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一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0

“帮帮我你,救救我我的孩子吧!”“我的妻子了高焼不退五天了,求你让她住入医院吧!”“我们这一家人不能够死绝,能不能够给我们一个生存下来的机会,只要你一个人!”人群把医院门口堵得水泄不通,自我防卫队的士兵围成几道人墙,却拦忍不住无助的人群。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不“回去!”士兵拼命维持着秩序,“这家医院已经没有床位了,去下一家吧!”。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精选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

“我的妻子已经高焼不退四天了,求你让她住进医院吧!”

“我们这一家人不能死绝,能不能给我们一个生存的机会,只要一个人!”

人群把医院门口堵得水泄不通,自卫队的士兵围成一道人墙,却拦不住绝望的人群。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不顾一切的挤了进去,连滚带爬的冲上台阶,疯狂的砸着医院的玻璃门,哭的撕心裂肺,早已爆满的医院却大门紧闭。

“回去!”士兵拼命维持着秩序,“这家医院已经没有床位了,去下一家吧!”

“每家医院都没有床位,还要不要人活命了?”

士兵被迫对空鸣枪警示,枪声却被疯狂的尖叫声吞没得一干二净。仍然有人爬上台阶,用头撞着门,撞得满头鲜血。医院门口挤满了救护车,却根本进不了门,司机只得疯狂的鸣笛。所有人都在尖叫哭号,人人的表情都绝望扭曲,仿佛人间炼狱。

霍华德路过走廊时,正好目睹外面这一幕。一门之隔,医院里却安静得多,走廊里东倒西歪的挤满了病人,夫妻相互搀扶,母亲怀里抱着孩子,胳膊上还挂着点滴。护士脚步匆匆的穿过走廊,抱着一大堆被鲜血污染的衣物销毁。寂静不时被突然爆发的凄厉哭声打碎,绝望仿佛毒气在狭小的空间里蔓延。

“将军,”西蒙尼匆匆赶来,面色凝重,“刚才有一群病人突破防守,冲进了医院。”

“拦住他们。”

“这些人都是平民,我们实在拦不住。”

“把病人安置在医院的停车场里,优先给儿童打点滴。”

“将军,点滴不够了。”

“有多少给多少,快去!这么多传染源挤在门口,你知道多少人会被感染吗?”

西蒙尼瞬间噤声。霍华德冷冷道:“从现在开始挨家挨户检查,有症状的立刻送到最近的诊所隔离,让士兵监视病人家属,严禁离开住处。”

“是。”

“联盟的医疗队还没过来吗?医疗物资呢?”

“听说还在路上。”

“传染病爆发已经两周了,这两周死了多少人,殡仪馆都忙不过来了!”霍华德突然暴躁的咆哮道,“这群人是不是非得被枪指着才肯干活?”

“卢恩已经去催了,您别生气。”

两人对视着。西蒙尼的神色憔悴不堪,眼眶泛红,眼下是两道半月状的黑晕。霍华德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你的家人没事吧?”

“莉莎被感染了。”

莉莎解下丝巾,在门口系上一只白色的蝴蝶结。只要门上挂了白布,就会有图兰之鹰的战士带领病人前往医院。她平静的戴上手套,为两个孩子做好了午餐。当她做好饭的时候,屋外传来了敲门声。

她脸上的血色潮水般褪去,肩膀微微发抖。莉莎解下围裙,两个孩子都望着她。她用尽全力,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妈妈要出门一趟,你们要乖乖看家哦。”

姐姐的眼眶瞬间红了。弟弟年纪还小,不知所措的望着她。莉莎走到门口,弟弟扑过来想抱她一下,立刻被姐姐死命拽住了。

“别过来,宝贝。”莉莎立刻后退了好几步,强压着眼泪。姐姐突然开口道:“妈妈,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你要照顾好弟弟。”莉莎的语气严厉起来,“有爸爸在,不用担心我。”

“妈妈!”

“宝贝,”她柔声说,“我爱你们。”

莉莎打开门,一名战士领着她上了车。汽车绝尘而去,莉莎坐在后座上,紧紧捂住嘴,眼泪汹涌的滚下来。

疫情来势凶猛,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医院患者爆满,莱特每天夜里都被救护车的鸣笛声吵醒,救护车呼啸而去,出来的往往是一批批运载尸体的卡车。为了处理尸体,政府调集了大量冷藏卡车,停在市区内作为移动的停尸房,莱特曾在一个晚上数着三十辆卡车从窗外经过。殡仪馆生意爆满,一具棺材供不应求,导致许多遗体只能被草席一裹草草掩埋。整座城市成了一座坟墓,每天的讣告都在暴增,上百个名字黑压压的连成一片,宛如战时的阵亡战报。等待火化的棺材排成长龙,焚尸炉二十四小时运作,火葬场上方盘旋着秃鹫。一旦染病,全家经常无一幸免,许多孕妇的胎儿连同她们的内脏被排出体外,尸体在被抛弃的房子里腐烂。

政府不得不出资把尸体从废弃的房屋里抬出来,运出城外掩埋。坟墓不够,尸体被扔进大坑里,一层土叠着一层尸体,像千层面一样层层叠叠,悬挂着黑布的卡车缓慢的在城中穿行。行人走在路上突然倒下暴毙,天气越来越热,暴露在街上的尸体开始腐烂,许多人死后无人收尸,亲人只能撒上石灰消毒。

首都托兰。

霍华德坐在休息室的软椅上,神经质的绞着双手,直到总统的秘书无声无息的来到他身边。

“卡夫曼将军,总统先生正在讨论要事,要不您改天再来?”

“不行,这件事刻不容缓。”

“您需要咖啡吗?”

“谢谢,我不需要。”

霍华德本想点上一支烟,却想起这里是皇宫。他站起来又坐下,焦躁的踱着步子,每一秒的流逝都让他心如刀绞。不知过了多久,门终于开了。伊萨克总统笑容满面的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正送别一位国外的外交部长,霍华德迫不及待的堵住了总统的去路。

总统惊讶的挑了挑眉,秘书解释道:“这位是前北方军区司令霍华德•卡夫曼将军,为疫情一事而来。”

总统微微皱眉,却笑着说完了后半句:“今天聊的十分愉快,欢迎下次再来。”

“总统先生,”霍华德说,“我是为——”

“我知道,进来吧。”

霍华德进屋时,发现会议厅里已经有不少官员在了,包括卫生部长和国家安全顾问,还有几名疾控专家。一名官员站起来:“总统先生,我很荣幸的通知您,我国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

霍华德愣住了。官员清了清嗓子,继续念着稿子:“在过去的一周中,我国南部遭到一场原因不明的传染病袭击,但由于政府及时采取行动隔离病患,目前已经取得初步胜利。”

“传染病可能波及整个图兰吗?”

“这种病只通过接触传播,南部以外遭到传染病波及的概率很小。如果能尽快找出传染病的源头,这种病有希望在入夏以前自行消失。”

“很好。”伊萨克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前我国还在与阿鲁卡公国交战,传染病一事务必保密,以免危及国家安全。如果各位没有异议,就进入下一个议题吧。”

“我有异议!”

寂静如刀落下。总统的脸唰的红了,声音里压着怒意:“卡夫曼将军,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卡夫曼?难道是霍华德•卡夫曼?”

“他不是在乡下隐居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