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五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8

“闭嘴!”凯文凶悍的骂道,医生吓懵了,怔怔地的点了点点头。一个小女孩站在街上哭得撕心裂肺,莱特还没回过神,就见凯文不顾一切的跑到街上,回去时左手夹着一个孩子往车里一塞,身边还跟随两个逃走的小孩。菲尔德了吓傻了,像八爪鱼一样死死地搂住莱特:“爸爸菲尔德已经吓傻了,像八爪鱼一样死死抱住莱特:“爸爸呢?”。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精选

“闭嘴!”凯文凶狠的骂道,医生吓懵了,怔怔的点了点头。一个小女孩站在街上哭得撕心裂肺,莱特还没回过神,就见凯文不顾一切的跑到街上,回来时一手夹着一个孩子往车里一塞,身边还跟着两个逃命的小孩。

菲尔德已经吓傻了,像八爪鱼一样死死抱住莱特:“爸爸呢?”

莱特紧紧抿着唇,侧脸在火光的映照下宛如青铜雕塑。他把菲尔德放在后座上,从车上跳了下来,对凯文说:“我还有事,必须回去一趟。”

凯文脸色遽变:“现在回去?”

“图兰之鹰的主力守在北门,西蒙尼叔叔和爸爸都在那里。我得回去争取时间,掩护城里的平民撤离。”

“你在发什么疯?”凯文失声道,“现在回去纯属送死!”

“我是军人,我有责任!”莱特突然咆哮道。两人的目光对峙着,凯文哑口无言。莱特急喘了两口气,把身上所有钱掏出来,塞进菲尔德手里:“菲尔德,你乖一点,我很快就会跟你汇合。”

“不!”菲尔德嚎啕大哭,“哥哥,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不准哭!”莱特厉声斥道,“你除了哭还会做什么?”

菲尔德抽噎了一下,呆呆的望着他。莱特搂过他的肩头,粗鲁的捋了捋他的头发:“坚强一点,不要哭。我们这个家必须有一个人活下去。”

“哥哥,不要走!”菲尔德紧紧拉着他,哭成了泪人,“我不要一个人活着!”

莱特伸手抱住了他,菲尔德想推开他,莱特的手臂却像铁箍一样,勒得他动弹不得。

“你是我的骄傲。”他的声音异常温柔,“好好活下去,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

菲尔德睁大了泪眼,后颈突然一阵锐痛,失去了意识。莱特抱起菲尔德,把他交到凯文手中,在凯文面前跪了下来。

“你这是做什么?”凯文吓了一跳,连忙去扶他。莱特纹丝不动,额头紧贴着雨地,低声说:“对不起,我之前对你十分无礼,求你不要计较。”

凯文愣住了,莱特紧紧攥着拳,声音里有了哽咽:“但是……我只有这一个弟弟,不能把他随便托付给别人。求你把他安全带回去,实在不行,就把他送到福利院吧。不管我活着还是死了,都会永远记得你的恩情。”

凯文深深的望着他,叹了口气。“我答应你。”他郑重的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把他平安送回去。”

莱特的眼眶红了,慢慢爬起来,摸了摸菲尔德的脸。他吻了吻弟弟的额头,眼中满是眷恋,雨水沿着他的脸颊滑落,落进菲尔德的头发里。

“再见了。”他轻声说。

他转身离开,凯文突然叫道:“莱特!”

莱特停下了脚步。凯文望着他的背影,急促的问道:“我们还会见面吗?”

莱特没有回答,却举起了右手。凯文笑了,他转过身,两人响亮的击了一下掌。

他匆匆抱起菲尔德,跳进了车里,踩下油门。莱特则朝着相反的方向,奔向烈火熊熊的城门。

特雷布林卡。

库玛市陷落不到半小时,海上军区的部队就包围了安全区。仅有的六名警察竭尽全力维持着秩序,才让难民们没有夺路而逃。兰斯紧紧握着枪,面对着黑压压的军队,掌心全是冷汗。

“不要慌,年轻人。”少校收起枪,和气的说,“我听说一群逃兵混进了安全区,特意来检查,保证不会伤平民一根头发。”

萨拉终于赶到了,兰斯松了口气。警察们让出一条路,他走到少校面前,不卑不亢的解释道:“长官,请您明查,这里只有战前逃出来的平民。”

“是吗?让我检查一下。”

“为了您的安全,请不要擅自进来,很可能会被传染。”萨拉拦在他面前,“这里是联盟保护的安全区,您没有权力硬闯。”

少校叹了口气,背着手,若有所思的踱着步子。他停下来,抬头望着营区上方飘扬的旗帜,眼神轻蔑。

他突然掏出枪,一枪打碎了萨拉的脑袋!

萨拉的太阳穴腾起一蓬血雾,仰面栽倒,脸上带着错愕的神情,难民们立刻凄厉的尖叫起来,朝前涌动着。兰斯浑身发抖,红着眼睛扑上去,被两个同事拼死拦住了。

少校若无其事的收回枪,吹了吹枪口的硝烟:“把门打开。”

两个士兵走上前,拆开了门上的锁,铁门哗啦一声开了,难民们成群结队站着,人人脸色惨白。军队长驱直入,占领了安全区,没多久就拖出一队年轻男人,甚至还有十三四岁的少年。士兵们粗鲁的揪着他们的头发,把俘虏们押到墙根外。

“要是早点配合我们,就不会送命了。”军官遗憾的说。兰斯紧紧咬住唇,指甲嵌进了掌心,鲜血淋漓。“他们不是逃兵!”

“不,肯定是。”少校走到墙边,提着一个男人的头发,用生硬的图兰语问道,“你还有同伙吗?”

男人拼命摇头,他一掌掴在男人脸上,又问了一遍,这次男人以众神的名义表示自己的清白。

“他不肯承认,这就没办法了。”少校说,“全部枪毙。”

兰斯的身体仿佛被电打了一下,他难以置信的望着墙角,士兵们一个接一个抬起枪,枪筒猛的一跳,人的脑袋就朝前耷拉下去,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下,鲜血漫过了墙角。警察们气得脸色发青,但军队的人数是他们的几千倍,只得眼睁睁的目睹这场暴行。

一道闪电划过夜空,兰斯浑身颤抖,他绝望的看了一眼萨拉的尸体,又望向头顶联盟的旗帜。黑沉沉的天空崩塌了,紧随而来的雷声如同大炮轰鸣,令人悸恐。

就在少校经过身边时,兰斯突然一脚踹向他的膝弯,拔枪对准了他的太阳穴。

“快逃!”他声嘶力竭的吼道,“这里守不住了!”

难民们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变故,不知是谁尖叫了一声,营区瞬间腾起滚滚尘烟。士兵们立刻开了枪,曳光弹在夜空中划出雪亮的轨迹,有人停了下来,茫然的四下张望。但更多人在本能的驱使下奔向港口,不断有人倒在血泊中。

“让他们停止开枪,否则我毙了你!”兰斯厉声道。少校无动于衷,他一枪打穿了对方的掌心,少校痛叫一声,不得不下令:“都给我停下来!”

就在这时,一发子弹突然穿过他的胸口。兰斯一个踉跄,子弹从极近的距离射出,瞬间打穿了他的防弹背心。他抓住少校的衣襟,慢慢滑倒在地上,胸口鲜血如注。他看到士兵追逐着飞奔的难民,他们在崇山峻岭间奔逃,被炮弹炸得粉碎,雨点般的子弹划过天空,难民们被击中,当场扑地哀嚎。

兰斯捂住胸口的伤,挣扎着想爬起来,新鲜滚烫的血从身体里汩汩涌出,他从未如此绝望。他一寸一寸爬过去,想捡起枪,却被人踩住了手背。

兰斯抬起头,他的意识已经模糊,只见一个人影站在面前,枪口指着他的头顶。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