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阴戏 换妻 山野多娇 妈妈 借势 情桃 妹妹
 父亲 女儿 全球 荒岛  海贼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分开了,就别再纠缠

发布时间:2021-01-14 18:53:44

我不记得我我是如何离开了圣皇酒店的了,也不明白自己走了多久,一直到右脚绊到石子,我身体丧失达到平衡,整个人下沉着狠狠地的摔在地上,感觉到一阵巨痛的疼,我才回过神来回来。膝盖很疼膝盖很疼,手掌也很疼,估计流血了。。

>>>《再次逃出你掌心》章节目录<<<

《第23章 分开了,就别再纠缠》精选

我不记得我是如何离开圣皇酒店的了,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直到右脚绊倒石子,我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倾斜着狠狠的摔在地上,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我才回神过来。

膝盖很疼,手掌也很疼,估计流血了。

漆黑的夜,天空飘着小雪。

被泪水沾湿的脸,再被冷风一吹,刀刮一样的疼,我用围巾包裹住脸,怔怔的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才掏出手机。

居然已经凌晨一点了,我竟走了三个多小时。我想站起来,可双膝疼的跟要断了一样,双腿已经酸痛到了极点。一直走着没感觉,现在一停下,我是一步都动不了了。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滑开手机。有八通未接来电,全是家里打来的。手机静音,我没听到。

没有那个人的来电……

惊觉到自己的失落,我暗骂了一声犯贱,然后拨通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却是陆煜睿。

“阿姨睡了,你在哪,我去接你。”

陆煜睿嗓音还是哑的,只是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清冷平静。

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汹涌的往上涌,我刚要挂断电话,陆煜睿声音又传来,“你迟早要回家的。”

把地址发给陆煜睿后,我开始想劝我妈搬家的可能性。

半小时后,银色宾利停到了路旁,陆煜睿下车走过来要抱我,我恶狠狠盯着他,“我自己走,不敢劳烦陆总!”

陆煜睿根本没听我的,一贯的霸道,俯下身伸手过来。

我忍不住了,推开他的手,歇斯底里,“我说了你不要碰我!否则你就自己走,爱在我家等多久等多久!”

陆煜睿停在空中的手握成了拳,幽黑的眸子,深邃平静看不到任何情绪。他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后退一步。

我咬牙从地上站起来,一步步挪到车上。

陆煜睿上车,启动车子。

一路沉默。

我看着窗外的夜景,忽然意识到不对,“你要带我去哪!”

“先去医院。”陆煜睿说的霸道。不是在商量,也没有征求我的意见,他只是在告诉我他的决定。

怒气直冲大脑,我吼道,“我不去医院!让我下车!你凭什么为我做决定!”

我去开车门,发现车门反锁了。

我在车上闹了一会儿,陆煜睿一直没理我。走了那么久,身体已经很累了。没过多久,我就躺在车后排,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我已不出所料的躺在了医院里。

吹了一晚上的冷风,我又一次得了重感冒,在医院里躺了三天,都是我妈在照顾我。

陆煜睿一次没来,也没有电话短信,倒是林风眠第二天就给我发了短信,说我食言,说了一定会来上班的,结果没来。

我告诉他我感冒住院了,林风眠才消气,最后发来一条,我不回去,他就不画设计图。

林风眠有严重的社交障碍,他当然不可能来医院看我。我便想着,出院后去找他,我跟陆煜睿闹成现在这样,我也不可能继续做林风眠的助理了。

出院当天,刚进小区就看到那辆熟悉的银色宾利,一身银灰色西装的陆煜睿下车,向着我走过来。

我加快脚步往家走,我妈却拉住我,“去跟他聊聊。”

“没什么好聊的!我们结束了。”我说不出口,陆煜睿是在利用我那种话,太无耻也让我觉得自己太可悲!

“这三天,每次都是你睡着了,他才进病房来看你。”我妈把我手里的东西接过去,“妈并不希望你跟他那种身份的人扯上关系,豪门不好进。既然你下定决心跟他分开了,就去说清楚,别再纠缠。”

我妈走后,陆煜睿走到我面前,幽黑的眸子看着我,“身体还难受么?”

我躲开他的视线,“陆总,既然你来了,那我也不用去公司找你了。我要辞职,林风眠那里我会亲自去说。还有,我们这是低档小区,陆总以后别来了,免得降低了你的身份。”

聪慧如他,怎么会听不出我话里的意思。他眉头蹙起来,一双眸子,眸光凌厉,“你要跟我划清界限?”

“是的!”眼泪涌上眼眶,我心被狠狠刺了一刀,好像这番话说出口,我和他就真的结束了,可又必须要说。

“陆总,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做不了你伟大计划里的棋子,更不是你为了保护别的女人的挡箭牌!你放过我,再去找一个愿意配合你计划的……唔!”

我话没说完,陆煜睿突然伸手把我拽到他怀里,他一只手抓着我胳膊,另一只手扣在我后颈,他用力的吻我,不允许我逃。

强势的吻带着怒气,突然袭来让我只有接受的份。等我回神过来,张口要咬他的时候,他似是早有准备,把舌头收了回去,我牙齿狠狠的咬在他的下唇上,直到口腔里弥漫血腥气,我才松开嘴。

陆煜睿唇角被我咬破,鲜红的血珠沾染薄唇,他从上而下看我,冷若深渊的眸子,倒映我的脸,“我只要你,你不是棋子。”

看着他的脸,我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忽然没那么坚定了。我泪眼婆娑的看着他,“那你解释给我听,依佳是谁?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陆煜睿蹙眉看着我,一言不发。

他此时的沉默就像一把将我凌迟的刀,刀刀不致命,又刀刀见血,我浑身上下的感官只余下一个疼。

眼前突然发黑,我深吸了几口气,才让眼前景象再次清明起来。

“陆总,不用为难了。”我推开他。

在医院躺了三天,好多事我都想明白了。

有钱人包养情人不奇怪,可奇怪的是陆煜睿包养我之后,确定关系就让我上了报纸,之后还带我参加家宴,简直就是在大张旗鼓的告诉别人,瞧见了没有,她是我陆煜睿的女朋友!这么迫切的让我曝光,就是为了保护他心里想保护的那个女人。

现在,连他对我一直以来的保护和照顾,都变成了有阴谋的。他表现的越在乎我,为我做的越多,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的目光就会越聚集在我身上,而他要保护依佳就越安全。

明明想的够明白了,我干嘛还要问一遍,还要自取其辱!

我往回走,没走几步,手臂就被身后人拉住。

陆煜睿冷冽的嗓音传来,“苏茉,你的照片还在林诗雅手上,而林诗雅的照片在我手上。你要是离开我,我不敢保证你的照片安全。”

我身体猛地颤一下,回身,抬手,毫不犹豫的甩了陆煜睿一个耳光。

陆煜睿的头被我打的偏向一侧。

我手掌打的发麻,依旧觉得不解气,咬咬牙道,“陆总,比起名誉,我更惜命!你可以让林诗雅把我的那些照片发出去,只要我看到照片,我就把陆总心中挚爱的名字说出去!”

陆煜睿抓着我手臂的手用力,强抑着怒火,“苏茉,你一定要做到这种地步?!”

果然,只要跟那个女人扯上关系,陆煜睿就不冷静了。

我不想再在他面前露出更多伤心难过的样子,把手臂收回来,跑上了楼。

见我回来,我妈问我说清楚了没?

我说,说清楚了。两个人都相互威胁了,当然够清楚了。

原计划出院就去找林风眠的,但被陆煜睿搅的没了心情,隔了一天,我才去他的公寓。

我有林风眠公寓的钥匙,开门进去。窗帘拉着,房间昏暗。

眼睛适应了一会儿光线,才看清沙发里有个人,是林风眠。旁边桌子上堆满了吃剩下的黄瓜,西红柿,还有一些水果的果皮果壳。

听到我的脚步声,林风眠猛然惊醒,布满红血丝的一双眼,看到我后,立即瞪成了圆形,一副生气的样子,“你……你……你食言!”

我拉开窗帘,打开窗子,让屋子里空气流通,然后才问林风眠,这是怎么回事?

林风眠写字告诉我,钟点工被他辞退了,他从昨天开始就没吃饭。

我赶紧进厨房,给林风眠下了一碗面。

林风眠严重的社交障碍,让他不仅做不到出门,连接快递这种事他也做不到。他根本无法一个人生活,我说会再帮他找一个钟点工。

林风眠摇头,把话写给我看:我知道你和他吵架了,你不想做,我也可以辞职。你继续做我的助理,我给你发工资。

我一怔,抬头看他。

林风眠把面咽下去,又写:他之前给我安排的助理,做不到三天就都跑了,只有你陪我这么长时间。我的情况你也清楚,而你也很有设计的天赋,你照顾我,我教你设计。

我想了想,“好。”

这是我距离自己梦想最近的一次,的确没有必要因为一个男人而放弃。

林风眠当天就写了辞职信,发邮件给了陆煜睿。我担心陆煜睿会来公寓找林风眠,忐忑了一天,结果陆煜睿连个电话都没打来。

自从小区分开之后,陆煜睿就像从我生活里消失了。有时在电视里看到关于他的报道,我会恍惚,我真的跟这个男人在一起过吗?

陆煜睿就像一颗明星,不管你在不在意,他都在属于他的领域发着光,耀眼的让人难以移目。他丝毫没受影响的样子,更显得我像个笑话。

转眼间到了春节。林风眠没有亲人,我邀他去我家一起过年。林风眠拒绝了,他依旧做不到迈出家门。我从超市采购了一堆吃的,尽我所能的帮林风眠做了一桌年夜饭,然后离开公寓,往家赶。

除夕夜,公交车已经停了,路上的出租车也很少,我只能一边往家走,一边留意有没有未载客的出租车。

正走着,一声汽车的鸣笛声吓了我一跳,我转头看过去,一辆拉风的黄色法拉利停在路旁,车窗降下来,露出一张痞笑着的妖冶的脸。

是白少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