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二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7

他深吸了口气,陡然暴厉声:“地狱的路,有也没人敢同我一同走!”木柴燃焼着,已发出哔哔剥剥的脆响,熊熊火光把每个人的脸映成了铜红色。莱斯托的便走了出,费尔南多仔细重新审视着志愿者,挑了又挑,选出一两百名战士,把武器集中出来平均分配给每一个人。人群散了人群散了,费尔南多最后一次交待了任务,亲自领着这支敢死队离开了城市。当他赶到城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等等!”。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精选

他深吸了一口气,骤然暴喝道:“地狱的路,有没有人敢同我一起走!”

木柴燃焼着,发出哔哔剥剥的脆响,熊熊火光把每个人的脸映成了铜红色。菲尼托最先走了出来,费尔南多仔细审视着志愿者,挑了又挑,选出一百名战士,把武器集中起来分配给每一个人。

人群散了,费尔南多最后一次交待了任务,亲自领着这支敢死队离开了城市。当他赶到城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等等!”

费尔南多勒住马,回过头。莱特赶到他面前,急促的喘着气,面色潮红。他摇了摇头:“你的身体状况不行,回去吧。”

“我是来向您道别的。”莱特说,“我的老师卡夫曼将军生前曾提起过您,我一直希望见您一面。”

“霍华德?”费尔南多挑了挑眉,“你是他的学生?”

“是的,我叫莱特•罗斯。”

“我记住你了。”费尔南多居高临下的望着他,“霍华德是真正的英雄,你既然是他教出来的,就要以他为榜样,不许给他的名字蒙羞。”

“是!”

莱特抬臂,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费尔南多一踢马腹,骏马高高扬起前蹄,一路奔驰出了城,消失在清晨的薄雾中。

里昂站在帐篷中,拆开一道军部发布的密令。他匆匆读完,冷厉的目光扫过跪在面前的埃文斯:“这是霍尼克司令的命令?”

“是的,每个攻城的将领都收到了命令。”埃文斯低声说,“这是绝对机密,请您阅后销毁。”

里昂平静的点燃打火机,把密令放在火上焼。“刚才城中有人报信,一个叫费尔南多的男人企图从后方袭击维兹山上的要塞,我准备带兵去支援,城里就交给你们了。埃文,西妮亚,你们夜枭很久没见血了吧?”

“我对屠杀平民没有兴趣。”埃文斯耸了耸肩。

“别这么说,你以前不是来过图兰吗?说不定会遇到老朋友呢。”

里昂扔给他一把宝石匕首。埃文斯接过匕首,疑惑的问道:“它怎么在您手里?”

“你们队长赌输了,压给我还债的。”

“长官,您打算无视司令的命令吗?”西妮亚问道。里昂意味深长的拍拍她的脸:“还记得埃因奥尔吗?霍尼克不怕被人骂,我可不想沾上一身腥。”

“您真聪明。”

“这叫识时务,劝你们两个尽早为前途打算,别跟着老疯子混了。”里昂说,“对了,替我转告报信人,我会按照约定把他们全家送到国外,感谢他多年来的帮助。”

里昂大步流星走出帐篷,埃文斯和西妮亚对视了一眼,后者耸了耸肩:“听赫德少将的意思,军部高层恐怕有大动荡了。”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埃文斯微笑道,“不管谁从权力鬥争中胜出,都需要我们继续为他做事。”

远方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雷鸣,震得人心惊肉跳。两人同时抬起头,在头顶肆虐了数月的骄阳,这时已被大片乌云遮蔽。狂风卷集着乌云,浓烟野火般凶猛,潮热的风拂过脸颊,她嗅到了浓烈的泥土气息。

骤雨将至。

维兹山。

这里属于德拉维加山的支脉,一条深约两百英尺的山峡蜿蜓深入,背后就是圣城图拉的遗址。壁仞千尺,两山相向而立,像一道巨大的山门拱卫着圣城的通道。关口狭窄,坦克和装甲车开不进来,因此是防守最薄弱的一段。陡峭的断崖上耸立着要塞的遗址,如同一位哨兵盘问着不速之客。

雾已经消散,费尔南多下令在丛林里隐蔽,等待黑夜来临。晚上六点十分,太阳滑下了要塞,行动开始了。

为了掩护这次特别行动,库玛市周围布下了严密的警戒,二十名士兵离开了城区,攻打要塞的另一个方向。当远方的枪声响起时,敢死队的成员立刻放下钩索,利用黑夜的掩护爬上了悬崖,准备从要塞后方发起突袭。

就在他们快爬到崖顶时,费尔南多突然打了个手势,让小队停下来。万籁俱寂,冽冽寒风吹过岩石群,发出凄厉的呜咽。

“将军,怎么了?”一个士兵低声问道。费尔南多简短的答道:“有埋伏。”

他话音未落,暴雨般的子弹瞬间从崖顶倾泻下来。他猛的一蹬崖壁,抛出钩索,固定在崖顶的一块巨石上,靠惯性把自己扔了上去。许多士兵坠落深渊,身后全是凄惨的叫声,大片鲜血泼洒在崖壁上。费尔南多停停打打,冒着枪林弹雨躲到了一段城墙后。

“卧倒!”他举起冲锋枪,猛烈扫射着要塞,直到幸存者全部撤到安全地带。

“将军,这是怎么回事?”菲尼托惊惶的问道。费尔南多没有回答,烟尘散了,他望着漫山遍野的敌军,刀削般的面庞毫无表情。

来到库玛市之前,他亲自确认过这条路的可行性,才把它选作突破口。但他们这支一百人的小队,竟在这片断崖上落入了大军的包围中!

算算时间,如果他们一出城,就有人去给军部通风报信,里昂的部队刚好提前赶到这里设伏。就在他们冒死爬上悬崖,一心惦记着城中百姓的安危时,原来指挥部已经把不肯投降的军人舍弃掉了。

费尔南多回过头,发现士兵们的脸色都像生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才这么点人?”里昂举起望远镜,目光落在费尔南多身上,“这个男人就是图兰曾经的将军?”

“是的。”

“真有趣。”里昂冷笑道,“抛弃国家二十年的男人,却在即将亡国之际又回来了。通报全军,停止攻击,我来劝降。”

“长官,这样太危险了!”

“别担心,能杀掉我的人不是还没生出来,就是已经死了。”里昂说,“把刀拿来。”

副官无奈,只得把长刀递给他。像他这种级别的将军很少亲临前线,不过里昂向来不把规矩放在眼里。里昂滑下山坡,打开要塞的门,在重机枪的掩护下走到开阔的空地上,停在射程之外。

“谁是费尔南多?”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