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九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9

“赌注我想好了,”埃文斯抛着匕首,唇畔依旧挂着笑容,“就拿你的命来偿吧。”“莱特!”吉尔伯特惊叫叫道。他曾杀过不少人,但埃文斯身上散发出出浓郁的血腥,他更本难以相提并论。他连退了好几步,双腿一软,当即跪下。“对、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听墙角你们的对话,“莱特!”吉尔伯特失声叫道。他曾杀过不少人,但埃文斯身上散发出浓烈的血腥,他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他连退了好几步,双腿一软,当场跪倒。。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精选

“赌注我想好了,”埃文斯抛着匕首,唇畔依然挂着笑容,“就拿你的命来偿吧。”

“莱特!”吉尔伯特失声叫道。他曾杀过不少人,但埃文斯身上散发出浓烈的血腥,他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他连退了好几步,双腿一软,当场跪倒。

“对、对不起!我不该偷听你们的对话,求你放过我一命!”他连连磕着头,结结巴巴的说。埃文斯惊讶的挑了挑眉,回头问道:“他在求我饶命呢,怎么办?”

“你自己决定。”

“你不替朋友求情吗?”埃文斯问道。吉尔伯特颤颤兢兢的望向莱特,莱特横卧在血泊中,一动不动。“他……他已经没救了。求你放过我,我什么都没听到!”

“不,你听到了。”埃文斯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吉尔伯特脸色瞬间煞白。埃文斯的身子突然晃了一下,一股鲜血从胸口冒出来,吉尔伯特霍然回头,莱特匍匐在血泊中,手中握着枪,枪口还冒着硝烟。他拼死撞开了埃文斯,回头咆哮道:“快逃!!!”

吉尔伯特呆呆的望着他,夺路而逃。锋利的冰棱没入血肉,莱特闷哼一声,大量鲜血从口中涌出。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握紧枪,一根带着钩刺的冰锥缠住了右手,枪滚落到一旁,发出哐啷一声轻响。

埃文斯捂住伤口,一脚踹开了莱特。莱特倒在血泊中,叩动扳机,一下,两下,枪膛发出咔哒咔哒的空响。他笑了起来,挑衅的望着埃文斯,等待他给自己最后一击。

埃文斯却改变了主意,他冻住血流不止的伤口,西妮亚问道:“你不杀了他吗?”

“他活不了十分钟。”埃文斯意味深长的望着莱特,“你以为拼上性命,就能救得了朋友吗?我根本用不着追他。”

莱特微微翕动嘴唇,用口型说:“人渣。”

“随你怎么骂。真可惜,要是在别的场合相遇,我们一定能成为朋友。”埃文斯捡起他的枪,“永别了,莱特。”

两人很快离开了,莱特的意识慢慢消散。他感到死神在亲吻自己的额头,用尽全力只能把手掩在伤口上,仿佛这样血就不会再流。脚步声来到身旁,莱特竭力睁大眼睛,却已看不清任何事物。

奥利佛红着眼睛,吸了吸鼻涕,咬牙把莱特抱起来,艰难的扛到了肩上,拔腿就跑。莱特伏在他的肩上,手臂无力的垂着:“吉……吉尔……”

“你先关心一下自己吧!”奥利佛一边跑一边哭,哭得眼睛鼻子全都皱成一团,脚下却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旋风似的冲过树林。莱特被颠来颠去,好几次都差点摔下去。奥利佛背着他躲到一个山洞里,他放下莱特,在洞口左顾右盼,确认埃文斯没有追来才松了口气。

“不准睡!”见莱特快要失去意识,奥利佛连忙扑过去,左右开弓扇了他好几个耳光。莱特疲倦极了:“让我休息一下……”

“你现在睡了就醒不来了!”奥利佛急了,把工具箱一摔,掏出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药草硬塞进莱特嘴里,莱特嘴里又苦又辣,下意识的想吐,奥利佛紧紧按住他的嘴:“不准吐,这可是我留着救命的宝贝!”

“这是什么东西?”

“一种花,据说吃了可以长生不老,但一摘下就会枯萎,药效大减,治你的伤大概没问题。”

“大概?”

“我没试过嘛。”奥利佛讪讪道,“来,咱们聊聊天,千万不要睡。”

“聊……什么?”

“聊我的故乡啊。”奥利佛眉飞色舞,“珍宝岛位于世界之山附近,岛上温暖如春,遍布奇珍异宝。我们一族是天才建筑师,就地取材建造了一座伟大的城市,富丽堂皇远胜诸神的宫殿。”

“这话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好吧,咱们聊点别的。”奥利佛说,“刚才的话全是骗人的。”

莱特微微睁大眼睛。药开始生效,他感到血不怎么流了,思路顺畅了许多。奥利佛紧握住他的手,脸色发白:“我原本只是怀疑,听到刚才那两个人的话,我才确定,这场传染病是人为制造的!”

“我早就知道了。”

奥利佛呆若木鸡,急忙扑过去,摇晃着莱特的肩膀:“你知道理由吗?”

“不是为了向图兰开战吗?”

“这只是其中之一。你知道军部为什么执着的要征服图兰吗?”

莱特愣住了。奥利佛咽了口唾沫,紧张的说:“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臭小子,对长辈要有点耐心!”奥利佛怒道,“这话我没对任何人说过。真正的珍宝岛是一片生命禁区,终年燃焼着烈火,我们根本无法上陆,只得躲在山洞里苟且偷生,我的族人的确是天才建筑师,但每个人都很短命。我用了十年造了一艘能从深海穿行的船,才得以离开珍宝岛。”

“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先祖犯下了重罪,作为惩罚,神把我们变成又丑又矮的怪物,还在海上用烈火划下了一道屏障,不许族人离开岛上。”奥利佛喃喃道,“莱特,你听说过阿美尼斯帝国吗?”

“阿美尼斯?”

“对。阿美尼斯是一个崇拜海神的王国,是所有文明的先祖。先祖是卓越的建筑师,一万年前,他们曾为阿美尼斯的皇帝造了一样东西,成为了一族的原罪。”

“什么东西?”

光蛇般的闪电照亮了夜幕,洞外风急雨骤,电蛇在乌云中游走,在墙壁上投射出两人的影子。奥利佛直勾勾的盯着洞外,吐出一个字:“门!”

“……门?”

“对,先祖一共造了七扇门,只要在特定时刻同时打开所有门,就能打开通神之路。诸神无法原谅人类的狂妄,降下了大洪水,阿美尼斯王国就此覆亡。但仍有人乘坐方舟逃过一劫,在大洪水后散落到世界各处。这些人当中有一位贤者,希望人类铭记这段悲惨的历史,永远引以为戒,把真相记在了羊皮卷上,并创立纳瓦拉教守护这个秘密。克里蒙特王国成立初期大肆迫害教徒,但纳瓦拉教并没有因此终结。他们逃往一个土著人的领土,与土著签订协议成立了图兰王国。王族一直谨慎保存着秘密,直到教皇的军队攻破圣城,最后一个图兰王室临死前把圣书交给教中亲信带出。根据圣书的记载,真神会选择七人担任守门人并赐予钥匙,只有守门人能打开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