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一百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49

“我但是不明白了。”莱特皱眉头,“这跟被传染病有什么关系?”“莱特,你还没听出吗?”奥利佛轻声说,“其中一扇门就在图兰!”莱特的瞳孔陡然缩紧。奥利佛越说越快:“每扇门都有选好的守门人,主要负责保管钥匙。另外打开门还需大量血祭,因而他们要能制造被传染病,“莱特,你还没听出来吗?”奥利佛低声说,“其中一扇门就在图兰!”。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精选

“我还是不明白。”莱特皱眉,“这跟传染病有什么关系?”

“莱特,你还没听出来吗?”奥利佛低声说,“其中一扇门就在图兰!”

莱特的瞳孔骤然紧缩。奥利佛越说越快:“每扇门都有选定的守门人,负责保管钥匙。此外开门还需要大量血祭,因此他们要制造传染病,挑起战争。”

前所未有的寒意从莱特的脊背升了上来,驱散了迷雾。突如其来的传染病,战争,大屠杀……所有事串联在一起,指向血淋淋的真相,莱特止不住的发起抖来。

“这个阴谋需要漫长的筹备,我们当中一定有人跟军部勾结。”奥利佛咬牙切齿,“记住,如果你能去到门前……门前的人就是这个叛徒!”

莱特脸色惨白,紧紧咬住嘴唇。奥利佛以为他被真相吓到了,摸了摸他的头发:“你没事吧?”

“有点冷。”莱特小声说。他冻得直哆嗦,紧紧蜷成一团。雨不知何时停了,奥利佛望向洞外,发现洞外开始飘雪。

他的脸色瞬间煞白,站起来对莱特说:“我……我出去捡点柴来焼。”

没等莱特回答,他僵着身子走出山洞,立刻飞奔起来。奥利佛吓得气都不敢喘一口,直到跑得远远的,大雪变回了夏日的暴雨,他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对不起。”奥利佛嗫嚅道,他紧紧抱着手臂,双腿弹琵琶似的抖着,眼中热泪滚滚。他知道放着不管,莱特很快就会失血而死,腿却像焊在了石头上。

塞拉永远不会知道,当初她在高台上鸣枪时,一个侏儒曾站在人群中仰望她。她的眼神仿佛钢针一般,刺穿了世上所有卑劣和虚妄。他一直远远望着她,目睹她结婚生子,从倔强的少女变成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坐在院中哄着幼子,眼中满是母性的温柔。每当他见到莱特海蓝色的眼睛,就会想起塞拉,坚韧而骄傲,永远光芒四射,让他自惭形秽。

他很想勇敢一次啊。

奥利佛擦干眼泪,抱着一捆木柴回到了山洞。莱特已经昏迷过去,奥利佛把木柴堆在一起,但木头太潮湿,刚燃起来就熄了,他沮丧的叹了口气。

雪越下越大了。

洁净的雪片如丝绢轻拂,飘飘荡荡的落下来,岩壁上结了一层薄冰。奥利佛把箱子里的药草全部倒出来,一点一点撕碎喂给莱特,然后费力的搬来一块大石头,挡住洞口的寒风。莱特在严寒中冻得直哆嗦,轻声唤着妈妈。奥列佛望着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慢慢解开衣襟,脱下了外衣。

莱特做了一个梦。

天气晴朗,院中的大树繁花累累,卢恩和霍华德坐在石桌旁下棋,塞拉在厨房里忙碌,油在锅里噼噼啪啪的暴响,诱人的香气一阵阵飘来。菲尔德趴在桌上写作业,他支着下巴,头却一点一点挨着了书页。冷不防脑门上挨了一下,塞拉握着一卷书站在旁边,满脸愠怒。

莱特突然扑过去抱住了她,塞拉一愣,莱特把脸靠在她的围裙上,哑声道:“别动,让我靠一会儿。”

“你今天转性了?”塞拉揶揄道,“还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妈妈,”莱特轻声说,“对不起。”

塞拉眨了眨眼睛,了然的叹了口气,抚摸着儿子的头发。

“你已经是个男人了,必须对自己做的事负责。”她说,“你将来可能犯下许多错,有些甚至无可挽回,但你必须背负这一切继续前进,直到走上正确的路。”

“什么是正确的路?”

“我怎么知道。”她叹了口气,温柔的说,“但不管你走到哪里,我和你爸爸都会永远爱你。”

莱特猛的睁开眼睛。

他的眼睫上结了一层白霜,身上覆盖着薄冰,一动碎冰就簌簌往下落。身旁是一小堆柴火的灰烬,莱特活动着手指,四肢已经冻得失去知觉,寒气直透骨髓。身上还盖着几件短小的外套,莱特紧了紧衣领,摩擦着双手往外走去,呼出的空气凝成一团团白雾。洞里冰雕雪砌,仿佛一座水晶宫殿,露水凝成了晶莹的冰柱。

天已经亮了,太阳升上了群山之巅。这时,他看见了站在洞口的身影,习惯性的叫道:“叔叔——”

阳光如瀑,莱特突然像被雷电劈中了,整个人僵在原地。

群山已化为一片雪原,万丈霞光照射着大地,白雪反射着阳光,融成一片辉煌的金色光雾,一道冰瀑镶嵌在山涧,在阳光下璀璨流转。奥利佛赤着上身,拿着那根足足有他一半高的木锤当作手杖,手杖的前端已没入冰层。阳光在他身上流转,坚冰覆盖了全身,仿佛一尊晶莹的冰雕。

他的呼吸早已停止,全身的热血已经凝固,却像钢铁一样支撑着身体不肯倒下。他依然怒目圆睁,威风凛凛的站在洞口,仿佛只要有他挡在这里,连死神都会绕道。

他这辈子都活得像个跳梁小丑,只有死的这一刻顶天立地。

莱特死死攥紧了拳头,指甲嵌进血肉,鲜血淋漓。他站起来,跪下,庄重的给奥利佛磕了三个响头。额头磕破了,血染红了冰层。他的脸紧紧伏在冰面上,热泪从眼角涌出,化作晶莹的冰花,被劲烈的风吹散。

阳光照亮了寂静的街巷,凯文慢慢睁开眼睛。雨终于停了,街上弥漫着浓重的腥臭,他只记得被一队士兵堵在巷子里,他疯狂的砍杀,身上的伤不断愈合又不断添上新伤,直到血染重衣。后来他实在站不住了,便在爆炸声中失去了意识。

衣服已经变成了黑褐色,凯文撑着手臂站起来,双腿一软,跌倒在血泊中。他把断刀当作拐杖支撑着身体,踉踉跄跄的往外走。凯文觉得自己像被抽干了的气球,身体疲倦欲死,没走几步,他就被路边的尸体绊倒,好一阵子都爬不起来。

凯文急促的喘着气,握住断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我必须回去,他告诉自己,如果第一个任务就遭遇挚友的死亡,一定会毁掉兰斯的职业生涯。街上尸骨如山,鲜血横流,倒塌的建筑下露出人的断肢,苍蝇围着尸堆嗡嗡飞舞。凯文走走停停,站不稳了就靠着废墟歇一下。

大军已经撤退了,城里只留下一些士兵负责清扫,士兵把汽油淋在尸堆上点燃,青色的烟雾从焚尸炉中升起,直冲云霄。凯文躲到暗巷中,等到士兵都走了,才匆忙跑到街上,扒下尸体身上的军服换上。他用血和尘土弄脏了脸,混进撤退的士兵中,一路逃离了库玛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