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二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7

“我也没不高兴。”吉尔伯特摸了摸她的头发,篝火给侧脸蒙上了一层暖意,“我不喜欢这个国家。孩子们也可以在父母身边慢慢长大,不需要杀了人就能吃饱饭。”妮娜眨了眨眼睛,吉尔伯特问着:“你呢?莱特是个笨蛋,再不一次出手,煮透的鸭子可就飞了。”妮娜攥着裙角红了脸。舞妮娜眨了眨眼睛,吉尔伯特问道:“你呢?莱特是个笨蛋,再不出手,煮熟的鸭子可就飞了。”。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精选

“我没有不开心。”吉尔伯特摸了摸她的头发,篝火给侧脸蒙上了一层暖意,“我喜欢这个国家。孩子们可以在父母身边长大,不用杀人就能吃饱饭。”

妮娜眨了眨眼睛,吉尔伯特问道:“你呢?莱特是个笨蛋,再不出手,煮熟的鸭子可就飞了。”

妮娜攥着裙角红了脸。舞曲的间歇,人群组成的圈子露出了空隙。吉尔伯特叹了口气,在她背上轻轻一推,正好把她推到莱特身旁。莱特正拉着一个满脸雀斑的小女孩转圈,身后就撞上一个人。他惊讶的问道:“你跑到哪里去了?”

妮娜愣了一下才站稳,脸上有些发热。新的舞曲又响了起来,莱特把手搭在她的腰上,刚开始跳就被踩了一脚。

“你踩到我了!”

“你才踩到我了!”妮娜用鞋跟狠狠踩了莱特一脚,总算出了刚才的一口恶气。她想学着周围的女孩转圈,一抬肘就撞上了莱特的后脑勺:“你不能配合我一下吗?”

“是你该配合我才对。你跳的是什么,两只鸡在打架吗?”

“多谢你把自己算进去了!”

两人像一对迫击炮撞进人群中,米娅正在一个高瘦的少年怀中起舞,一见眼前的气势就呆住了。两人互相勾着胳膊转圈,眼中都燃焼着怒火。席上突然传来一声轻笑,吉尔伯特镇定的对仆人说:“再来一壶咖啡,谢谢。”

“喂,你喜欢哪种女人?”妮娜问道,莱特不假思索的回答:“胸大腰细腿长的美女。”

“……混蛋。”

“娶谁都是娶,为什么不娶个漂亮身材好的?”莱特理直气壮,“你去问问这周围的男人,哪个不是这么想的?只有你这种小不点才会上当。”

“我不小了!”妮娜大声说,“我不是小不点,更不是你妹妹!你现在不盯住我,再过两年绝对会后悔!”

“哇哦,小不点口出狂言,我会记住的。”

他跳到舞台上,两手插进裤兜里,跟随鼓点急速叩击着地面,快得令人眼花缭乱。妮娜哼了一声,提起裙子跳上木台,前、后、直踢踏,跟方才的舞步一模一样。她挑衅的瞥了莱特一眼,莱特立刻改变节奏,一个踢踏跟着单脚弹跳,妮娜马上就学会了。舞台前的人越来越多,乐声齐奏,远处放起了烟花,每一对伴侣的加入,都让舞会的气氛达到了高潮。

羊腿烤得金黄酥脆,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大桶梅子酒和龙舌兰酒被搬了上来,美食让歌舞暂时失去了吸引力。莱特以手臂为轴,拉着妮娜像陀螺一样高速转着圈,妮娜吓得尖叫起来,却不禁发出肆意的笑声。

就在这年夏天,图兰的邻国阿鲁卡王国爆发了排外运动。许多塔伦人被迫流亡国外,一部分人来到了图兰。塔伦人先是停留在东部,随后翻山越岭,散落到图兰各处。

莱特出生以后,图兰的形势便日趋稳定,和许多国家都恢复了正常邦交。当塔伦人来到了图兰西部,一座座棚屋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莱特对这些人充满了好奇。

一天午后,莱特从柑橘园帮忙回来,正好看到一个男孩在给柑橘树修剪枝条。北方人的后代普遍皮肤白皙,五官深邃,但塔伦人的个头却很矮小,有着黑皮肤和扁平的五官,活像丛林里的树精。乍看之下,他好像比莱特小得多,两条长眉又粗又长,几乎连在了一起。

男孩突然停止了剪枝,警觉的回过头,嘴里蹦出一串复杂的卷舌音。莱特一个字都听不懂。

“你好,我叫莱特。”莱特试探着问道,“你是刚来的吗?叫什么名字?”

男孩望着这个不速之客,点了点头,放下剪刀:“我叫恩维尔。”

他的图兰语口音很重,但还算流利。莱特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干活?”

“我的母亲刚生了小弟弟,我需要养家糊口。”恩维尔说,“你是北方人?”

“我是图兰人。”

“不对,我父亲说你跟我们一样,都是从遥远的国家来到图兰定居。我从东部过来,你长得和真正的图兰人不一样,你的鼻子比他们高,眼睛比图兰人大。”

“我的双亲的国籍并不重要,反正我在这里出生,我就是图兰人。”莱特有些窝火,“对这个国家而言,你们才是外人。”

为了彰显自己是纯正的图兰人,莱特用的是优雅的敬语,就像一头驴穿上礼服,脚踏高跟鞋。很明显恩维尔的词汇量不够,要不就是不想搭理莱特,重新拿起剪刀站了起来。街坊邻居的议论,还有种种谣传,那一刻又响彻莱特的耳际。正当莱特想开口时,恩维尔突然问道:“你会爬树吗?”

“当然了!”

“请你帮个忙,我够不到最高的柑橘树枝。”

莱特纵身一跃,攀上一根矮树枝,穿过树影,爬到了树的最高处,直到树枝像弹簧一样弯了下去。他得意洋洋的回过头,挥舞着手中的剪刀,仿佛在炫耀某种稀世真果。恩维尔站在柑橘树下,仰头望着他,正露出遗憾的微笑。那笑容仿佛在说,这算不了什么,如果你想让我刮目相待,还得作出更多努力。

就在这时,树枝咔嚓一声断掉了。莱特从树上掉了下来,砸在了果篮中。恩维尔突然捧腹大笑,带着毫不掩饰的嘲弄。

莱特丢尽了面子,接连几天都虎着脸不理人,一心想着如何报一箭之仇。霍华德看出了他的心事,把他单独叫到边上询问。

“塔伦人也很不容易。”霍华德听完了前因后果,叹了口气,“莱特,他们在自己的祖国遭到迫害,被迫来到异国安家,你不该对他态度这么恶劣。”

“但大家都在说,他们像蝗虫一样涌进了我们的国家,夺走了图兰人的工作机会。”

“什么是图兰人?”霍华德问道,“我们的确是从北方移民过来,而最早的图兰人也不是这里的本土住民。为什么你要以本土图兰人自诩,去排挤这些无家可归的难民?当年图兰给了我们一个家,让我们扎下根来,如今自然也能包容这一批难民。图兰的土地足够我们居住,我们应当和平共处,帮助这些难民,就像当年友好的邻居和部落帮助我们一样。”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