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0

“你爸爸来了一次,但没呆多久就走了。”塞拉提问。莱特略为偏了偏头,意外发现病房里挤了五六架床,住不下的都躺在走廊的担架上,医生和护士人来人往。他突然忆起了最最重要的的事,急着从床上坐出来:“克拉克呢?”“理智一点,克拉克和你爸爸都没事儿。”塞拉按到儿“冷静一点,菲尔德和你爸爸都没事。”塞拉按住儿子的肩膀,“你爸爸得去处理传染病的事,把他暂时交给莉莎阿姨照顾。医生说你失血过多,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精选

“你爸爸来了一次,但没呆多久就走了。”塞拉回答。莱特略微偏了偏头,发现病房里挤了五六架床,住不下的都躺在走廊的担架上,医生和护士来来往往。他突然记起了最重要的事,急着从床上坐起来:“菲尔德呢?”

“冷静一点,菲尔德和你爸爸都没事。”塞拉按住儿子的肩膀,“你爸爸得去处理传染病的事,把他暂时交给莉莎阿姨照顾。医生说你失血过多,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我睡了多久?”莱特问道。塞拉把枕头垫高,回答道:“三天。”

莱特不解的望着掌心,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好转。塞拉抚摸着他的头发,五指在发间沙沙的响。“你爸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家莱特是个皮实的野小子,怎么可能被来路不明的传染病打倒。”

“我想回家。”

“再等两天,你就会被医院赶回去了。”塞拉俯下身,吻了吻莱特的额头。莱特微红了脸:“老妈,好恶心啊。”

“臭小子,饿不饿?”塞拉屈起食指在他的额上弹了一下,莱特摇了摇头。她站起来:“我去给你爸爸打个电话,省得他担心。你老实呆着,不许乱跑。”

塞拉拉上门,只剩他和一屋子的病患。屋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莱特强压着恶心,用胳膊支撑着身体坐起来,想去趟盥洗室。一阵晕眩涌了上来,他连忙闭了闭眼,缓过一口气,才扶着门往外走去。走廊里挤满了面目可怖的病人,许多人脸上血肉模糊,浑身布满红疮,眼睛已经完全坏死,眼窝和鼻腔中血流不止。

莱特的胃里一阵翻腾,掩着嘴跑进盥洗室,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他几天没有进食,胃里的东西很快吐完了,莱特把食指伸进喉咙里催吐,却只能吐出绿色的胆汁,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了视野。

就在这时,他发现盥洗室还有一个人,莱特花了好一阵子才认出穆尼尔。他满脸胡茬,神色憔悴,好像一夜之间老了二十岁。

“叔叔,你怎么在这里?”莱特问道。穆尼尔转过头,莱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穆尼尔上了二楼,推开一间病房的门。病房里安安静静,只有仪器发出的单调声响。穆尼尔俯下身,柔声问道:“米娅,莱特在这里,你不想见见他吗?”

病床外有一张帘子,隔着帘子,莱特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米娅睁大了眼睛,轻声唤道:“莱特?”

莱特刚想往里走,米娅突然遮住了脸,急促的叫道:“不,别过来!”

轻轻的呜咽飘荡在空气里,她挡住了脸,哭得背过气去:“不要看我……求求你,不要看我。”

莱特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过了一会儿,米娅吸了吸鼻子,轻声问道:“莱特,真的是你吗?”

“嗯。”

“我可以……拉着你的手吗?”

她的左手在床上摸索着,手背已经开始溃烂,上面布满了红斑。莱特跪了下来,小心的拢住她的手,想起婚礼上玫瑰般的少女,心里一阵苦涩。米娅小声说:“陪我说说话吧。”

想起塞拉的叮嘱,莱特有点犹豫。握着他的手轻轻晃了晃,好像在撒娇,莱特只得点了点头:“你想聊什么?”

“什么都好。”

莱特想了半天,慢慢讲起了最近的一件趣事。他讲的磕磕碰碰,语气十分僵硬,但米娅依然笑得很开心。她咳嗽了一声,声音微弱的说:“莱特,你还记得小时候,爸爸经常带我到你家玩吗?”

“记得。”

“你那时可调皮了,经常欺负我。但有一次我被小混混缠上了,你单枪匹马的冲上去,被揍得满脸是血。”

“我想起来了,”莱特低声说,“后来我被罚关小黑屋,你还给我拿了烙好的饼。”

“因为我吓得只会哭,不敢向大人解释,但你一点都没记恨我。”她笑起来,声音很温柔,“后来你就不欺负我了,还总嚷嚷着要娶我当媳妇。”

莱特没有接话。她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可是我变丑啦,当不成你的媳妇了。”

“你不丑。”莱特急忙说,“你这么漂亮,等你当了医生,去了大城市,追你的男人准能组成一个加强连。真的,我从没见过比你更漂亮的女孩。”

“油嘴滑舌。”她笑骂道,眼中隐有泪光。病房的门开了,一个护士走进来。莱特说:“老妈还在等我,我得先回去一趟。”

米娅没有出声,一行泪水沿着脸庞滑落。当莱特走到门口时,米娅叫住了他。

“莱特……”她轻声说,“再见。”

第一区,联盟疾控医学研究所。

四名研究员站在解剖台前,台上放着一具中年男性的尸体,尸体的眼球凸起,四肢和脸上布满了红色的斑块。克莱恩率先割开尸体的锁骨,一气呵成的拉开腹部,大量血水和胶状物立刻从伤口中涌了出来,尸体内部血肉模糊,甚至找不到一个完整的器官。

“简直像被炸弹轰过一样。”一个研究员嘟哝道。

每件防护服里都有独立空气来源,他的声音听起来嗡嗡的。克莱恩剪断肋骨,助手马上递上扩张钳。他把扩张钳夹在躯干两侧固定住,撑开胸腔,才开始寻找病灶。血水漫过解剖台,滴在克莱恩脚下,实验室里弥漫着一股恶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克莱恩的额角渗出汗珠,他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用镊子将那团絮状物小心的滴在玻璃片上。

四人全部扑了上来,克莱恩把玻璃片放在显微镜下,显微镜里出现了一团卵胶膜包裹的透明球体,虫卵孵化了一半,幼虫正蜷缩在蛹中,呈现出头、胸、腹和附肢。

“样本是哪里来的?”克莱恩问道。助手回答:“来自港口的一个皮草商人,目前的十一起病例都是近距离接触过患者的人。”

“他之前去过哪里?”

“根据商人妻子的说法,他为了做生意在图兰逗留了半个月。四月二十日回国,发病日期是四月二十三日。这种病的潜伏期因人而异,最长不超过一星期。最初的症状像疟疾,病人出现发热症状,肌肉酸痛,恶心呕吐,皮肤浮现红斑并开始溃烂,接着内脏破裂引发大出血导致死亡。”

“传染源在图兰?”

“是的。图兰政府声称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目前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只有三十六例。”

“立刻联络本部,我需要图兰全部患者的发病时间、病情和传播路径,尤其是四月二十日之前发病的患者。”

“明白。”

克莱尔大步走出实验室,打开喷头,让热氨水冲洗防护服,把衣物放进灭菌柜,又仔细冲洗了两遍身体,才换上白大褂走出来。

“我要去一趟图兰。”他说,“要阻止病情扩散,必须立刻找出传染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