一块断裂的石碑耸立在路旁,石碑上的内容已经模糊不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