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一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7

这些日子军中的士兵被打倒了一大半,哨兵了非常疲惫了,见西蒙尼带了人来,不由得面露喜色,争相回塔中短暂休息了。就在这时,浓雾深处隐约闪现出一个人影。的便特别注意到的是塔楼上的哨兵,他急忙叫了西蒙尼回来,望远镜中的男人提着简单的的行囊,骑在一匹瘦马上,一身衣就在这时,浓雾深处隐约浮现一个人影。最先注意到的是塔楼上的哨兵,他连忙叫了西蒙尼过来,望远镜中的男人背着简单的行囊,骑在一匹瘦马上,一身衣服被尘土掩去颜色。。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精选

这些日子军中的士兵倒下了一大半,哨兵已经十分疲倦了,见西蒙尼带了人来,不由面露喜色,纷纷回城中休息了。

就在这时,浓雾深处隐约浮现一个人影。最先注意到的是塔楼上的哨兵,他连忙叫了西蒙尼过来,望远镜中的男人背着简单的行囊,骑在一匹瘦马上,一身衣服被尘土掩去颜色。

他停下脚步,仰首望向瞭望台。一道旧伤横贯左脸,眉宇间满是岁月的风霜。

“费尔南多……”西蒙尼喃喃道。

“你是怎么突破封锁的?”

西蒙尼放他进了城,没有多作解释,只保证费尔南多不是密探。费尔南多答道:“从北面过来的。”

“北面?那里是绝壁——”

“我爬下来的。”费尔南多喝了一口水,西蒙尼不禁舔了舔嘴唇:“你来做什么?”

图兰独立次日,费尔南多就把军队留给吉恩,二十多年音讯全无。如今却突然冒出来,西蒙尼实在不知道他是敌是友。费尔南多放下水杯,神色凝重:“听说你们打算投降?”

“是的。”

“我刚从对面的军营过来。”费尔南多说,“军中死伤惨重,士兵们都满腹怨气。他们打算肃清城里所有反抗力量,给图兰人一个教训,让你们永远不敢再跟军部作对。”

西蒙尼的脸色煞白:“但他们保证不杀俘虏!”

“这帮人的保证能信吗?”费尔南多轻蔑的说,“你跟禽兽谈条件,只会害了所有人。”

“我还能怎么办?”西蒙尼被电打了似的跳起来,咆哮道,“你知道我们死了多少人吗?这二十年你从没为国家出过一分力,一回来就对战事指手画脚,你以为自己还是将军吗?”

“你们没有考虑过突围吗?”费尔南多对他的指责置若罔闻。

“突围?”

“我有一个办法。”费尔南多沉吟道,“山崖上有一座废弃的要塞,我过来时发现这里守军人数很少,而且疲惫不堪。如果我们能够占领要塞,就能从包围圈中撕开一道口子,遏制住通往库玛市的公路。城中还有多少战力?”

“还有不到两万士兵,大部分都是伤兵。”西蒙尼疲倦的说,“你想得太简单了,那座悬崖高达两千英尺,平时爬上去都很难,而且很容易被公路上的驻军发现。”

“必须冒这个险,这是唯一的生机。”

“费尔南多,你没有经历过围城的煎熬,士兵们已经丧失了战意,我不能强迫他们去送死!”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来说服他们!”费尔南多站起身,双手按在桌上,西蒙尼不自觉的后仰,想避开他带来的重压。两人的目光对峙着,片刻后,西蒙尼妥协了:“我可不管结果如何。”

费尔南多松了口气,西蒙尼问道:“你为什么要回来?”

“当年……”费尔南多又喝了一口水,“我带着阿衍的骨灰去了暻国,他过去总和我说暻国多么美好,但当时刚打完仗,国内乌烟瘴气,我觉得很失望,安葬了他就离开了。战争暴发时我正在沙漠深处的一个村庄,那里消息不通,我听说后就立刻往回赶了。”

他停顿了一下,轻声说:“抱歉,我来晚了。”

西蒙尼的眼眶发热:“你曾憎恨这个国家。”

“是的。”费尔南多安然道,“但我终究是图兰人。”

他望着窗外,低声说:“过去我一直恨他逼我为国卖命,以至于错过了很多东西,现在我想通了,所以回来了。”

西蒙尼端详着他。漫长的时光磨光了他身上的戾气,给两鬓添上少许风霜,微微泛蓝的眼里,是已经苍老的温柔。“你对国王——”

“图兰已经没有国王了。”费尔南多说,“如果你信得过我,就带我见你们的指挥官。”

深夜,大雾弥漫。

菲尔德跪坐在屋里,空袭结束后,人们陆续回到了已经成为废墟的家。莱特还在沉睡,菲尔德俯下身,想抚平他紧皱的眉心。

就在这时,一声惊雷从天而降,几乎震破他的鼓膜!

菲尔德吓得跳了起来,床上动了动,莱特慢慢睁开眼睛,哑声问道:“外面怎么了?”

菲尔德正想开口,又一道雷鸣滚滚而来。他终于听出来了,不是雷声,而是有人在外面击鼓。鼓声如同平地惊雷,撞破满城迷雾,唤醒了沉沉欲睡的人们。两人惊疑的对视一眼。

是谁在击鼓?

城东的军营火光熊熊,无数松木火把悬挂在帐篷外,将黑夜照得恍若白昼。费尔南多抡响鼓槌,鼓声隆隆,震碎了黑夜。他一人一鼓,硬生生造出了千军万马之势!

咚——

尘封已久的大鼓经不起他的折腾,裂开一个巨大的窟窿。费尔南多终于收起鼓槌,他的周围已经聚满了人。人们被鼓声惊醒,携老扶幼,惊疑的注视着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

“费尔南多将军?”有个老兵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声音微微发抖,“是您吗?我不会在做梦吧?”

“好久不见了,菲尼托。”费尔南多平静的说。菲尼托睁大了眼睛,有人问道:“这个人是谁?”

“他是费尔南多啊,费尔南多•柯伦泰!英雄的后裔,图兰战无不胜的军神!”菲尼托喃喃道,晦暗的眼中有了亮光。他呜咽着,把脸埋进了双手间,“您总算回来了!”

人群中泛起一阵不安的嗡嗡声,他们未必认识费尔南多,但身为图兰人,都听过柯伦泰的名字。一个男人壮着胆子问道:“您是来救我们的吗?”

“救你们?”费尔南多问道,“我只有一个人,怎么救?霍华德已经死了,你们难道还对英雄抱有幻想?”

“事到如今,如果您救不了我们,为什么要回来?”

“因为这是我的祖国,是我的挚友至死都要守护的国家!”他的声音洪亮,“只有你们自己才能拯救这个国家!敌人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你们打算让他们得逞吗?”

“我们已经打算投降了!”一个军官叫道,“你没有尝过被围困的绝望,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们的决定!”

“对,我来晚了!但这一路,我看得明明白白!”费尔南多厉声道,“敌人只承认无条件投降,一旦你们放下武器,他们会血洗这座城市。你们要相信禽兽的承诺,任人宰割吗?”

“你要我们怎么办?”菲尼托流着泪问道,“士兵死了一半,弹药已经告罄,没有水,没有粮食,什么都没有!除了投降,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不,你们还有一件东西!”

“什么?”

“你们的性命!”费尔南多说,“我有办法撕开封锁,掩护城里的平民撤退,但需要有人自愿站出来。”

周围陷入了短暂的沉寂,一个士兵问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间谍?”

“如果我是间谍,为什么不骗你们打开城门,让军队闯进来一路屠杀?”

士兵一愣。费尔南多环顾四周,沉声道:“有人曾告诉我,我们脚下的每一寸土地,这里的每一个人就是国家。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们就要继续战鬥,只要还有一个人活着,图兰就不会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