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五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8

莱特的眼神微震,霍华德把手按在他的肩上,让他望向山下。田里的喷灌旋转的着,抛撒下纷落的细雨,农夫结束了了晚上的劳作,家家户户的屋顶升起来炊烟。码头的工人正忙着装卸货物,商旅往来熙来攘往,城内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你不喜欢这个国家吗?”莱特点了点点头。他低“你喜欢这个国家吗?”。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精选

莱特的眼神微震,霍华德把手按在他的肩上,让他望向山下。田里的喷灌旋转着,抛洒下纷飞的细雨,农夫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家家户户的屋顶升起炊烟。码头的工人正忙着装卸货物,商旅往来如织,城内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你喜欢这个国家吗?”

莱特点了点头。他低头望着掌中,慢慢握紧拳头,湿润的泥土带着夕阳的热度,从掌心一直传到了心间。

“我明白了。”他回答。

夏天结束前,莱特正式加入了图兰之鹰,很快表现出领导才能,被提升为青年自卫队的骨干。这一年,他刚满十五岁。

然而除了自卫队的工作,他还是个学生,还有一堆暑假作业要做,莱特不得不强迫菲尔德帮忙补作业。

“让读小学的弟弟帮你补作业,你好意思吗?”

两人窝在桌前赶作业,挂着巨大的黑眼圈,精神萎靡。菲尔德写的满头大汗,拿练习册当扇子给自己扇风,莱特问道:“你自己的作业呢?”

“早就写完了,在哥哥赌博、拼酒和泡大姐姐的时候。”

“……”

“为什么不叫吉尔哥哥来帮你?”菲尔德问道,“他那么聪明,这点作业肯定两天就能写完。”

“别提了。吉尔伯特太不讲义气了,亏我平时对他那么好,一到关键时刻就开溜。”莱特提起这件事就来气。卧室的门开了,菲尔德立刻把作业往抽屉里一塞,假装在玩赛车。

“莱特,你的作业还没写完啊?”塞拉把切好的水果放在桌上。莱特咬着指甲,正在跟一道函数题死磕。塞拉撑着下巴瞧着儿子,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

“就算菲尔德继承了卢恩的头脑,我念书时成绩可没你这么差。”塞拉自言自语道,“我在回忆,是不是怀你的时候被驴踢过肚子啊?”

莱特被呛了一下:“有你这么损自己儿子的吗?”

他拿了一块水果,被塞拉啪的一下打开:“你洗过手了吗?”

“什么排列组合,什么立体几何,这种东西学了能当饭吃吗?”莱特抱怨,“为什么吉尔可以去工作,我却要死磕这些东西?”

“因为吉尔伯特比你聪明。”塞拉敲敲莱特的脑门,莱特一脸不满。她回过头,对菲尔德说:“对了,家里的盐用完了,能去帮妈妈买一包吗?”

莱特立刻站起来:“我去买!”

“不准去!”塞拉伸手去逮人,莱特却像泥鳅一样挣开,一溜烟跑出门。“我们会尽快回来!”

“谢谢惠顾。”

店主把盐和冰棍交给菲尔德,菲尔德掰开冰棍,把另一半递给莱特。兄弟两站在炎炎烈日下,天蓝得没有一丝云彩,知了咿咿呀呀叫着。莱特咬着冰棍,含糊的对菲尔德说:“咱们出去走走吧。”

“好。”

附近山坡上有一棵高大的榕树,小时候两人经常来这里玩耍。莱特爬上山坡,回头把菲尔德拉上来。两人来到树下,莱特蹲下来,果然在树干上发现了两道模糊的刻痕。莱特比了比菲尔德的头顶,得意的说:“你这些年完全没长高啊。”

“妈妈说男孩到了青春期就会长高。”

“要是你只吃糖不吃饭,再过十年还是小不点。”

菲尔德嘟着嘴,莱特掏出小刀,比着自己的头顶在树干上刻下一道印记,又让菲尔德紧贴着树干站好,刻下另一道。两对刻痕一高一矮,一新一旧,隔着四年的岁月。

莱特枕着胳膊躺下,闭目养神,阳光穿过榕树的枝叶照在两人身上。菲尔德问道:“哥哥,你高中毕业后打算怎么办?出去念大学吗?”

“你哥哥我像是这块料吗?”莱特眯着眼睛,“毕业后我就去港口打工,跟着远洋航船出海。”

“对,我想环游世界,见识不同的人和事。”莱特朝天空伸出手,天空被浓密的树叶剪成碎片,像湛蓝的宝石一样闪闪发亮。

“这就是哥哥的梦想吗?”

“没错。你的梦想是什么?”

菲尔德抬手挡在眼前,从指缝里望向天空,眼神有些落寞。当年莱特十一岁,菲尔德才四岁,榕树只有现在的一半高,如今树冠遮天蔽日,数不清的鸟儿飞起飞落。

“我想成为一棵树。”他轻轻的说。

莱特惊讶的抬起眼睛,菲尔德笑道:“我想成为一棵树,扎根在这片土地上。这样哥哥在外面飞累了,想回家的时候,随时都能有个休息的枝头。”

他的眼睛又清又亮,笑容里没有一丝阴霾,莱特愣住了。足足半分钟,他突然一把抱住菲尔德,把脸埋在弟弟的发间。

“我会回来的。”他呢喃道,“不管走了多远,我一定会回来的。”

菲尔德安静了片刻,小声说:“哥哥。”

“嗯?”

“你一身汗臭,快放手。”

莱特傻眼了,菲尔德趁机躲开。莱特自讨没趣,拍拍屁股上的灰:“走,回家了。”

菲尔德哼了一声别过脸。莱特走了一段路,见菲尔德依然站在树下,故意大声说:“我真的走了,你一个人慢慢玩。”

菲尔德突然深吸一口气,从坡上冲下来扑到莱特身上,胳膊挂在他的脖子上转了个圈,声音脆生生的:“背我!”

“哎哟。”莱特被撞得一个踉跄,笑着把弟弟往上托了托。菲尔德俯在莱特背上,隔着衣服,已经能感到肩上起伏的肌肉,那个背影在阳光下仿佛可担天地。

“哥哥。”菲尔德迷迷糊糊的说,“我想吃苹果糖。”

“好,回去给你买。”

莱特捏了捏他的鼻尖,却发现菲尔德已经睡着了。就像多年前两人逛庙会,菲尔德不小心迷路了,莱特整整找了他一个晚上,才在后山发现了快睡着的弟弟。还是个孩子的莱特打了他一巴掌,却在弟弟愣神时抱着他嚎啕大哭。

那一晚,莱特背着他走了很长的路,从夜晚走到天亮。他拿着一个苹果糖,在兄长背上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到了家。

“走吧,我们回家。”莱特柔声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