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九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6

“队长,这是真的吗?”“是的。”“这里的难民怎么办?凯文呢?除了城里的人……”兰斯一下子懵了,萨拉嘶吼道:“别问我!”帐篷里鸦雀无声。半晌,萨拉站出来,疲倦的说:“很抱歉,我不应该冲你发脾气。你想走就走吧。”他走出来帐外,背影伛偻了许多。兰斯站在“这里的难民怎么办?凯文呢?还有城里的人……”兰斯一下子懵了,萨拉咆哮道:“别问我!”。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精选

“队长,这是真的吗?”

“是的。”

“这里的难民怎么办?凯文呢?还有城里的人……”兰斯一下子懵了,萨拉咆哮道:“别问我!”

帐篷里鸦雀无声。半晌,萨拉站起来,疲惫的说:“抱歉,我不该冲你发脾气。你想走就走吧。”

他走出帐外,背影佝偻了许多。兰斯站在门口,寒冷的恐惧蔓延到心里。

特警们要走的消息很快传开了。指挥撤离的是一个联盟司法部的官员,名叫克里斯。他们拆除了铁丝网,收拾起行李和药箱,只有六名警察和一名护士愿意留下。这一天阴云密布,难民们拖家带口,惶恐的站在门口,注视着直升机降落在营区,舱门大开,机长放下了舷梯,把警察一个接一个拉上来。

“按顺序来,不要拥挤!”机长声嘶力竭的吼道,“图兰人禁止登机!”

只有带了护照的外国人有资格撤离,图兰人则被无情的轰下飞机。夫妻被拆开,一个戴着面纱的妇女坐着嚎啕大哭,难民们终于意识到警察的离开意味着什么,哭喊着朝前涌动,警察不得不鸣枪维持秩序。

“等等!”兰斯抱着一个小男孩挤进来,“我不回去,把我的位置让给他行吗?”

“不行!”

兰斯一次次把他往上推,却被轰了下去,小孩摔倒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机长头疼的对他说:“这位警官,别为难我行吗?我只是在执行命令,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我们还怎么走得了?”

兰斯满腹苦涩,默默收回手。就在这时,附近突然传来争执声。克里斯正准备收走联盟的旗帜,被几个警察拼死拦住了。

“上面有规定,必须带走旗帜。”他不耐烦的说。一个警察哀求道:“长官,行行好吧。只要有这面旗帜在,军队就不敢开进来。”

“不行!再敢妨碍公务,当心我回去打报告,给你们降职处分!”克里斯警告道。但这些警察连死都不怕,当然不怕处分,扑上去抢夺旗帜。他暴跳如雷,拔出手枪,一枪打在了一名警察肩上。

他的级别比所有人都高,警察们敢怒不敢言。克里斯一见震住了场子,立刻叫人拆下旗帜,兰斯连忙扑过去,紧紧抱住旗杆。

“滚开,这是特警总部的命令!”

“特警总部?”兰斯喃喃道。克里斯趾高气扬的说:“对,特警总部直接下令放弃安全区,听明白了就滚吧。”

兰斯紧紧咬着唇,克里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兰斯拔出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不准动。”他平静的说,“再敢前进一步,我就打碎自己的脑袋。我的母亲是特警部队的创始人之一,我要是死在这里,你以为她会放过你吗?”

“长官,他说的是真的。”秘书小心的说,“他的母亲是那位杜贝尔弗夫人,要是得罪了她,您今后可不会好过。”

克里斯衡量了一下,狠狠剜了一眼兰斯,拂袖离去。兰斯放下枪,望着直升机关上舱门。难民们放声痛哭,一个修女牵着孩子站在营区门口,孩子们唱起了歌。

“一个人要抬头多少次,

才能见到太阳?

炮弹要多少次掠过天空,

才能被永远禁止?

人们究竟要到何时,

才能拥有真正的自由?

究竟要失去多少生命,

才醒悟太多人已经死去?

这答案,我的朋友啊,

它已消逝在风中。”

歌声在阴霾的天空下飘荡,隆隆的引擎声中,螺旋桨搅起的狂风让灌木如麦浪般伏倒。直升机在人们绝望的目送中远去,终于消失成一个小黑点。

兰斯突然扯下袖子上的警徽,用尽全力掷在了地上,从喉咙里发出颤抖的嘶吼。警察们一个接一个扯下了袖章,把它狠狠踩在泥土中。

“全员听令,向后转!”萨拉厉声喝道。六名警察整齐的转身,面朝着绝望惶恐的难民们。

“敬礼!”

他们缓慢而有力的抬臂,一个接一个朝人们敬了礼,仿佛一排挺拔的青松,联盟的百合十字旗帜在头顶孤独的飘扬。

“好了,去干活吧。”萨拉说。人群陆续散了,他走过去,搂住兰斯的肩膀。兰斯紧紧咬住嘴唇,把脸靠在他的肩膀上,无声的恸哭。

“哭完了就去做事吧。”他低声道,“只剩这么点人了,你可不能倒下啊。”

莱特叩了叩门,屋里传来凯文的声音:“进来。”

他推开门,凯文正盘腿坐在床上擦刀,长发凌乱的绑在脑后。莱特咳嗽了一声,尴尬的说:“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就算是条受伤的狗,我也会救的。”

莱特被结结实实的噎住了,脸涨得通红。凯文问道:“还有事吗?”

莱特本想道歉,挣扎了半晌,还是拉不下面子,只得说:“统帅部已经决定投降了。”

凯文终于抬起头。莱特面无表情:“军部承诺只要我们开城投降,就会善待俘虏。”

“很好,我总算可以走了。”凯文收刀入鞘,莱特迟疑了片刻:“凯文,你不觉得自己的言行很矛盾吗?你不承认你的父亲,却因为他留在城里陪我们受罪。”

“不要多管闲事。”

“好吧。”莱特耸了耸肩,“我只想告诉你,今天联盟的飞机把警察全接走了。你要走的话,只有等城中的事务交接完毕了。”

“真的吗?”凯文松了口气。他一直担心兰斯的安危,既然兰斯已经走了,他终于能放下心了。莱特说:“我想请你帮个忙。还有红十字会的医生留在这里,你能不能跟他们一起回去?”

“当然可以。”凯文微微皱眉,敏锐的嗅出他的话外音,“既然你们决定投降,这些医生应该会得到军方优待,为什么还要我来保护?”

莱特咬了咬唇,飞快的扫了一眼凯文:“跟我来吧。”

凯文跟着他来到酒窖,克莱恩正在给病人缝合伤口,一个女孩跪在旁边,帮他递手术刀和镊子。酒窖里灯光昏暗,女孩垂着头,黑发柔顺的贴着后颈,皮肤像瓷器一样洁白,莱特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女孩突然回过头,莱特不禁打了个激灵。她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目光清冷如雪。她飞快的看了莱特一眼,又迅速埋头工作。

“剪刀。”

“是。”

女孩把消过毒的剪刀递给克莱恩,他剪掉线头,才松了口气,擦了擦额上的汗水。

“医生,您现在有空吗?”莱特走上前,低声说,“我有话对您说。”

克莱恩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从草席上站起来。凯文问道:“这孩子……”

“她叫小南,是住在附近的孤儿。她主动来帮忙,我就让她给我当助手。”

“小南?这么古怪的名字,她不是图兰人吧?”

“不太清楚,好像是养父给她起的名字。”克莱恩问道,“莱特,你怎么了?”

莱特心头微动,他总觉得见过这双眼睛,在哪里呢?“我……好像见过她。”

“小南就住在城里,你们可能打过照面吧。”克莱恩揶揄道,“她是个好孩子,就是不爱说话,你可别对她下手啊。”

“我现在哪有这种心情。”莱特苦笑道,“医生,把您对传染病的调查结果告诉他吧。他是联盟的特警,可以信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