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6

“虽然埃文斯捏造了借口和假身份,但他说话的有较为明显的南部口音,因而他宁可以及使用生涩的图兰语,除了他的举止、习惯……”吉尔伯特当然的说,“他是canterbury的军人,为了某个一个秘密目的而来。”“你能修复他的长相吗?”“没问题。”吉尔伯特掏出速写本和铅筆,垂首“你能复原他的长相吗?”。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精选

“尽管埃文斯编造了借口和假身份,但他说话有明显的南部口音,因此他宁愿使用生硬的图兰语,还有他的举止、习惯……”吉尔伯特肯定的说,“他是坎特伯雷的军人,为了某个秘密目的而来。”

“你能复原他的长相吗?”

“没问题。”

吉尔伯特拿出速写本和铅筆,垂首专心作画,众人都凑了过去,没多久速写本上便出现男人的相貌。

“将军,您觉得军部有什么目的?”西蒙尼问道。霍华德叹了口气:“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利用塔伦族推翻阿鲁卡政府,建立一个傀儡政权。不过阿鲁卡王国和图兰一向和平共处,没必要趟浑水。”

“阿鲁卡和图兰毕竟是邻国,如果阿鲁卡建立了军部的傀儡政权,一定会威胁到图兰的安全。”

“那我们也无能为力。除了图兰之鹰,我手上没有任何军队,只能严加防范。”霍华德沉吟片刻,叫道,“莱特!”

莱特立刻从墙后跳了出来,尽管心情复杂,霍华德还是笑了起来:“你小子,果然又躲在后面偷听。”

“是光明正大的听!”莱特纠正。卢恩正心烦,一眼横过去,莱特瞬间没声了。霍华德叹了口气,拂袖而起:“莱特,你明天去塔卡部跑一趟,帮我送个信。”

“我去不行吗?”塞拉问道。霍华德说:“不行,你们最近都不要轻举妄动。塔卡部这两天正好在举办一场婚礼,你带上礼物,以参加婚礼的名义拜访。还有……吉尔伯特跟你一起去。”

“为什么?”

“防止你冲动坏事。”霍华德瞪了他一眼。莱特打了个激灵,端端正正的敬了个军礼:“得令!”

翌日清早,莱特去叫醒了吉尔伯特。塔卡部位于山中,骑马过去要晚上才能到。两人打开马厩的栏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一见栏开就长纵而出,吉尔伯特连忙拉住缰绳。

“好马!”莱特的眼睛亮了,走过去牵住它的缰绳,影子从马儿眼前晃过。它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呼哧呼哧喷着气,烦躁的刨着石子示警。

“它会把你的脖子摔断,换一匹吧。”

“不,这是难得的好马,我非得驯服它不可。”

吉尔伯特不以为然的耸耸肩,牵出一匹温顺的白马。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从远处奔来,莱特回过头,妮娜跑到面前,扶着膝盖喘气:“凭什么你们每次出去玩都不带我?”

“我们可不是去玩的。”莱特不耐烦的说,“你要是跟着会——”

“别瞧不起人了!”妮娜一扁嘴,恶狠狠的瞪着他,“我已经是个大人,会管好自己,才不会像某人一样到处闯祸!”

莱特正想反驳,吉尔伯特翻身上马,冷冷道:“别吵了,你们两个半斤八两,好歹想想总是善后的我。我们明天就回来了。”

妮娜的眼圈一下子红了。就在这时,马儿突然发出一声长嘶,猛然扬蹄,差点把莱特踩在脚下。

妮娜吓了一跳,莱特却毫不在意:“让开些,你挡着太阳了。”

明晃晃的朝阳照在马厩中,影子落在了身后,马儿忽然安静下来。莱特一手握缰,一手轻抚马颈,俯身问道:“你害怕自己的影子吗?”

马儿不安的眨着眼睛,莱特推转马头,让它面向升起的朝阳:“朝着太阳一直跑,不要回头,就不会惧怕身后的黑暗了。”

马儿眯着眼睛凝视太阳,仿佛听懂了他的话。莱特翻身上马,猛的一踢马腹。骏马昂头长嘶,箭一般射了出去,把莱特扔下了马背。妮娜吓得紧紧闭上眼睛,却没有听到惨叫。她才发现莱特竟然倒挂在马腹,利索的翻身上鞍,紧握住缰绳。一人一马在朝阳下奔驰,影子清晰的落在前方,踩着鼓点的马蹄把阴影踏在脚下,如同将军脚踏败北之敌。

莱特回到她面前,从马上伸出手。阳光下,他的眼睛蓝得像大海。“上来。”

妮娜呆呆的站着,莱特从鞍上俯下身,一把将她捞上马,猛踢马腹,骏马轻捷的冲了出去,妮娜惊叫起来,紧紧搂住他的腰。清风拂面而来,隔着一层衣裳,她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灼热的皮肤,听到胸膛中强劲的心跳。她红着脸,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明亮的阳光穿透云层,倾泻到莱特身上,他的脸上散发着黄金般的光芒,头发在阳光下如同炽烈的火焰,生气蓬勃的飞扬。

“小不点。”见她不再害怕,莱特俯在她耳畔,悄声说道。妮娜狠狠剜了他一眼,他放声大笑,纵马疾驰,吉尔伯特策马从容跟上。

旭日冉冉升起,雄鹰在蓝天里翱翔。他们迎着太阳,风驰电掣般越过金色的田野,青碧的河谷,奔向远方连绵的群山。时值盛夏,山花遍野,树木葱茏。达达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撞破了明镜般的湖水,惊起一群群鸥鹭,雪白的翅膀遮蔽了天空。水面波光粼粼,仿佛千里白云翻起的巨浪,倏尔又平静下来,只有游鱼在枝蔓间遨游。

“埃文斯是‘夜枭’的成员?”

“小声一点!”莱特连忙捂住妮娜的嘴,她自觉失言,连忙警惕的环顾四周。三人在树荫下休息,吉尔伯特把马儿拴在树上,让它们自己吃草。她松了口气,惋惜的说:“我以为大叔是好人。”

“埃文斯一开始就在撒谎。”吉尔伯特走过来,抢走莱特的饭盒。“他是军人,为灭口而来。”

“你怎么知道?”

吉尔伯特放下筷子,握住妮娜的手。他的手修长优美,关节和掌心却布满了老茧。“长期用枪的人容易在关节和虎口留下枪茧。”

“你手上为什么长满了枪茧?”

吉尔伯特一时语塞,妮娜睁着眼睛,天真无邪的望着他。就在这时,她的嘴被一块蛋卷堵上了,她剧烈咳嗽起来:“你——你居然在蛋卷里放芥末!”

“哈哈,上当了吧。”莱特得意的扮了个鬼脸,妮娜扔下饭盒追着他打,两人老鹰捉小鸡一样围着吉尔伯特转圈。吉尔伯特拿出保温壶倒了杯茶,自言自语道:“巴萨姆一直在收罗战后的孤儿,把他们洗脑培养成杀人机器,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