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阴戏 换妻 山野多娇 妈妈 借势 情桃 妹妹
 父亲 女儿 全球 荒岛  海贼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只能是我不要你

发布时间:2021-01-14 17:35:22

"我跟你说过现在事态的严重性了,你觉得,他们不会找上门来吗?今天的事情,你还想再经历一次?"这个女人,有时候看起来很果断敢绝,有时候又像个傻子一样,天真得可怕。那些红色的字体,她当

>>>《律心锁爱》章节目录<<<

《第12章 只能是我不要你》精选

"我跟你说过现在事态的严重性了,你觉得,他们不会找上门来吗?今天的事情,你还想再经历一次?"

这个女人,有时候看起来很果断敢绝,有时候又像个傻子一样,天真得可怕。

那些红色的字体,她当然害怕,可是她也怕,自己再被误会被拿去曝光在大庭广众之下。

"我住酒店,他们找不到我的。"外面的天阴沉沉的,给她一种天快黑了的错觉,可是现在分明是中午。

这个女人真的是冥顽不灵,那就随她。

"找个最近的酒店放她下去。"

身心俱疲的孙仲薇开好房间之后倒头就睡,也只有在睡梦中她才能有片刻的安宁。

等这件事全部解决了她就应该离开了,即便还没有想好自己接下来要到哪里去。

这个地方,怕是留不得了。

她需要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睡意渐重,门铃在这个时候不休不止地响起来。

孙仲薇的心一紧,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她已经不敢轻易去开门。

直到听到门口说自己是服务生的时候,她才缓缓起床,头痛欲裂。

门口站着的除了服务生还有另外一个她已经不想再多看哪怕一眼的男人,唐明远。

"女士,这位先生说是您的丈夫,还给我们看了你们的结婚证,说是找您有事。"服务员把人带到了,默默转身离开。

"进去说。"唐明远揉了揉她的头发,像是之前待她一样,温柔呵护。

她还是那么没有发言权,木讷地跟着进了房间。

有的时候,她是真的很讨厌这种习以为常的习惯,他稍微温柔一点,她便没有了原则。

唐明远像是一个皇帝一般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过来!"他开口,不容置疑的口吻。

刚刚准备迈开的步伐终于还是定了定。

孙仲薇咬了咬自己的唇。

这一次,就当是一次告别吧!

"有什么话你在那里说,我听得到。"

唐明远抬眼看着孙仲薇的脸,打量着她握紧的拳头,冷笑着。

她的出息,也就仅止于此了吧!

"薇薇,事情已经闹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你也看到我公司的股票在跌,网上一片骂声,公司是我爷爷和爸爸这么多年的心血,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况且……"唐明远的每一句,都说得理所当然。

"是你先和别的男人上床才有了今天的事情,不然,我们还是别人眼里羡慕的恩爱夫妻。"

"恩爱夫妻?"这大概是孙仲薇这一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你还是唐太太,不是吗?"他并没有注意到孙仲薇的语气里的嘲讽。

面前的这个人,到底还有多少面具?为了达到目的,他真的已经这么不要脸了么?

"唐先生您回去吧!还有什么要说的话我们法院见,现在还在讨论谁对谁错恐怕没有意义,请……"

她做出了请的姿势,眼神已经不再停留在他的身上。

唐明远久久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当初第一眼看到就想要保护好的女人,心里突然生出不舍的情绪来。

这场戏一直是他在主导,现在突然换了位置,大概是有很多的不甘。

"砰~"茶几上的杯子碎了,玻璃碎屑不受控制的飞溅,有一颗不偏不倚地砸在孙仲薇的脚上,血,涓涓流出。

她记不清这是这个月自己第几次看到血了,那红色流动的液体在这一刻突然更活泼了一些。

"孙仲薇,你别真把自己当跟葱,我告诉你,婚,要离也是我跟你离,是我不要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只能是我不要你,轮不到你来结束,我告诉你,现在你不仅一分钱也别想拿到,这个城市也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

"你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下 jian的女人。"

撕开温文尔雅的面具,咆哮着的,怒骂着的,嗜血着的,这才是真的唐明远。

孙仲薇苦笑着,想起了郁少庭说的那句,早知道对你来说未必是坏事。

现在的唐明远看起来那么的可怕,孙仲薇的心里,确实一片宁静。

在两个人彻底断开之前能以最真实的面目示人,这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房间的门开着,外面不时有人经过,有好奇的人伸出头来想要一探究竟。

唐明远的手扬起来,重重地一巴掌落到了她的脸上。

他的嘴一张一合地还在骂着什么,她的耳朵里一阵钟鸣。

听不见。

嘴角有血丝缓缓流出,她就这么一脸迷茫地看着眼前的人,张了张嘴,一个字也没能说出来。

"我当初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下jian玩意儿,每天就想着怎么跟人睡是吧?我没办法满足你所以要拿着我的钱去养野男人是吧,你怎么不去死呢孙仲薇?"

因为那一个巴掌,孙仲薇也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打完这一巴掌,他们两个,两清了。

"唐明远,你好歹是唐氏总裁,说这些话有违你的身份,别再被人看到把柄了,那时候,你真的是洗不白了,伪君子。"

她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兀自地说着自己的话,想让他赶紧离开。

就刚才唐明远的力道,多来几下说不定自己明天自己就会死在这里。

她刻意把唐氏集团总裁四个字加重了音量,明显看到了他的慌乱。

唐明远拿起自己的衣服,在孙仲薇的手上狠狠踩下去碾了好几下,咬牙切齿的样子那么深刻地印在她的脑海里。

直到门关上,孙仲薇才无助地倒在了地上。

掌心的刺痛感,耳朵的轰鸣感,自己自己此时此刻的胸口的疼痛感都在告诉她这一切是那么真实地发生了。

他在自己手上踩的时候,就像自己心上踩着一样,那么痛!

暗红色的血染红了地毯,和她的连衣裙融为一体,她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那里,慢慢闭上了眼。

她多希望一切现在就结束,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做过关于唐明远的梦,这样,自己的心就不会那么痛。

掌心的玻璃,小腿上的玻璃,这些,都没有她亲眼看到自己抱有希望的男人亲自把自己毁灭来得痛。

酒店对面的窗台,有一台相机,相机前的人此刻拿起了手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