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三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4

库玛市三面环山,一面紧邻勒芒港,距圣城图拉仅有将近十英里,易守难攻。亚希兰彻底沦陷后,马斯切拉诺军队节节败退惨败,严禁不全部撤到了库玛市退守。城中塞得了伤兵败将,却靠坚固的防御的城防工事顽强不屈的档住了一波波进攻。由于疾病在双方军队中迅速蔓延,军部的指挥官最终决定避免出现正兰斯等人赶到时,库玛市已经沦为了一片废墟,路况全毁,到处是空袭中倒塌的建筑。围城开始前,市长把妇孺全部送了出来,特警部队在城郊的特雷布林卡紧急成立了安全区,山坡上搭起了几百座帐篷,医生们迅速对每个难民进行体检,把病人隔离治疗。。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精选

库玛市三面环山,一面毗邻利曼港,距圣城图拉只有不到十英里,易守难攻。亚希兰沦陷后,图兰军队节节失利,不得不全部撤到了库玛市死守。城中塞满了伤兵败将,却依靠坚固的城防工事顽强的挡住了一波波进攻。由于疾病在双方军队中蔓延,军部的指挥官决定避免正面交锋,妄图通过封锁和空袭逼迫守军投降。

兰斯等人赶到时,库玛市已经沦为了一片废墟,路况全毁,到处是空袭中倒塌的建筑。围城开始前,市长把妇孺全部送了出来,特警部队在城郊的特雷布林卡紧急成立了安全区,山坡上搭起了几百座帐篷,医生们迅速对每个难民进行体检,把病人隔离治疗。

安全区目前只有三十二名警察,六名医护人员。住宿条件极其糟糕,空袭第一天城里的粮食库就被炸毁了,现在断粮断电,水车都要从几英里外拉来,改造成临时医院的酒窖里躺满了伤员。

兰斯走出棚屋,天空依然一片阴惨,沉闷的空气让人窒息。图兰的夏季尤为闷热,厚厚的防护服贴在身上,每个人都大汗淋漓,却不敢把它脱下来。临时搭建的长桌上放着一个大桶,难民们端着碗排成长队,每个人可以领到一小把豆子和一碗稀粥。营中人太多,食物紧缺,兰斯估计要不了一周,粥里就清得能映出人影了。

兰斯摘下头盔,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汗水沾湿的额发一绺一绺贴在额上。就在这时,兰斯注意到有个男孩独自蹲在帐篷前。男孩的五官清秀标致,留着齐耳短发,左眼下有一枚泪痣,正呆呆的望着蚂蚁搬家。

“你怎么不去领吃的?”兰斯走过去问道。男孩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羽就像两把小扇子。他把脸埋在膝盖间,小声说:“我吃不下。”

“你的家人呢?”

“还在城里。军队打过来之前哥哥硬把我送了出来,他说我年纪太小,只会成为他的累赘。”

兰斯想了想,站起来和同事说了一声,对方便把一个小篮子交给他,里面装着两片面包和豆子。他把篮子递给男孩,男孩没有接。

“如果不想让哥哥担心,就要好好照顾自己。”兰斯摸了摸他的头发,“听话,把东西吃了。”

男孩安静了片刻,撕下一块面包小口小口咀嚼着,眼圈慢慢红了。他使劲吸了吸鼻子,把眼角擦得通红:“大哥哥,你是警察吗?”

“嗯。”

男孩羡慕的望着兰斯的臂章,特警部队的百合十字徽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可以摸一摸吗?”

“当然了。”

男孩小心的伸出手,摩挲着那枚臂章。“我在电视上看过,警察不是负责捉坏人的吗?为什么你们会来这里?”

“捉坏人只是警察的职责之一。”兰斯微笑道,“警察是保护你们的人。”

男孩的身体一震,眼里突然有了光彩:“大哥哥,我长大后要成为跟你们一样的人。”

“好啊,我等着你来。”

兰斯正想问他的名字,一个同事在叫着他。他站起来,男孩懂事的说:“大哥哥,你过去吧,不用管我。”

兰斯在衣兜里掏了一会儿,摸出一块巧克力匆匆塞进男孩手里,大步离开了帐篷。隔得老远他就看到一大群人围着,分成两个阵营,箭弩拔张的对峙着。兰斯的脑仁一阵抽痛,立刻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让一让!”他挤进人群中,发现主谋者是个瘦弱的中年男人,拿着一把尖刀,身后还躲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一小拨难民跟着他,情绪激动的叫嚣着。几个警察把医护人员围在中间,想拦又不敢拦,急得满头大汗。

“都是你们的错!”他神经质的嚷嚷着,“都是你们的错!”

“先生,冷静一点。”医生结结巴巴的劝道,“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我们必须把您的女儿隔离治疗。”

“你们已经害死了我的妻子,休想再带走我的女儿!”

小女孩放声痛哭起来,男人连忙搂紧了女儿,像护犊的野兽一样竖起浑身的刺,双眼瞪得像铜铃:“没事了,爸爸会保护你,绝不会让你被带走。”

“怎么回事?”兰斯低声问道。一个同事叹了口气:“他的妻子死在前天的空袭,现在女儿又染了病……”

“这跟医生有什么关系?”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医德没有国界,仇恨却有国界。”

他的话仿佛一颗小小的火星落在引线上,嗤嗤燃了起来,兰斯紧紧攥着拳,指甲嵌进了掌心。难民们跟着起哄,有个警察对天开了一枪,但难民们早就习惯了枪声,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他们不得不挤成一道人墙,把医护人员围在中间,竟然不敢还手。

人群中突然爆出一阵火光,几个难民被焼着了手,当场捶胸哀嚎。兰斯刚松了口气,萨拉终于满头大汗的挤进来,脸色骤变:“谁干的?!”

他回头扫过警察们,眼神冷厉。兰斯冷不防被甩了一巴掌,耳畔嗡嗡的响,当场被打懵了。

“我说过!不准对平民动粗!”他咆哮道,“你把警校学的都还给教官了?”

“队长,他还不懂事,别生气了。”凯文急忙挤过来,把兰斯拽到自己身后护着。兰斯挣了挣,被他警告的横了一眼,立刻没声了。萨拉叹了口气:“这样吧,先生,您跟着一起来行吗?”

男人愣住了,他咬了咬牙,抱着女儿站了起来,走进铁丝网背后的隔离区。围观人群顷刻作鸟兽散,凯文把兰斯带到帐篷里,打开医药箱。他看了兰斯一眼,兰斯立刻说:“是我错了。”

凯文一愣,叹了口气:“你知错就好。”

兰斯咬着嘴唇,摸着脸上的指痕:“我知道是我不对,但那种情况下……”

“任何情况都不许对平民动用武力,更不许滥用能力。特警守则第一条,你忘了吗?”

兰斯嘟着嘴,凯文掰过他的脸仔细瞧着,脸色突然变了:“你脸上什么时候受的伤?”

“来图兰当天。”

“怎么一直没好?”

“天天闷在头盔里没法通风。”兰斯摸了摸脸上的伤,不甚在意,“男人嘛,脸上留道疤更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