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六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5

莱特正想张口,一队士兵匆匆忙忙抬着伤员进去了。伤员在担架上痛苦……的挣动,鲜血汩汩汩汩流淌。老头呆愣的目光落在担架上,瞳孔陡然缩紧如针。他突然歇斯底底里的尖叫声出来,声音无比惨烈之极,把莱特骇了一跳。“理智一点,你怎么了?”莱特怕这个疯子很大影响到克莱恩,后者却“冷静一点,你怎么了?”。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精选

莱特正想开口,一队士兵匆匆抬着伤员进来了。伤员在担架上痛苦的挣动,鲜血汩汩流淌。老头呆滞的目光落在担架上,瞳孔骤然紧缩如针。他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声音惨烈至极,把莱特骇了一跳。

“冷静一点,你怎么了?”

莱特担心这个疯子影响到克莱恩,后者却疯狂的挣扎撕咬,把莱特的胳膊上咬的鲜血淋漓。借着昏暗的灯光,莱特突然注意到老人的胳膊上有一块眼熟的胎记。他猛的抬起头,老人满头白发蓬乱,头发上的污垢早已黏结,面庞犹如苍老的树皮,五官惊怖扭曲。

“穆尼尔……叔叔?”

莱特震惊的望着这个肮脏的老疯子,难以相信他就是温文尔雅的穆尼尔医生。他紧紧攥住穆尼尔的胳膊,低声唤道:“叔叔,您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米娅的朋友莱特。”

穆尼尔突然停止了挣扎,睁大了眼睛,神情木然。莱特闻到了一股尿骚味,他失禁了。

足足半刻钟,莱特没有说一个字。菲利克斯颤颤兢兢的问道:“大哥,现在怎么办?”

“叫人帮他收拾一下,安排个干净房间。”莱特艰难的说,“如果别人问起,就说……就说他是老师生前的朋友。”

“明白。”

从这天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有炮弹落在城中。西蒙尼的小儿子趁父亲忙于战事,悄悄离开了酒窖,被一枚弹片削去了半边头盖骨。莱特早已放弃了统计伤员,臭烘烘的酒窖里挤满上百个伤患,炸弹的震动让墙上的灰土不断往下掉。一个孕妇正在生产,却没有多余的医生帮忙接生,她整整惨叫了一个晚上,哭嚎声在这个充满哭嚎的世界里已经无人在意。

黎明时,她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身下流下了一大滩血迹。婴儿微弱的哭声完全被外面的爆炸声盖过,仿佛在为来到这个世界而后悔。由于缺乏有效的防护,城中的医护人员死伤过半。医院的麻药用完了,最后几瓶血浆在停电时不知所踪,克莱恩仍然超负荷的工作着,不肯放弃任何一条生命。

一天夜里,炮弹落在了酒窖改造的临时医院。整个东北角都坍塌了,很多伤员来不及逃走就被砸死了。当莱特从废墟下挖出浑身是血的克莱恩时,心脏都吓得停跳了,手抖了几次才摸到脉搏。

“止血带,快!”

“血浆呢?医生在哪里?”

“大哥,城里已经没有医生了!”

“听着,我们不能失去克莱恩!”莱特一把拽过菲利克斯的衣领,“这里没有医生,就去军营里找!”

菲利克斯吓得连连点头,一溜烟跑远了。莱特伸手按住克莱恩的伤口上,黑暗里难辨伤势轻重,只觉得手上一片温热黏湿。莱特几乎疯了,就在这时,菲利克斯飞快的跑回来,身后还跟着穆尼尔。

“大哥,医生找到了!”

莱特差点昏厥过去,恨不得当场给他一个耳光:“穆尼尔已经疯了,你不要再添乱了!”

穆尼尔在睡梦中被人叫醒,浑浑噩噩的瞪着眼睛,眼神苍老浑浊。酒窖里一片混乱,回荡着伤员痛苦的呻吟和女人的哭叫声,只有他毫无反应,如同声浪中的一块礁石。莱特心灰意冷,刚想打发这两人,身后突然传来女孩的哭声。

穆尼尔的身躯一震,慢慢回过头。一个女孩正在痛苦的呻吟,小脸沾满了灰尘,双目紧闭,血从腿上涌出来。他轻轻眨了眨眼睛,本能的走到她身边跪下来,握住了女孩柔软的小手。

“爸爸……”

女孩在昏迷中发出呓语,穆尼尔木然望着她,眼中慢慢浮现泪光。浑浊的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滚,却被一道又一道皱纹截住。他伸出颤抖的双手,把女孩的头抱在臂弯里,泪如雨下。

“酒精。”他说。

莱特愣住了,穆尼尔在屠杀时喊坏了嗓子,声音粗哑难听。他用袖口轻柔的擦拭着女孩脸上的尘土,眼里慢慢有了温柔和悲伤。见没有人答应,他又说:“酒精和绷带。”

“我马上去拿!”莱特如梦初醒,立刻冲去了仓库。穆尼尔很快接管了克莱恩的工作,他的神智依然一片混沌,谁都不认识,医术却没有退步。但由于极度缺乏物资和药品,伤员仍然不断死去。

“要不了几天,我们就得吃老鼠了。”在一次作战会议上,图兰保卫军的领袖恩维尔少校说,“必须想办法把粮食和清水弄进城里。”

“但帕伦卡要塞到维兹山一段已经落入敌军的控制,我们出不去,援军进不来。”

“哪里还有什么援军?”西蒙尼疲倦的叹了口气,“我不想给大家泼冷水,但所有通讯线路都被炸断,士兵已经死了一半,弹药和粮食马上就要告罄。总统已经逃到海外去了,只有我们还在死守……库玛市沦陷是迟早的事。”

“我有个主意。”卢恩突然开口,“如果我们换一条路……”

“要是还有别的路,我们就不必绝望了。”

“让他说完。”

“根据古籍记载,维兹山背后有一条古道。”卢恩迟疑道,“后来河流改道,约有八英里长的路基被埋在了河床上,被灌木和滑坡覆盖。如果像这样……”

他围着山脉画下了一道环形路径,避开封锁区,再回到主路上。“就能穿越封锁区,从外界运来物资。”

“你要我们从军队的鼻子下经过吗?”

“是的。”

“太冒险了。”恩维尔摇了摇头,“就算你真发现了一条两千年前的古道,卡车又怎么通过呢?”

“但是有尝试的价值。”西蒙尼说,“留在城中只是坐以待毙,我会挑一队人趁着夜色去探路。卢恩,你没意见吧?”

西蒙尼很快敲定了人选,莱特就在其中。当卢恩得知人选时,他们已经出发了。但莱特听说了整个计划后,要求把凯文加上。

“路上可能会遇到军队,如果出了意外,我需要借你作为人质。”他理直气壮的告诉凯文。

“要是我派不上用场,你可别后悔。”凯文说。

天黑后,这支小队开着一辆军用吉普离开城区。大雾弥漫,城中流动着黑蒙蒙的硝烟,烟尘在车身上凝了一层薄霜。凯文抱着枪靠在后座,望着寥寥晨星。星光微弱,只有远方的探照灯一闪一闪亮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