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六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8

凯文手上忽然一颤,轮胎已发出尖厉的声响,差点儿车辆侧翻进树丛中。车里人仰马翻,他急忙控制住方向盘。“你怎么了?”克莱恩大惊失色,凯文紧紧地按到胸口,脸色痛苦:“不明白……我上次忽然眼前一黑,像是被子弹击中了。”凯文把手伸到衣服里,摸到了兰斯的遗书,心悸“你怎么了?”克莱恩大惊失色,凯文紧紧按住胸口,脸色痛苦:“不知道……我刚才突然眼前一黑,好像被子弹打中了。”。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精选

凯文手上突然一颤,轮胎发出刺耳的声响,差点侧翻进树丛中。车里人仰马翻,他连忙稳住方向盘。

“你怎么了?”克莱恩大惊失色,凯文紧紧按住胸口,脸色痛苦:“不知道……我刚才突然眼前一黑,好像被子弹打中了。”

凯文把手伸进衣服里,摸到了兰斯的遗书,心慌得无以复加。

“你太累了,换我来开吧。”克莱恩说,凯文没有拒绝。暴雨猛烈敲打着车顶,路上满是大大小小的水坑。山路泥泞,车里挤得像沙丁鱼罐头,被凯文扔上车的女孩哭着叫妈妈,小南不得不紧紧搂住她,几个吓傻了的小孩回过神来,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闭嘴!”凯文正心烦,不由厉声骂道。后排的几个胆小的被他一吓,愣是把眼泪憋了回去。橙红色的炮火照亮了夜幕,不断有炮弹落在道路两旁,飞散的弹片和石头碎块砸在车上,到处都是逃难的人群。

就在这时,前方出现了黄色的灯光。凯文霍然抬头,发现一队士兵守在公路的出口,打算拦截出城的车辆。车里的孩子们立刻脸色惨白,凯文在心里骂了一声。

“我下去应付。”他说,“你立刻带着孩子们离开这里。”

克莱恩白了脸,强作镇定:“我该怎么办?”

“港口有去国外的船只。你是所有人的希望,一定要活下去。”

凯文用力捏了一下他的手,医生脸色苍白,坚定的点了点头。凯文把头发扎起来,点了一支烟叼着。他惊异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别说话,我来应付。”

凯文夹着刀下了车,大步走向一名军官。对方一见他就变了脸色:“少将?您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凯文俯下身,把烟全喷到了他的脸上。安德鲁讪讪道:“子弹不长眼,我担心伤到了您嘛。车里的是……”

“我的一个朋友,在这里做生意。我正巧遇到了他,就顺便接他走。”

“原来如此。”安德鲁连连点头,“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得检查一下车里。”

“你们胆肥了是吧,连我的车都要查?”凯文不耐烦的问道,“我难道会把逃兵藏在车里?”

“不,这是规定——”

“去你妈的规定,你的上司是谁?叫他来见我。”

就在他胡搅蛮缠的时候,克莱恩悄悄驱动卡车,猛踩油门,朝着码头飞奔而去,士兵们立刻追上去开了枪。

砰。

凯文对天放了一枪。他叼着烟,一手拿枪,一手拔出刀来,冷厉的扫视着周围的士兵。“放那辆车走。”他沉声道,“你不听我的命令吗?”

安德鲁沉默了片刻:“如果是少将的命令,我一定遵从。但……您不会健忘到连自己的副官都不记得了吧?”

凯文一愣,安德鲁皱眉问道:“你究竟是谁?我从没听说少将有个双胞胎兄弟。”

“等你到了地狱,自己去问他吧。”

凯文将刀铛插入腰带,朝右跨出一步,翻转刀刃。他身上的气息完全变了,浑身散发出死神般的压迫感,侧脸坚硬如生铁,双目隐隐泛出血色。

安德鲁一阵恶寒,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不要怕!”他尖叫道,“对方只有一个人,拦住他!”

凯文独自站在雨中,面对着逐渐缩小的包围圈。他缓缓睁开眼睛,长刀从鞘中滑出,荡开绵绵的雨水。

利曼港。

码头乱成一锅粥,船上挤满惊慌失措的难民。船员堵在岸上,声嘶力竭的维持着秩序:“妇女和儿童优先,不要拥挤!”

“让一让!”克莱恩提着箱子冲下车,小南背着菲尔德,后面还跟了一串孩子。“我是联盟的医生,请让我上去!”

他们艰难的从人群中挤出一条路,克莱恩出示了证件和护照,许多双手从船上伸过来,把他拉上了甲板。小南把菲尔德递了上去,自己艰难的爬上船舷。甲板上早已挤满人,连转身的空间都没有了。大雨滂沱,海流汹涌,船只在海面上飘来荡去,一些难民不顾一切的跳入海中,有的立刻被湍急的海流冲走,有的游到最近的船上,顺着船沿爬上甲板,本已满载的船开始失去平衡,大量海水涌入船舱,难民们惊恐的尖叫起来,拼命把这些爬上来的人往海里踹,用斧头砍断他们的手,甲板上鲜血横流,海上满是落水声和人们凄惨的尖叫。

直升机在头顶徘徊,炮火把海面映得通红。船长砍断了拴在船舷上的铁链,嘶声叫道:“出航——”

带锈的船锚吱吱嘎嘎的露出了水面,撞击着木质的船体,在海上腾起阵阵浪花。船只一艘接一艘驶过漂在海面的尸体,岸上的难民绝望的叫起来,妇女们跪在地上捶胸痛哭,哀求船员带上她们的孩子。克莱恩紧紧握住船舷,心如刀绞。这时,菲尔德终于悠悠醒转过来,轻声唤道:“哥哥?”

没有人回答。昏迷前的场景一下子闯入脑海,菲尔德的瞳孔慢慢放大了。他突然尖叫起来,想从船上跳下来。

“不要乱动!”小南拼命抱住他,菲尔德崩溃了,在她怀里又踢又叫,哭得撕心裂肺。

“哥哥!”他的嗓子都喊破了,声音哑得不成样子,“哥哥!哥哥!”

“菲尔德,别这样!”克莱恩眼眶通红,噙着泪拉住他,“你要为了他活下去,这是你哥哥的愿望。”

“我不!”

菲尔德奋力挣开他们,从甲板上纵身一跃,跳进了大海。克莱恩大惊失色,连忙冲到船舷上。菲尔德从海里冒了个头,朝岸上游去。

“傻孩子,快回来!”他朝菲尔德大吼,冲过去摇晃着船长的肩膀,“停船!还有人没上来!”

“先生,这种状况怎么可能停船!”

“菲尔德!”克莱恩挤开人群,拼命吼道,“别犯傻了,快回来!”

菲尔德从齐膝深的海水中站起来,咳嗽了两声。他浑身透湿,拔出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克莱恩呆若木鸡。菲尔德拿枪指着太阳穴,满脸是泪,一步一步往岸上退去。

“再见了,医生。”他用口型说。

克莱恩哭了。小南眼眶通红,紧紧握着船上的栏杆,骨节泛白。她突然扑到船舷上,高声叫道:“去北门!所有守军都在那里!”

菲尔德点了点头,跑进了炮火隆隆的屠宰场。克莱恩跪在甲板上,把脸埋进双手间,带着哭腔喃喃道:“上帝啊,我们究竟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们?”

小南浑身一震,脸色突然煞白。她悄悄离开医生,一个人躲到船角蜷缩成一团,止不住的发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