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七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2

6月3日,霍华德带兵赶往萨瓦河畔,和图兰陆军挺进。当天,双方和海上军区第四集团军在平原上全面展开苦战,各有伤亡。5月8日,霍华德率军四个营的兵力渡河萨瓦河,从侧面遭受重创阿鲁卡部队,被粉碎了敌军中央再次突破的计划,霍华德随即率军退往亚希兰。6月7日,约翰6月6日,霍华德亲率四个营的兵力强渡萨瓦河,从侧面重创阿鲁卡部队,粉碎了敌军中央突破的计划,霍华德随后率军退守亚希兰。。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精选

6月4日,霍华德领兵赶到萨瓦河畔,和图兰陆军会师。当日,双方和海上军区第四集团军在平原上展开激战,各有死伤。

6月6日,霍华德亲率四个营的兵力强渡萨瓦河,从侧面重创阿鲁卡部队,粉碎了敌军中央突破的计划,霍华德随后率军退守亚希兰。

6月8日,约翰·贝尔格莱德率领两个师团从利曼港登陆,矛头直指图兰临时首都亚希兰,却在亚希兰遭到了自入侵图兰以来最顽强的抵抗,不得不退出城外。

6月11日,新组建的陆军第九师团在霍华德的指挥下发起反击,歼敌四千余人,夺回了苏梅尔港,随后取得一连串胜利。图兰战时最高统帅部宣布变更人事,任命霍华德为陆军总司令。

6月12日,海上军区增兵三十架飞机,从海陆空三面夹击萨特波卡,守军伤亡过半,不得不撤退。

6月15日,侵略军顺着铁路发起强大攻势,布夏尔、格拉尼尔、德尔梅迪纳等城市相继沦陷。

6月18日,被打散的图兰军队自发组成了人民保卫军,在陆军少校恩维尔的率领下成功偷袭侵略军的补给营。赫尔曼司令闻讯震怒,以搜查武器为借口在附近村落展开屠杀。同日,坎特伯雷政府拘捕了两百多位曼索尔的显赫图兰籍人士,许多人之后被杀害。

6月21日,霍金斯率领的南路集团军占领了萨特波卡,割断了人民保卫军的退路,亚希兰陷入包围,图兰政府和统帅部不得不逃往埃米尔。

6月22日,霍金斯和约翰率军对亚希兰发起总攻,当这支军队进入城中,霍华德立刻封锁城门,进入城中的军队遭到士兵们从路障后发起的猛烈进攻,全军覆没。

约翰暴跳如雷,以坦克开路,再次杀回了城中,却遭到燃焼瓶的猛烈阻击,又在街上留下了几百具尸体。为了挽回颜面,他攻下了亚希兰邻镇的一所医院,枪毙了所有伤员病患,声称摧毁了敌军指挥部。作为回应,霍华德化装成海上军区的军官,亲率一支敢死队来到敌军后方,抢走了大量弹药,炸毁了敌人的军火库。

次日,侵略军调来重炮,轰炸机一次次投下硫磺弹,城中燃起冲天大火,所有建筑化为瓦砾堆。霍华德下令全体官兵撤入掩体,抱着必死的决心坚守了十个昼夜,逐楼逐屋的打退了敌军的疯狂进攻。

7月2日,里昂率军攻下雷西尔,从三面包围了亚希兰,并对该城发出最后通牒,限令在十二小时内立刻投降。

7月3日,亚希兰沦陷。城门被攻破的时候,许多病入膏肓的士兵和平民对侵略军发起了自杀式袭击,但很快被镇压下来。军部的将领们才发现城里已经不剩几个活人了,绝大多数市民已经死在疾病和炮击下。霍华德率领残部与敌军展开了巷战,进行了寸土寸血的惨烈肉搏,全部壮烈牺牲。

亚希兰陷落两天后,莱特为了购买一批药品和纱布,来到了附近的城市达维德卡。这几日气候闷热,他买完药出来,天已经暗了大半。莱特拢了拢衣襟,把药抱在怀里,路过镇上的广场时,他发现许多人围在广场上。风从石柱间吹过,吹起一片暗涌。

没有人开口,广场上死一样的寂静。

“借过一下。”

莱特挤进人墙中,他的动作有些急,途中撞到不少人,但没有人指责他。广场正中是一排一人来高的木桩,荷枪实弹的士兵守在周围,步枪上着刺刀。

木桩并不高,在莱特仰头的时候,一滴雨子弹般打在了他的眼里,他微微眯了一下眼,那滴雨水便顺着眼角滑落,溶入没过脚的血泊中。

木桩上全是人头。他的目光一一转过,认出了霍华德的脸。霍华德的神情如此安宁,就像走完了漫长的路,终于可以休息了。

7月7日,图兰独立日。

黑云压城,天色暗如午夜。图兰所有商店都闭门谢客,大街小巷空无一人。尖锐的风声跟唿哨似的,卷起了街上的沙尘,撕扯着墙上的宣传单。一个木桶被风刮倒,隆隆响着滚到了街角,落叶漫天飞舞。

空荡荡的街道中央,一列士兵抬着沉重的黑色棺木,缓慢而坚定的朝前方压来。棺木上盖着图兰国旗,深绿的军装犹如一片暗淡的丛林,他们每前进一步,都有一对长枪鸣响着收起,清脆的枪声回荡在四方。人们打开了窗户,从楼上注视着送葬队伍远去。

这是一场沉默的葬礼。许多人从邻近的城市赶来,像无数细流涌向大海。他们守在街道两侧,随着队伍安静的移动,数万人聚集在这座沦陷的城市中,筑成了坚固的沉默。当送葬队伍经过时,老人们脱帽致敬,年轻的母亲牵着孩子的手,擦掉了眼角的一滴泪,孩子们瞪着清澈的眼睛,目送队伍远去。

塞拉穿着黑色的丧服,牵着菲尔德跟在送葬队伍的最末。菲尔德抽抽搭搭的抹着眼泪,眼睛肿的像桃子。

“不许哭。”她低声说,“坚强一点,不要给将军丢脸。”

“哥哥呢?”

郊外的操场上,莱特横刀在胸,闭上了眼睛。

刀光一瞬间照亮了操场,刀刃发出尖啸,画出巨大的圆弧竖斩而下。莱特左足拧转,手腕微沉,从左至右横扫一百八十度,刀上带着千钧之力,斩向自己的右后方!

没有血迹,训练用的稻草人无声的裂开。莱特突而变劈为刺,斩向左方。刀影如潮,操场的每个空隙都被刀光填满。他一次次挥着刀,直到终于精疲力竭。长刀飞了出去,钉在了远处,刀柄剧颤不已。

莱特爬过去捡起刀,红着眼睛,跪在地上疯狂的挥斩着,风声淹没了他压在喉咙里的嘶吼。

拉德克里夫抬着棺木,眼眶通红,脸上僵硬得仿佛扣上了面具。汗水顺着鬓间滑落,刺痛了他的眼角。他咬着牙,紧紧绷着脸,昂首挺胸走在前列,直到队伍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到这里就行了,接下来交给我们吧。”约翰带领一支小队挡在前面,示意众人放下棺材。没有人搭理他,拉德克里夫紧握着刺刀,心头恨得滴血,怒火焼灼着胸腔,恨不得扑上去把他撕成碎片。

约翰有些不耐烦了。赫尔曼司令为了彰显自己的宽宏大量,特许归还霍华德的遗体,由图兰人举行国葬。他认为自己已经仁至义尽,果断的一挥手,示意士兵准备抢夺棺木。

“住手。”

里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紧紧握住约翰的胳膊,无视他恼怒的眼神。“这里有好几万人,你想掀起暴动吗?”

“这里是占领区,他们不过是些手无寸铁的平民!”

“你回头看看。”

约翰转过身,立刻感到一阵寒冷的颤栗。从他现身起,没有一个人出声,人群以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仿佛他已经是个死人。钢锥似的目光嗖嗖扎过来,约翰汗毛直竖,倒退了两步,额上冷汗密布。

“走吧。”里昂叹了口气,对士兵说。士兵重新抬起棺木,慢慢朝前移动。他抬头望向天空,乌云散去,磅礴的落日悬在高楼之上,把天空染成了辉煌的金红色。刺刀的刃口淬着霞光,刀光潋滟,是一位英雄最后的荣光。

夕阳照在训练场上,如血的红光漫过地平线。莱特仰躺在地上,抬手盖住了眼睛,滚烫的泪水漫过指缝,顺着腮边流下。

他微微仰起头,仿佛看到霍华德站在夕阳下,朝他微笑着伸出手。

“对不起。”他哑声道。

我曾向你保证不复仇,但是对不起……我做不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