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六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38

Chapter 4 骤雨将至古连•道格拉斯把车停在一家剧院门前,下了负二楼,步入一家超豪华的赌场内部。赌场里热闹的场面非凡,一名侍者带他去了贵宾室,敲了敲敲门:“道格拉斯上校到了。”“让他进去吧!”一个声音朗朗的男声地说。古连迈向屋内,大门在身后悠然合上“让他进来吧!”一个清朗的男声说道。古连迈进屋内,大门在身后悠然合上,包厢里总共十来人,都是熟面孔。里昂正在玩飞镖,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寒芒,牢牢钉在了镖盘中央。。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精选

Chapter 4 骤雨将至

古连•道格拉斯把车停在一家剧院门前,下了负二楼,进入一家豪华的赌场内部。赌场里热闹非凡,一名侍者带他去了贵宾室,敲了敲门:“道格拉斯上校到了。”

“让他进来吧!”一个清朗的男声说道。古连迈进屋内,大门在身后悠然合上,包厢里总共十来人,都是熟面孔。里昂正在玩飞镖,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寒芒,牢牢钉在了镖盘中央。

包厢里响起一阵喝彩,里昂走回沙发,陪酒的少女立刻迎了上来。里昂温香软玉抱了满怀,惬意的交叠双腿搭在茶几上,掐着少女的下巴把她吻得娇喘吁吁。

古连早就习惯了他的作风,自己在一个单人沙发坐下:“你专程把大家叫来,不会是为了表演活春宫吧?”

“怎么会。我刚从科穆宁军区回来,叫上几位昔日好友聚聚。”

里昂打了个响指,一个男孩过来给古连倒上酒。自从十多年前,里昂申请调到科穆宁沙漠,古连就没有见过他了。科穆宁沙漠位于罗夫尼克王国境内,遍布着险峻的峡谷和荒漠,气温高达五十摄氏度,连秃鹰都不敢从上空飞过。当时里昂只是个上校,率军在沙漠中驻扎下来,正对敌军的血盆大口。他在极端险恶的环境下战鬥了十年,四十岁时调回军部,被授予陆军少将军衔。

这在任何军人眼中都是殊荣,里昂却并不满足。沙漠里的烈日晒黑了他,令他成长为一头猛狮。此刻他喝着酒,神色自若的聊着一些军中轶事,几轮喝下来,话题的打开就容易多了。

“说起来,霍尼克司令前些日子去了首都。明面上说整顿军务,实际上拜会了好几个军火商。”

“又是图兰的问题吗?”

“是的。几个月前第二区的阿鲁卡公国爆发革命,图兰政府出兵介入,连累我们打了一连串败仗,还丢了拉塞尔港。”

“从图兰撤军本来就是个愚蠢的选择。”约翰•贝尔格莱德冷哼一声,“图兰和我国只隔一道海峡,一旦北方的叛乱势力淹没图兰,本土安全立刻会遭到严重威胁。”

“为了一个拉塞尔港向图兰开战,所有媒体都会指责我们反应过度。”

“我会让媒体闭嘴,就像对当年那个记者一样。我对图兰怎么样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让它蒸发。”

“你太偏激了,没人讨论你对图兰的个人态度。”

“关键不是他的态度,而是司令的态度。人尽皆知,自从被当街泼了一盆马粪后,司令就对图兰人深恶痛绝,许多老一辈的将领想法和他一样。我们从未在任何国家蒙受过这种羞辱,迟早要讨回来。”

“怎么讨?”古连慢悠悠的问道,“别忘了,霍华德•卡夫曼还在图兰。”

“我承认,当年卡夫曼的确是个劲敌,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一个将军冷冷道,“但他已经当了二十年农民,恐怕连怎么开枪都忘了吧?”

“我仍然觉得不够稳妥,我们不会得到承认。”

“当第一枪打响的时候,承认就不重要了。图兰没有能力和军部对抗,我们的精锐部队足以在半个月内拿下图兰。”

“白海战争爆发前,军部决定用三个月占领格尔达王国,结果打了三年零六个月。战争一旦打起来,就只有上帝或者核弹能让它停下来。”

包厢里霎时寂静。里昂转着一支高脚杯,对着灯光欣赏血一样的红酒:“问题在于,怎么以最小的损失占领图兰。一旦战争打起来,邻近国家会遭到波及,尤其是格尔达王国。”

“你的意思是,安道尔政府会出兵相助?”

“说不准。”

“这是值得的。”约翰顽固的说,“想想曼索尔的恐怖袭击吧,图兰是整个自由世界的堤防要塞,要么控制它,要么让它蒸发。”

“校长,你觉得呢?”里昂盯着古连。古连平静的说:“作为军人,我已经宣誓过要保卫国家。如果为了国家安全有必要对图兰开战,我会忠于上级的命令。”

“你呢,霍金斯将军?”

“我赞成对图兰开战。”

“很好。在正式开战前,需要保持冷静和克制,不要让敌人察觉到我们的意图。”里昂倒满酒,对着虚空碰了一下,“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勇气和忠诚。”

古连率先举杯一饮而尽,其余几人随之效仿。他放下杯子,一针见血的问道:“里昂,你不止为了讨论要不要开战吧?”

“当然,战争是迟早的事,只需要一个契机。”里昂眯起眼睛,“图兰战争将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霍尼克的时代结束了。”

他吐出一口烟雾,狠狠摁灭烟蒂。狮子终于露出了獠牙,古连心想。自从父亲遇刺,他在沙漠中蛰伏多年,带着熊熊野心回来了。

“对,新时代。”霍金斯附和道,眼睛盯着古连,“现在必须分清敌友,否则就得把枪擦亮,随时装满子弹带在身上。”

包厢里一片死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古连身上。古连突然醒悟,这是个鸿门宴,就等他一个人表态。他的目光落在里昂的长刀上,毫不怀疑只要自己敢拒绝,里昂会当场砍断他的喉咙。

里昂走到赌桌前,将一个塑胶小球抛向轮盘中,拧动转轴。小球发出清脆的响声,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在轮盘间旋转。

“来吧,先生们,到下注的时候了。”他懒洋洋的吊起嘴角,“红还是黑,哪一边?”

傍晚时分,莱特回到家。卢恩和塞拉都不在家,菲尔德刚参加课外实习回来,趴在狗窝里,只露出半截身子。莱特慢悠悠的踱到院子里:“怎么了?”

“熊猫不见了。”菲尔德急得直冒汗。熊猫是菲尔德养的一只小花狗,有着乌黑的眼圈和四蹄。莱特问道:“你带它去哪里了?”

“后山,老师要我们收集上游的水测试酸碱值,我就去了矿洞附近。”

莱特开始头疼了,菲尔德说的矿洞离家有十多里路,而且天气预报有一场暴雨。菲尔德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哥哥,要是熊猫出事了怎么办?”

熊猫多数时候是菲尔德在养,莱特对这只小狗没什么感情,但眼泪在菲尔德的眼眶里打转,他只好认命的叹了口气,回屋拿了雨衣和雨靴。“不要哭了,既然熊猫没回家,多半在山里迷路了,我陪你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