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阴戏 换妻 山野多娇 妈妈 借势 情桃 妹妹
 父亲 女儿 全球 荒岛  海贼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什么意思?不愿意?

发布时间:2021-01-14 17:35:47

大概是没有想到,逸云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并且拿酒店房间的钥钥匙给他。孙仲薇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是好,那个钥匙,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什么意思?不愿意?"罗逸云有些不悦地看

>>>《律心锁爱》章节目录<<<

《第27章 什么意思?不愿意?》精选

大概是没有想到,逸云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并且拿酒店房间的钥钥匙给他。

孙仲薇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是好,那个钥匙,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什么意思?不愿意?"罗逸云有些不悦地看着孙仲薇,那意思好像如果你不接就不用来简心了。

在别人看来有一种果果的潜规则的意思。

孙仲薇的手抖 了抖,最后还是把钥匙接到了手里。

"没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先走了,那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说着看了一眼唐明远,"怎么唐总,跟我过去聊两句吗?"

唐明远又不傻,当然知道罗逸云这话里的意思。

他连忙摆摆手,"不了不了,我也还有事情要忙,改天,改天。"说着狠狠地看孙仲薇一眼,抬脚离开。

人群散去,孙仲薇依旧拿着酒店的钥匙站在原地,似乎是被点了穴一般。

她当然知道罗逸云只是让她单纯地去谈工作的事情,可是别人并不会那样认为。

一个女孩子进出别人住宿的地方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人说闲话。

她小心翼翼地朝着郁绍庭坐着的方向看过去,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看他干什么?自己决定啊!"她内心嘀咕着,也不知道为什么朝那边看。

郁绍庭已经上了车,旁边的张生还在不停地咒骂着白雪,说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要遇到这样的女人。

郁绍庭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脑子里只记得刚才孙仲薇拿钥匙的时候颤抖的双手。

她好像,并没有意识到那串钥匙接和不接完全不同的意义。

"这个城市只有他简心有工作吗?"郁绍庭自己也在自说自话,一拳砸在座位上。

两个各怀心思的男人去见了当事人了解了案件的始末,张生在听到过失杀人的时候皱了皱眉,郁绍庭怎么什么案子都接。

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郁绍庭认真做完记录,戴上自己的眼镜,"大致案情我已经了解清楚了,如果对方不愿意私下用钱解决的话我有把握让你以过失杀人乃至自我保卫的结果审判。"

男人满意地点头,走前甚至还在低声咒骂说是那个臭女表子自找的,毫无人性可言。

这个案子并不是张生接的,事件的始末他也是今天好奇跟过来才清楚。

"小婷啊!我总觉得我们应该站在正义的这一方而不是……"

"别叫我小婷!"郁绍庭真的恨极了这个名字。

张生一脸的无奈,"好好好,在外面给你点面子,刚刚我说的话你听进去了吗?"

郁绍庭摆出他一贯的扑克脸,"这样的话你说了多少遍了?我接案子从来都不管谁是正义的谁不是正义的,这个世界上哪里有正邪好坏之分?不过都是大家在定义而已。"

张生还想要说什么,郁绍庭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离开。

"将来,你会不会后悔自己讲的话?"他看着空气自顾自地开口。

那件事情,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愈合,也不知道郁绍庭的心结能够在什么时候被打开。

一个人一旦决定封闭自己的心,不管谁说的话都不会听进去。

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咖啡,往事再次浮现在脑海里。

……

孙仲薇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白雪,她只是说自己是跟着总裁混的,所以必须要出门早下班晚,这样才不至于让人说闲话。

银城的天才刚刚擦亮,孙仲薇已经起床洗漱收拾完毕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了罗逸云给的房间门口。

钥匙拿在手里像是烫手的山芋,她现在变成了一个智障,一个不知道应该怎么开门的智障。

"叮"

门锁在这个时候自动打开,吓了她一大跳。

手里的钥匙也应声落地。

"你迟到了孙仲薇,上班第一天就迟到。"罗逸云的声音从里面不紧不慢地飘出来。

孙仲薇把头往里面探了探,好半天才放心地推开了门。

罗逸云穿戴正常地坐在电脑桌前,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打着字,甚至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还愣着干什么?桌子上的材料看不到吗?自己先过一遍记住我们的优势,马上想一个能够征服开发商的idea,半个小时之后出发。"

罗逸云的手没有停下来,连珠炮说完要求之后手上的速度加快了一些。

孙仲薇很久没有早起了已经,那会儿还是唐太太的时候她总是睡得很晚才起来,唐明远也总是说让她什么都不用管当温室里的小花朵就可以了。

突然之间改变了自己的作息她确实有些没办法适应。

强撑着坐下来看那一大摞的材料又看了看时间,在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把东西完全过一遍都有问题更不要说记住了。

因为不习惯的早起,孙仲薇的哈欠一个接着一个。

本来一直没有看她的罗逸云终于从座位上站起来,"孙仲薇,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吗?一直都在打哈欠,只要是工作,就一定要打气十二分的精神来,这个道理还用我来给你讲吗?"

她当然清楚,只是身体没有办法受自己的控制。

带着歉意回头看了一眼罗逸云,"对不起罗总,我已经打起精神了,只是哈欠这种东西不受控制,所以……"

"所以不是你的错是吧?"

孙仲薇心下委屈,当然不是她的错,而且,她只是一个策划而已,哪有让策划跟着跑工地的?

她的眼圈已经有些泛红,还是要硬撑着什么都没有发生地看材料。

罗逸云见对方不做声埋头看材料也就忙活起自己手头的事情来。

……

戴云汐满面潮红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走过,因为这个房间的门没有关的原因往里头看了看。

大家总是对别人的隐私比较好奇。

这一看,她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戴云汐好像在和一个男人依偎着。

"怎么了?"男人见她突然不走了关心地问。

"嘘~"戴云汐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拿出了自己手机点开相机笑得一脸得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