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五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5

“回家去!”莱特怒声道。克拉克梗着脖子,执拗的说:“不,我要离开城里,跟你们一同战鬥!”“你也没资格。”莱特勃然变色,“未满十四岁的儿童不许离开城中,这是军令!”克拉克的眼圈红了,见他杵着不动,莱特丧失了足够的耐心,拿枪托抡起他的膝盖。凯文急忙擒住“你没有资格。”莱特勃然变色,“未满十四岁的儿童不准留在城中,这是军令!”。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精选

“回去!”

莱特厉声道。菲尔德梗着脖子,固执的说:“不,我要留在城里,跟你们一起战鬥!”

“你没有资格。”莱特勃然变色,“未满十四岁的儿童不准留在城中,这是军令!”

菲尔德的眼圈红了,见他杵着不动,莱特失去了耐心,拿枪托砸向他的膝盖。凯文连忙擒住他的手腕:“喂,你怎么打小孩啊?”

“外人给我闭嘴!”

凯文被结结实实噎了一下,菲尔德见势不妙,连忙躲到凯文身后。凯文硬着头皮挡在面前,莱特挣了挣,见挣不动,眼珠子都快喷出火来了。他甩掉凯文的手,狠狠剜了他一眼,掉头就走。

“大哥让我把你们关起来,你不介意吧?”菲利克斯耸了耸肩。菲尔德拉了拉凯文的衣角,眼泪汪汪的望着他,凯文顿觉头大如鬥。他蹲下来摸摸菲尔德的头,叹了口气:“小不点,你哥哥不理你,缠着我也没用啊。”

“是我不好。”菲尔德小声说,“战事这么紧张,我还跑来添乱。”

“他以前有这么暴躁吗?”凯文抱怨道,“怎么跟炮仗似的,一点就着?”

菲尔德没有回答。菲利克斯领着两人穿过楼梯,城里的电力供应陷于瘫痪,众人取下所有窗玻璃,用沙包堵住窗口,挤在不见天日的黑暗中,每一枚炮弹落下,对面的山岗就随之震动。地窖里臭气熏天,躺满了气息奄奄的伤患,伤员痛苦的呻吟,暗红的肉像海绵一样翻过来,里面插满了白色的骨渣,血不断往外涌。

凯文不禁皱眉,自卫队的成员正把粮食药品一箱一箱抬下来,他们都和莱特差不多大,最小的目测只有十三四岁。莱特正在指挥他们分发药品,这些日子太忙太累,他瘦得厉害,连脸颊都凹陷下去,五官的轮廓显得更加深刻。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凯文突然很想叫住他,却没有出声。他想起对兰斯说的话,这只是一场噩梦,很快就会过去。身为一个外人,他已经尽了道德上的义务,不该多管闲事。

就在这时,一个少年从门外冲了进来。他进门时一个踉跄,险些栽倒:“队长,出大事了!内河——”

“冷静一点,内河怎么了?”莱特一把捉住他的肩膀,少年喘着气,支支吾吾的说:“你自己去看吧。”

库玛建市时挖了一条人工河,把活水引到城中,全城的饮水都取自这条河。离河岸还有一段路,莱特就嗅到一股腐败的恶臭。他们穿过错综复杂的小巷,来到了河畔。莱特举起火把,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火光照亮了河面,宽阔的河上漂满尸体。尸体的脸庞浮肿溃烂,全身布满红斑,苍蝇围着尸体嗡嗡飞舞,整条河流淌着血一样的红。

河岸一片绝望的死寂。半晌,莱特平静的问道:“尸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天黑以后从上游漂下来的。”少年红了眼圈,恨恨道,“这群人渣!”

“通知自卫队,把城里所有水箱和酒类集中保护,按人口平均分配,伤病员优先。你马上去军营找西蒙尼叔叔,告诉他们绝对不要碰井水。还有……”莱特迅速下达命令,“把所有没得病的家畜家禽集中起来,不许任何人宰杀,必要时可能需要生血。”

凯文把手插在衣兜里,没有出声,幽暗的火光在他的眼里跳跃着。过了一会儿,他回头问道:“负责攻城的军官是谁?”

“凯文还没回来?”兰斯急迫的问道。已经过了六个小时,天都要亮了,但两人音讯全无。萨拉说:“这次花的时间太长了,不会被困在城里了吧?”

就在这时,一个联盟的军事观察员跑来,神色凝重的靠在他耳畔说了两句,萨拉脸色遽变,立刻跑向营区的水库。为了防止水源污染,这里的饮水都从山上运下来。他叫来军医,从每桶水取样检查,直到确认这里的饮水没有被污染,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出什么事了?”兰斯的心脏狂跳起来。萨拉迟疑了一下:“军队在河中投放了大量传染病患的尸体。”

兰斯仿佛挨了当头一棒,全身的血都冷了。萨拉紧锁眉头:“河水一旦被污染,要不了几天库玛就会变成一座死城。这群人……真是丧尽天良!”

兰斯倒退了两步,不假思索的冲出了帐篷,萨拉急忙问道:“你要去哪里?”

“带他回来。”

“不可能,你一个人怎么穿越军队的封锁!”

“他们都能进去,我为什么不能?”兰斯的眼圈红了,他一头撞开萨拉,扑向停在院子里的吉普车。在他打开车门时,一发子弹击中了轮胎。兰斯停下了脚步,萨拉站在身后,枪口指着他的后脑勺。

“听着,我知道你担心朋友。”他心平气和的说,“但城里的状况比你想象的更糟,我不能任由队员去送死。不管你为了谁来到图兰,你首先是一名警察。”

他猛的指向身后,扬声斥道:“需要你的人在这里!”

不知何时,难民们陆续从帐篷里走出来,携家带口,神情惶恐卑微。兰斯的心脏仿佛被尖锐的钩刺刨了一把,疼得抽搐起来。他发出一声颤抖的嘶吼,挥拳掷向车门,车门浮现了一个深深的凹痕。

“冷静下来了吗?”萨拉平静的说,“马上跟我去一趟艾德萨,我们需要更多的纱布和酒精,还有新的水源。”

尽管西蒙尼严格控制饮水,城里的水源只坚持了四天。正值图兰的雨季,今年却一直艳阳高照,天空晴朗得让人绝望。自卫队上下人人都形容憔悴,嘴唇干裂。西蒙尼下令宰杀了十几条野狗,连血带肉都被分得干干净净。许多人渴得去喝河里的脏水,病人的数量爆发性增长。死者无法下葬,遗体只得裹上旧床单堆在后院,大街小巷弥漫着粪便和尸体的恶臭。

为了挽救城里的居民,一支车队企图突破封锁,包括两辆救护车和装满必需品的卡车,却在途中误闯雷区。烈焰很快吞噬了油箱,乘客全部葬身火海。

卡车出事的这天夜里,军队朝城里发射了一枚炮弹。莱特被爆炸声惊醒,拎起枪匆匆爬起来,对面的楼房已经被炸成瓦砾,许多人被压在废墟下。

莱特迅速组织自卫队把伤员搬进医院,出来时正好遇到菲利克斯在跟一个老头争吵。他制止了菲利克斯:“你在吵什么?”

“克莱恩医生要做手术,床铺不够,这个疯子却不肯挪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