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阴戏 换妻 山野多娇 妈妈 借势 情桃 妹妹
 父亲 女儿 全球 荒岛  海贼
首页 > 资讯

第11章 我马上过来

发布时间:2021-01-14 17:35:22

唐明远回到戴云汐的住处,狠狠地把对方蹂躏了一番,戴云汐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已经快没有知觉了。可是女人应该有的感觉,她甚至都没有体会过。当初之所以会勾引唐明远,最主要的原因应

>>>《律心锁爱》章节目录<<<

《第11章 我马上过来》精选

唐明远回到戴云汐的住处,狠狠地把对方蹂躏了一番,戴云汐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已经快没有知觉了。

可是女人应该有的感觉,她甚至都没有体会过。

当初之所以会勾引唐明远,最主要的原因应该还是嫉妒吧!

嫉妒他们相似的身世相似长相也相差不多,自己还要靠着自己努力去奋斗的时候她孙仲薇已经成为了一个富太太。

为了把唐明远骗到自己床上, 她可没少下功夫。

"你今天怎么了亲爱的?"白皙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挂在唐明远的身上,顺便还往男人的身上蹭了蹭,嘟着嘴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唐明远胡子拉碴靠着自己面前穿着那些孙仲薇连想都不会想的特殊服装。

"孙仲薇"唐明远缓缓吐出这三个字,在戴云汐的背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白皙的皮肤很快就红了起来,然后慢慢变紫。

戴云汐的眼泪,是真的。

"你还舍不得她是吗?没关系的明远,我不会要求什么,我会一直乖乖的做你的地下情人,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就好。"

面前的女人,期期艾艾,总是在为他考虑,这半年来,一直都是这样。

一手触摸到她的敏感部位,一手捏住对方的脸朝自己的身下扔去。

"大声点"唐明远的声音,几乎是低吼出来。

……

几分钟后,唐明远在床头抽着烟,"孙仲薇手里有我的把柄,不同意净身出户。"

对孙仲薇,唐明远有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是那种想把她永远囚禁在自己身边,又想让她赶快逃离,他总觉得自己哪天会忍不住掐死她然后再自尽。

戴云汐刚刚去洗完脸出来,拍打着自己脸上的肌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了顿。

"这样也好,毕竟是我们对不起她"那委屈的声音我见犹怜。

"放屁,她这样的女人怎么配拥有我唐家的东西?她连根头发丝都别想得到。"唐明远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怒吼着。

戴云汐一直都是个聪明人,她当然知道怎样说话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可是她手里有我们的把柄啊!我们什么都没有……"她着急地去拧自己身上的睡衣。

她用这个表情看向任何一个男人都没有失手过。

湿湿的头发和刚刚被滋润过的姣好的脸庞,加上那软绵绵的声音,极尽魅惑。

唐明远一把把对方拉过来,手也开始上下游走。

"我们手里的东西威慑力不够,那就重新再拍一次,像这样。"唐明远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台相机,对准了两人的身体。

"哎呀,讨厌~"

娇羞声、两人不断加快的呼吸声,床面的震动,画面的晃动,一瞬即逝。

孙仲薇没有再和郁少庭说话,转身坐到窗台上。

这个时候再说任何的话,都是多余。

郁少庭还没有走出孙仲薇的小区就接到了电话。

"郁大律师,有点厉害啊,上头条了。"好友宋普打来电话,声音里满是玩味。

要知道郁大律师向来以严谨著称,这一次被拍到那样的照片,还每一张都那么清晰,大家伙儿还不得赶快趁事情没下去之前看看笑话?

"什么意思?"郁少庭的眉头皱了皱,看来和唐家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对方的话还没有说完郁少庭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那些照片,马上全部撤下来,我不想看到有哪怕一张甚至是一个角。"

玩味地回头看了一眼孙仲薇所在的楼层,他有点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

只是不知道当初眼光为什么那么差会看上那样的男人。

戴云汐刷着手机,看着一张张照片里孙仲薇那带着红晕的脸,不满的样子甚是兴奋,真是看不出来这个平日里看起来那么正经的人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我说过,要让这个女人付出代价。"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唐明远发来的。

作为好闺蜜,戴云汐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形象变得恶毒?

刚刚还一脸得意的她立马收起来自己的笑容,一脸担忧地拨通了电话。

"我看到照片了,明远,我们不能那样对薇薇的,你让她以后怎么做人。"

伴随着担忧着急,戴云汐甚至还出现了哭腔。

唐明远在电话那头听得揪心。

"你对她善良,为她着想,你看看她都做了什么?戴云汐,收起你的善良,这个恶毒的女人不值得!"

"我还要忙,回来说。"

戴云汐的眼角还有泪,脸上的笑意却愈发地浓重起来了。

挂完电话哼着小曲接着刷手机,想看看下面的评论。

不过两分钟的时间,什么都没有了。

照片,评论,乃至刚刚蹭热度发出去的新闻稿,都突然消失了,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她不甘心地继续搜关键词,最终一个相关联的字都没有搜到。

手机,重重地被砸在了沙发上。

"孙仲薇,你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走到哪里都有人处处护你周全,刚刚才离开了唐明远马上就找到了下家。"

握在手上的薯片在这一刻被捏得粉碎,戴云汐的脸也因为扭曲变得格外渗人。

孙仲薇没有看手机也没有看电视,郁少庭走了之后,她就一个人坐到天黑。

她总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来都像是一个傀儡一样任人摆布,而习惯了受摆布的人突然抽离出来,不仅仅是控制的人不习惯,连她这个不被控制的人也不习惯起来。

准备下楼去买点吃的回来不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出门却吓得大声尖叫。

楼梯间,都是红色的字体,画了个很诡异的图案,她看不懂,自然也没有很用心地去看。

那鲜红的颜色,像极了血液,且因为是夏天的原因,那字体已经呈现出红褐色。

凝固的血液。

"你可以去死了。"

六个字,吓得她魂飞魄散。

几乎是下意识地,孙仲薇拨通了郁少庭的电话。

现在,他竟已经成为了她最先想到的那个人。

郁少庭看到来电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愣神,这个女人怎么会给他打电话,很快欣喜我蔓延开来。

谁说自己没有魅力的?

电话接通,对方久久没有说话,他只听到了大口大口的踹气声。

"孙仲薇,你怎么了?"他的心揪了一下。

"血,我的门口,血……"

"你回房子里去,我马上过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