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妈妈 借势 情桃 妹妹  父亲 女儿
全球 荒岛  海贼 齐飞 小雪 重生我的火影路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只有我帮你

发布时间:2021-01-14 21:26:52

俞舒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严缙就在旁边给她吹着头发。她的头发又长又密,明明自己不爱日常打理,从现在就便由严缙接下了这个重担。俞舒悠闲惬意地可以享受着某人的很贴心侍侯,但过了不久她的头发又长又密,偏偏自己不爱打理,从以前开始便由严缙接下了这个重担。。

>>>《婚情炽热》章节目录<<<

《第21章 只有我帮你》精选

俞舒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严缙就在旁边给她吹着头发。

她的头发又长又密,偏偏自己不爱打理,从以前开始便由严缙接下了这个重担。

俞舒惬意地享受着某人的贴心侍候,但过了不久却又想起另外一件事:“还有两天就要召开股东大会了,你想出好办法来了吗?”

严缙手上的动作未停,答道:“没问题的,放心。”

他这么说确实是想让她放心,但俞舒却没办法真的不去再想。

她在想,如果事情到最后还是无法控制的话,依照她现在所拥有的这些,能够帮上什么忙。

一室温暖的灯光下,两个心思不同的人虽没有将所有的事都说出口,但一种无形的情感却将他们的心紧紧相连。

--

第二天,严缙刚进到办公室,就有内线电话打进来。

“严总,路经理想见您。”

严缙想了好久,才意识到这个路经理就是路潇潇。

“告诉她,我现在很忙,没时间见她。”严缙将外套随意搭在椅背上。

“可是……”林绍轩欲言又止。

严缙见此又道:“算了,还是让她进来吧。”

路潇潇此人,当初依仗着家里的权势,让严桩丞特许她进到云腾集团担任下属部门的经理。因为没有触碰到底线和利益,当初严缙也没有反对。可按照她三番两次找上门来的情况来看,他也是时候该说清楚的说清楚,该清理的清理了。

路潇潇很快推门进来。

“严总。”她走到办公桌前,用低柔的声音叫道。

严缙淡淡看向她,接着用更清淡的语气道:“有什么事?”

路潇潇见状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原本在来之前她有着充分的信心,这次严缙听了她的话一定会对她改观许多,说不定也会因此让她更加靠近。

可这时候他这般冷淡,让她的自信也大打折扣。不过既然来了,她自然不会就这样回去。

“听我父亲说,公司过两天会召开股东大会。”当然,她没说完,在股东大会上会表决他的罢免案。

严缙嘴角微微上提了下,他已经猜到眼前的女人的来意了。

路潇潇的父亲路征不仅是本市有名的企业家,名下的路远公司是市内重点扶持的大企业,同时他也是云腾集团的股东,手上握着不少的股份。

“不错,是要召开股东大会。”他的语气依旧那般疏远清淡。

路潇潇咬了咬唇,道:“师兄,我听父亲说你这次面临的处境很危险,我……我想帮帮你。”

严缙的唇角更扬了些:“你要怎么帮我?”

“我……我可以去求我父亲,他最疼我,肯定能答应我的请求。还有我父亲的那些朋友,只要我父亲开口,他们也一定会帮忙。”路潇潇忙道。

严缙这下真的是不知该生气还是好笑了,像路潇潇这样生活在万般宠爱下的女孩子,当真是不知这商界和社会的残酷,她真的以为,这多方权衡博弈的情况下,凭她的一句话,就能力挽狂澜了?

如果是俞舒,在这时候,会帮他分析一切能够解决的办法,并且会考虑这当中会产生干扰的诸多因素。最可能的是会在背后默默地做出对他最有利的选择,不管成功与否,都不会让他知道。

这就是差距。他严缙,其实不是最在乎自己的女人能够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利益,如果有,那也是一时的权益之策。他最看重的,是站在他身边能够与他共同面对困难,相信他,也相信自己。

“看在你叫我一声师兄的份上,你刚才说的话我就当作没听见,先出去工作吧。”

路潇潇着急道:“现在只有我能帮你了,师兄,你为什么从来不接受我的好意?你知道的,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喜欢你了。后来哪怕你结了婚,我都没有放弃。”

“你所说的喜欢是什么?多番的纠缠,还是抛出筹码的诱惑?”严缙的语调顿时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路潇潇闻言顿时眼里蒙上一层水雾:“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不管我做了什么,都是为了你,都是因为喜欢你。”

“你的喜欢对我来说毫无吸引力和价值,以前我看在路总和教授的面子上还对你客套些,要是你以后还是这个样子的话,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严缙低下头,翻出一份文件打开,“我还有很多公事处理,你先出去吧,别让我再说第三次。”

路潇潇的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不甘地咬住下唇,努力没让自己再出声。

被人这么毫不留情地拒绝和数落,在她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从没有发生过,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什么没得到过。

而眼前这个男人,把她的心意肆意踩在脚下踩踏,表情却是那样冰冷随意,好像随便丢弃一件不值钱的东西。

“师兄……严总,我先走了。”自尊心已经不允许她再待下去,她路潇潇自认为还没那么贱。

待门重新被关上之后,严缙抬起头,拿过旁边的手机,拨了个号码过去。

下午下班的时候,严缙没让司机送,而是自己开车去了一家市南区的咖啡馆。

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股东大会,他虽然不至于寝食难安,但到底关乎重大,他也没放松准备和警惕。

这次他要去见的,就是能够让他一举夺胜的幕后之人。

--

俞舒留下把手里的工作都做完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她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走的时候见办公区里也没有人在。

下楼的时候,向来拥挤的电梯内也是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

走到地下停车场,俞舒准备开车回家,却在找到自己车的时候发现车钥匙不见了。

她把包内都给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便想着应该是把钥匙落在办公室里了。

懊恼地拍了一下头之后,她只能再转身回去找。

走了没几步,却见着一个人正向她走来,因为有些逆光,她最先还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但越发近了之后,她看得真切了,这人可不就是袁子遇。

“怎么,下班还不回家?”她没说话,他先自然地开口了。

俞舒原本心情就烦躁,这时候自然也懒得跟他多说,只道:“钥匙落在办公室了,我回去取。”

“办公区现在已经熄灯,你要是回去还得找保安开闸。”见她要走,袁子遇说道。

俞舒自然是不愿这么麻烦,于是想着今天暂且打个车回家算了。

她的个性袁子遇还是了解的,见状又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坐我的车,这个时间出租车不太好打,而且这么晚一个女孩子也不安全。”

对于袁子遇的“好心”,俞舒可是半点不想领情。但袁子遇说着已经走向自己的车,很快就开到她的身边。

“我只是单纯的想送你一程,抛开以前不说,我们现在还是同事,不是吗?”袁子遇从车窗探出头来。

话说至此,俞舒要是再拒绝,倒显得她对往事在意得很。而且不论袁子遇这个人到底无不无情,他的人品俞舒还是能放心的。

“好啊,那就麻烦你了。”她绕到车的另一侧,打开后车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袁子遇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踩着油门开了出去。

路上,袁子遇沉默着在开车,俞舒当然也不会主动挑起话题,气氛稍稍有些尴尬。

过了不久,俞舒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拿出一看,是严缙。

“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她接起问道,声音听上去很是甜软。

“刚刚有事跟别人谈,现在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严缙道。

“你在哪儿?”

“我在公司这边,这就去接你。”

俞舒想了想,其实心里并不想刻意地在意袁子遇,可是眼睛却不自觉地向前瞥了一眼,然后答道:“今天还是算了吧,我下班回家有些累,明天我再找你好不好?”

严缙知道她工作不比他轻松多少,这时候也不愿勉强她,只说:“那你早点休息。”

“嗯,知道了。”

挂断电话,俞舒自己没感觉出什么,前排的袁子遇神情却比方才沉敛了不少。

在经过一个路口之后,他终于开口道:“听说你一年前结婚了,还没来得及说句恭喜。”

俞舒不在意道:“嗯,谢谢。”

这下子又是沉默,甚至比方才还要让人觉得气闷。

终于,车子开到了俞舒的公寓楼下,说了句“多谢”之后,俞舒打开车门下了车。

袁子遇出乎意料地也跟着她下车,绕过车的前侧,走到她的面前。

俞舒早有预感袁子遇不会单纯地送她回家这么简单,可不管他要说什么,她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小舒,不论你怎么想我,我只能告诉你,当年跟你分手,我也是没有办法。”他低声说道。

俞舒扯了扯嘴角,刚想说些什么,却叫他的话给打断。

“那时候我母亲在英国,肝癌晚期,我真的没有办法不去陪她走过最后那段时光。我也曾想告诉你真相,可我无法承诺什么时候会回国,所以,所以……”

俞舒怔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