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一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3

外面下大雨了。教堂里远远超过飘来歌声,放佛烟雾一样在雨幕里飘荡。runes倚着墓碑,也没撑伞,迷惘的望着阴霾的天空。报名参加葬礼的人了走了,西蒙尼点了支烟坐定,两人都也没说话的,仅有烟头的火光在雨雾里偏偏灭灭。天际传来单调的雷声,墓园里有个人在同一天入葬,教堂里远远飘来歌声,仿佛烟雾一样在雨幕里飘散。卢恩倚着墓碑,没有打伞,茫然的望着阴霾的天空。参加葬礼的人已经走了,西蒙尼点了支烟坐下,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烟头的火光在雨雾里明明灭灭。。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精选

外面下雨了。

教堂里远远飘来歌声,仿佛烟雾一样在雨幕里飘散。卢恩倚着墓碑,没有打伞,茫然的望着阴霾的天空。参加葬礼的人已经走了,西蒙尼点了支烟坐下,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烟头的火光在雨雾里明明灭灭。

天际传来沉闷的雷声,墓园里有个人在同一天下葬,他的家人很多,在墓碑前哭得悲痛欲绝。卢恩突然开口道:“生命真是太脆弱了。”

“什么?”

卢恩偏着头,轻轻眨了眨眼,一滴雨水落在他的眼睫,倏尔沿着脸庞滑落。“好好一个人说没就没了,为什么人会这么容易死去呢?”

“难过的话就哭出来。”西蒙尼把他拉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泥水,“你得振作起来,不然两个孩子怎么办?”

“两个?不对,我只有一个儿子。”卢恩自言自语,西蒙尼皱眉道:“你在胡说什么?”

卢恩没有回答,眼神晦暗。细雨打湿了两人的头发和衣服,还有石碑前的白玫瑰。

但是它再也淋不湿塞拉了,再也不会。

第一区,特警总部。

“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兰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来人的身影逆着光,蓬松微卷的褐色长发垂到肩上,很像某种大型犬。他揉着眼睛:“早上了?”

“什么早上,你一个午觉睡到现在,太阳都下山了。”

见兰斯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凯文竖起食指晃了晃:“少爷,回魂了。”

“不准叫我少爷。”兰斯瞪着他。凯文穿着训练服,领口敞露出大片胸膛。兰斯不禁摸了摸,凯文的皮肤并不光滑,胸膛因日晒雨淋变成了深褐色,兰斯能感到胸膛中旺盛的生命力。凯文由着他摸,神色很无奈:“一醒来就袭胸,你难道梦到了波涛汹涌的大美女?”

“不。”兰斯神色古怪,“我梦到……你变成了石头。”

凯文挑了挑眉。兰斯摸了摸他的胸,又掂了两下,嫌弃的说:“太硬了。”

“哪个男人的胸是软的?”

“你可以去做手术啊。”

“又在胡说八道。”凯文失笑,用力把兰斯拉起来,“不早了,食堂要没位置了。”

夕阳西下,霞光在葱绿的训练场上铺展开来,几个学员还在一圈一圈跑着,教官在一旁吹着口哨。从训练场出去就是著名的正义之路,正义之路只是一条普通的青石小路,但每块石头上都刻着牺牲学员的名字、年龄和去世时间,路旁松柏苍翠。一届又一届学员怀着相同的理想走过正义之路,无数人的脚步磨平了过去的名字,又把新的名字刻在了石块上。

“以前听说有这条路的时候,就很想来走走。”兰斯深吸了一口气,想把这里的味道留在肺腑。“你说有朝一日,我们的名字会不会刻在这上面?”

“好端端的,不要咒自己。”凯文敲了敲他的脑门,“老得没用的时候死在床上,都比当烈士强多了,你一天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

“你为什么要当警察,不是为了守护正义吗?”

“你以为人人都是你?黑猫警长,你该从初二毕业了。”

“为什么是黑猫警长?”兰斯瞪着他,凯文摊开手:“白猫警长?”

“为什么非得是猫?我又不是猫奴!”

“你是猫,我是奴,行了吧?”凯文及时中断跑偏了的对话,兰斯总觉得哪里不对,仔细一想好像又没问题。食堂里人满为患,凯文熟练的挤进去排队,兰斯取了餐具,叼着叉子占着座位,正等得无聊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我可以坐这里吗?”

“当然。”

杜夫推了推眼镜,正准备放下餐盘,凯文刚好打了饭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挤到兰斯身旁坐下,杜夫愣了一秒,座位就被抢了。凯文神色自若的分开一次性筷子,把一个包子夹到兰斯碗里。

杜夫一下子笑出声来。凯文一个劲给他夹菜,兰斯有些尴尬,使劲踩了他一脚:“别夹了!”

凯文眨着眼睛,兰斯仿佛看见他拼命摇着蓬松的大尾巴。他咳嗽了一声,脸上微红。杜夫只要了碗素面,碗里飘着香油和几朵葱花。兰斯好奇的问道:“你吃得饱吗?”

“我决定成为素食主义者。”杜夫斯文的吃着面,“说起来,凯文的补考过了吗?”

凯文的脸立刻绿了。他们离正式毕业只有两个月,所有科目都考完了。兰斯顺利以第一名毕业,但凯文的理论课还有四门红灯高挂。因为理论课考试当天他千载难逢的被分到和兰斯不同的教室,又不幸考的是他最讨厌的科目。

“兰斯,你的刑侦学不是考了满分吗?要不给凯文分点分数,你们两都能过关了。”杜夫说。兰斯森然道:“不可能,因为他只得了三分。”

杜夫瞬间把面汤喷了出来:“三分?”

“是啊。”兰斯恨铁不成钢的用叉子猛戳凯文的脑门,“亏我通宵整理了一本要点,你脑子里装的是浆糊吗?”

“我明明努力把卷子填满了,一定是阅卷老师嫉妒我比他长得帅!”

“阅卷老师是个女的,年纪可以当你妈了,你难道甩过她?”兰斯冷冷道。凯文打了个寒颤,跟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坐下,手放在膝盖上,小声说:“我……我就是不擅长背诵嘛。”

“要是你一直毕不了业,今后就得和兰斯分道扬镳,这样都做不到吗?”杜夫问道。凯文的动作顿住了,脸上微微发白。兰斯正想开口,杜夫吃完了面,放下筷子:“给你指条明路吧。你知道最近特警总部在警校招人吗?”

“出什么事了?”

“联盟打算武力介入图兰战争。”杜夫说,“开战以来联盟虽然一直在双方调停,但收效甚微。由于传染病蔓延,现役部队的警察都不愿去图兰,不得不破例招募在校学员。这次任务非常危险,就算你全部得了零分,只要有命回来都是特警了。怎么样?是不是非常适合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又不会得病的笨蛋?”

凯文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听到最后恍然大悟:“你只是在趁机骂我吧?”

“我可没说是你。”杜夫一句话把他噎了回去。凯文正想开口,兰斯一个手刀劈在他的脑门上,温柔的笑了:“你以为可以不用背书了吗?”

“……”

“明天就要补考了,我会亲自操练你,直到把所有知识塞进你那空荡荡的脑子里。”兰斯把碗筷放进收纳盆,拎着凯文的耳朵把他拽出食堂。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