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二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4

当天凯文抽光四包烟,喝掉六听咖啡,但是也没和书上的术语已达成共识。第二天他顶着硕大的黑眼圈进了考场,兰斯在外面等得焦心。挂科的学员陆陆续续出了,兰斯冲进来时,抬头一看凯文独自一人坐在座位上,神情颓唐,目光呆愣。“真、真的考得这么差吗?”兰斯结结巴巴的问“真、真的考得这么差吗?”兰斯结结巴巴的问道。凯文一寸一寸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兰斯,兰斯紧张的吞了口唾沫。片刻后,不知谁的肚子发出咕的一声。凯文突然从兰斯怀里夺过又厚又沉的《刑侦学概论》用力一掷,准确的扔进了垃圾桶。。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精选

当晚凯文抽光四包烟,喝掉六听咖啡,还是没有和书上的术语达成共识。第二天他顶着硕大的黑眼圈进了考场,兰斯在外面等得心焦。补考的学员陆续出来了,兰斯冲进去时,只见凯文独自坐在座位上,神情颓废,目光呆滞。

“真、真的考得这么差吗?”兰斯结结巴巴的问道。凯文一寸一寸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兰斯,兰斯紧张的吞了口唾沫。片刻后,不知谁的肚子发出咕的一声。凯文突然从兰斯怀里夺过又厚又沉的《刑侦学概论》用力一掷,准确的扔进了垃圾桶。

“待会儿再问好嘛,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呢。”他委屈的捧着肚子,兰斯憋着笑:“你想吃什么?”

“听说码头附近新开了家海鲜焼烤,味道一级棒。”凯文伸长胳膊在他肩上环了环,笑得愈发灿烂,“走吧走吧!”

“什么?你交了白卷?!”

“对啊,你圈出的重点一个都没考,我很绝望啊。”凯文咬着叉子含糊的说,兰斯气得差点把一盘牡蛎扣在他头上:“你——你这个蠢货!”

他把食物咽下去,掏出手机打电话。凯文问道:“怎么了?”

“谁让你这么不争气,只有让母亲帮忙把你弄进部队了。”兰斯狠狠剜了他一眼,结果电话打了半天都打不通。凯文说:“别担心,老爹当年连高中都考不上,还不是混得风生水起。”

兰斯咬下一块烤鱿鱼,咬牙切齿的塞进嘴里:“你将来绝对不准结婚,以免祸害后代。”

“好好好,都听你的。”

结果直到回宿舍,凯文只字未提去图兰的事。兰斯匆匆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凯文。”

“嗯?”

“不准去图兰。”兰斯打了个哈欠,“太危险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好。”

凌晨时分,兰斯感到上铺传来轻微的震动,凯文蹑手蹑脚下了床,收拾了一些替换衣物和武器。兰斯感到他的呼吸拂在了自己脸上,但他什么都没做,只是把一个信封轻轻放在枕畔。

门一开一合,宿舍里完全静了下来。兰斯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

“蠢货。”他轻声骂道。

引擎在夜色里发出轰鸣,巨大的旋翼搅动着气流,机翼带起的旋风把训练服刮得哗哗作响。凯文猫着腰爬上直升机的悬梯,一名高个子队员扔了套衣服给他,凯文道了谢,三两下套上防护服。

“萨拉•梅萨斯,这次行动的队长。”他摘下头盔,朝凯文伸出手,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凯文回握住他的手:“我叫凯文。”

“你多大了?”

“二十二。”

“这次的成员一个比一个年轻。”萨拉问道,“你马上要毕业了吧,为什么非要趟这次浑水?”

凯文搔了搔头皮:“我还挂着四门课,估计毕不了业了,听说参加这次任务可以弥补理论课的成绩。”

“你就这么想当特警?这可不是什么好工作。”萨拉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他。凯文垂下眼眸,轻轻点了点头:“我明白。”

他的眼神异常坚决,萨拉不再多问。就在这时,一直坐在凯文对面的人活动着肩膀,摘下头盔,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凯文愣住了。

直升机突然剧烈颠簸,强劲的气流让机身像过山车一样摇摆起来,凯文摔得相当狼狈。片刻后,舱里响起了凯文的怒吼:“你怎么在这里!”

“你能瞒着我报名,我就不行吗?”兰斯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凯文的鼻子都气歪了:“我是因为挂科!你这个第一名来凑什么热闹?”

他话音未落,一个信封递到了面前,凯文眨了眨眼睛。兰斯别过头,小声说:“遗书。”

参加高危任务前都要写遗书,这是特警部队的惯例。凯文瞪了兰斯一眼,拆开信封读了起来。前两句还有点遗书的感觉,比如让母亲不要伤心,如果遇到值得托付的男人就嫁了吧(里昂除外),妹妹要听话。凯文翻了半天,沮丧的问道:“为什么你一个字都没提到我?”

“提你做什么?”

“我给你当了这么久保姆,你都不给我留点遗产吗?”凯文大怒,“我可是把银行账号和密码都给你了!”

“谁稀罕你那点遗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月借杜夫的烟钱又没还吧?”

凯文被噎住了,萨拉不禁放声大笑:“年轻人可真有活力啊。”

“你跟我又不一样,要是出了意外,我怎么向伯母交待?”凯文讪讪的坐下,嘴里抱怨道。兰斯轻哼了一声,抱着胳膊望向窗外:“来都来了,你准备赶我走吗?”

“少爷,你太任性了。”

“我不是什么少爷。”兰斯握拳伸到凯文面前,“我们会一起回去参加宣誓仪式,你不是还想去旅行吗?”

凯文安静了片刻,伸出左拳,两只拳头轻碰了一下。兰斯说:“替我收着遗书,如果我——”

“不可能。”凯文坚定的打断了他的话,“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出事。”

他把遗书收进贴身衣兜里,拉上防护服的拉链。萨拉说:“别闹了,赶紧休息一会儿吧。等到了图兰,就别指望能睡个囫囵觉了。”

直升机停下来加了两次油,机组人员来来回回换了好几拨,整整飞了十三个小时,终于在库玛市的一个临时停机坪着陆。在飞机着陆的瞬间,一发火箭弹落在停机坪上,冲击波卷着尘土与碎石扑面而来,涌起的尘暴把每个人吹得灰头土脸。

兰斯从悬梯上跳下来时栽了一步,被爆炸声轰得有点懵。他们都只带了轻型武器,冒着横飞的弹片躲到掩体后。兰斯跑了好一阵才察觉眼角疼痛,一枚弹片割开了他的左脸,留下一道血肉翻卷的伤口。

“接机的人呢?”

“死了!”萨拉咆哮道。爆炸声此起彼伏,淹没了他的后半句话。停机坪上浓烟滚滚,一辆警用卡车朝天躺在路中央,仿佛一个燃焼的火柴盒。

兰斯的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凯文立刻问道:“是空袭?”

“妈的,他们过去都会避开联盟的部队!”

萨拉狠狠抹了把眼角,一个士兵朝他们跑来,手里端着冲锋枪。凯文猛的回头,准确的三发点射,士兵的太阳穴扬起一阵血雾,一头栽倒。他扑过去夺过冲锋枪,一架轰炸机在他的头顶徘徊,投下连串的炮弹。

“凯文!”兰斯大叫道。他只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啸,兰斯扑倒在断墙后,紧紧护住头部,碎砖块稀里哗啦的砸在了身上。兰斯咳嗽了一声,啐掉血沫。凯文从硝烟中朝他跑来,一边跑一边朝身后开枪,兰斯惊讶的发现他的腋下还夹着个小孩。

“附近的小孩,跑丢了。”凯文简短的解释了一句,把小孩扔给他。就在这时,一辆半旧的卡车冒着枪林弹雨从拐角处冲出来,车轮在地面转过一百八十度,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萨拉从车窗探出头:“快上车!”

他猛踩油门,卡车嗖的射了出去。孩子已经吓呆了,脸上黑乎乎的看不清五官,哭都不敢哭出来。兰斯手足无措,只得紧紧抱住他。他回头望去,燃焼的火柱从空中落下,削去了半个山头,炮弹毫无规律的倾泻到这片空地上,坍塌的楼下压着断肢残骸。

卡车驶过十几里路,总算把炮火扔到了身后。萨拉紧握着方向盘,路上坑坑洼洼,他一不注意就会开进炮弹留下的深坑里。泥土被火药熏黄,散发着硫磺的臭气,两旁的建筑被焼得只剩骨架。街上满目疮痍,犹如一具千疮百孔的躯体,伤口里留着黑色的脓血。

兰斯突然后悔来到了图兰。他不由望向凯文,凯文正处于一级战备状态,端着冲锋枪,肩膀的肌肉紧绷,炮火把他的脸映成了锃亮的红铜色。

他悄悄伸出手,捏了捏兰斯的掌心,兰斯心中略定。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