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六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2

随着局势不断地继续恶化,图兰放佛处在一个随时随刻会被直接点燃的火药桶上。军部却能保持了令人难以理解的缄默,他们在耐心的等待一个契机。契机迅速就有了。几日后的早晨,一艘船只借着晨雾悄悄地跨过了军部的封锁。当海关人员明确提出检查船舱时,船长和大副的惊慌引起了官员的疑心。他们不契机很快就有了。几日后的清晨,一艘船只借着晨雾悄悄越过了军部的封锁。当海关人员提出检查船舱时,船长和大副的慌乱引发了官员的疑心。他们不顾船长的阻拦打开船舱,发现船舱里塞满了奄奄一息的病人。当海关官员打算通知政府时,不知是谁开了第一枪,当场杀害了两名官员,把剩下一人打成重伤。。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精选

随着局势不断恶化,图兰仿佛处于一个随时会被点燃的火药桶上。军部却保持了令人费解的沉默,他们在等待一个契机。

契机很快就有了。几日后的清晨,一艘船只借着晨雾悄悄越过了军部的封锁。当海关人员提出检查船舱时,船长和大副的慌乱引发了官员的疑心。他们不顾船长的阻拦打开船舱,发现船舱里塞满了奄奄一息的病人。当海关官员打算通知政府时,不知是谁开了第一枪,当场杀害了两名官员,把剩下一人打成重伤。

偷渡客混入海关的消息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马上引发坎特伯雷王国的极度恐慌。作为回应,军队陆续击沉了三艘无视警告靠近封锁的船只,其中包括一艘普通渔船。这个野蛮行径没有收到预期效果,仍然有人不断逃往海峡对面。坎特伯雷王国宣布全国进入戒严状态,关闭所有交易渠道,并警告图兰政府控制好病人,否则会采取更强硬的手段。

当生存遇到了威胁,人们再度记起二十年前的仇恨。这种仇恨在军部把捕获的船只赶回来时达到了顶点。莱特赶到时码头已经围满了人,乘客们被捆得像犯人,士兵把他们从涂了沥青的麻绳间解放出来,有的立刻倒了下去,有的摇摇晃晃走到码头,大吐特吐起来。莱特从他们口中得知,到达苏莎市后他们是如何被士兵发现,像牲口一样捆起来塞进箱子里,好几艘船都沉入了海中,只有一艘有命回到家乡。

很多人放声痛哭起来。莱特站在人群中,愤怒之余,一股异样的寒意窜上来,像冰冷的蛇沿着背脊爬上脖颈。

两日后的清晨,在晨雾笼罩下,一支钢铁舰队自南驶入克里斯图尼亚海峡。进入图兰领海后,主桅上升起了军旗,在寒冷的晨风中迎风飘扬。

孩子们跑到操场上,抬头望去。黑压压的飞机越过国境,陆续降落在首都机场。

西元69年5月24日,坎特伯雷王国以控制传染病为借口,公然入侵图兰,图兰战争爆发。由于图兰军队战力锐减,侵略军轻松的攻下了首都,一路势如破竹,政府匆忙逃往曼斯艾尔。军部扶持了一个帕伦卡家族的贵族登基,声称入侵图兰是为了驱逐北方的叛乱势力,恢复正统的图兰王室。

随着东部城市陆续陷落,更多军队在克里斯图尼亚海峡集结,图兰失去了退路。伊萨克总统和最高统帅部在绝望中,放弃了一直以来禁止北方裔参军的政策,请求霍华德出山,授予陆军上将军衔。

霍华德站在帐篷里,换上了一套崭新的图兰军装。这套军装是庄重的深绿,做工精良合身,金色的肩章上缀有三枚星徽,绣着一只展翅的雄鹰。

他上一次穿军装还是北方战败当天,一晃二十四年,想不到他竟会在异国再次以将军的身份出征。霍华德扣上腰带,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放在刀架上的清姬,大步揭开帐帘。刺眼的阳光照进视野,他微微眯起眼睛,发现门前已经站满了人。

“将军,”西蒙尼说,“大家是来为您送行的。”

霍华德点了一下头。按照之前的安排,他会带走图兰之鹰的大半兵力,西蒙尼留下来负责城防守备。他环顾四周,发现莱特和拉德克里夫站在最前面,满脸忿忿不平。

“老师,不要去。”拉德克里夫哀求道,“您这是在送死。”

“是啊,图兰之鹰不能失去您!”莱特急迫的说。霍华德看了卢恩一眼,卢恩脸上就像挂了一张面具,只有嘴唇微微颤抖。他叹了口气:“莱特,你知道我为什么给埃里温更名图兰之鹰吗?”

莱特一愣,霍华德从帐篷里取出一面国旗,亲自在天空下展开。旗帜的底色是血一样的深红,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踏在红日上。乌云蔽日,院中疾风骤起,旗帜上泛起层层涟漪,雄鹰仿佛随时会腾空而起,直冲云霄,他甚至能听到它强劲有力的振翅声。

“鹰是太阳神的信使,象征着光明和自由。我希望你们忘记上一辈的仇恨,在这片土地上自由的生活下去,永不停止追逐光明的脚步。”霍华德沉声道,“你们是图兰的希望,身为父辈,在这时挺身而出是我们的责任。”

莱特怔怔的望着他,霍华德拿起长刀,放在国旗上:“这把刀名叫清姬,是图兰国王阿鲁玛三世生前赠给我的礼物,我现在将它传给你。”

寂静如刀落下。众人的脸色都变了,塞拉急忙说:“将军,他还是个孩子——”

“你已经成年,该接过自己的责任了。”霍华德平静的下令,“跪下。”

在几百双目光的注视下,莱特眼中泛泪,单膝跪下,垂下了头颅。霍华德用刀背轻触他的肩膀三次,肃声道:“赐汝弓剑,常胜无败绩。赐汝冠冕,长命无衰绝。以吾之名,赐汝清姬,此言为庇佑,愿君百战百胜。”

云散了,一注阳光闪电般穿过云层,照在两人脸上。莱特双手举过头顶,庄重的接过国旗和长刀。他的肩上突然一阵沉重,重的甚至拿不住刀,他咬牙挺住了。霍华德回过头,对自己的副官说:“西蒙尼,如果我有不测,图兰之鹰的领袖就是你。你要约束年轻人,别让他们一时冲动犯下大错。记住图兰是我们的第二祖国,孩子们的故乡,凡事克制,不要流无谓的血。”

西蒙尼含泪点了点头:“将军,祝您得胜归来。”

他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就在这时,莱特突然高声叫道:“老师!”

霍华德停下了脚步。莱特和拉德克里夫冲到他面前,对视了一眼,争先恐后的说:“老师,带上我一起吧!”

“不是让你留下来吗?”

莱特一时语塞,拉德克里夫却高声说:“老师,让我去吧!我没有亲人,能为国战死沙场是我的荣耀!”

“别听他的!”莱特急忙说,“老师,我也不怕死!让我和您并肩战鬥吧!”

“混账!”霍华德厉声斥道,“不怕死是值得表扬的事吗?如果我在前方作战,你们还在后方闯祸,我怎么放心把故乡交给你们?”

莱特被骂得哑口无言。菲尔德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过去抱住他的腿:“老师,我不想你走!”

他哭得极其凄惨,一时塞拉眼中有了泪光。她想把菲尔德抱回来,被卢恩拦住了。霍华德叹了口气,知道卢恩必定把自己的病告诉了这对兄弟。他俯下身,抚摸着菲尔德的头发,柔声道:“菲尔德,你只想着一家之情。没有国,哪来的家?”

“可是……您一直都不幸福……”

“谁告诉你我不幸福了?”

他张开双臂,把三个孩子紧紧抱进怀里。“我曾失去过很多,但自从来到图兰,这些年我过得非常幸福。”霍华德微笑道,“我有了许多朋友,还有你们这样可爱的儿子。就算拼上性命,我都得守住这个国家,绝不让任何人伤害我心爱的孩子们。”

菲尔德睁大了泪眼,拉德克里夫紧紧咬住唇,一声不吭。莱特的眼眶通红,却倔强的昂着头,不肯在他面前哭出来。

“将军,该出发了。”西蒙尼不得不提醒他。霍华德点了点头,松开了手臂。莱特怔怔的站着,一阵怅然若失。

霍华德环顾四周,缓慢而有力的抬臂,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莱特咬紧牙关,啪的一声合拢脚跟,朝他行礼,拉德克里夫随之效仿。人们一个接一个朝他行了军礼,如同一排排沉默的青松。他面露微笑,转身离开,高大的身影在阳光中留下一道剪影。莱特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处,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在道路尽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