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阴戏 换妻 山野多娇 妈妈 借势 情桃 妹妹
 父亲 女儿 全球 荒岛  海贼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要决出胜负

发布时间:2021-01-14 21:26:56

俞舒直起身体,看向门口站着的人。是个穿着大红的连衣裙,描绘出着艳丽妆容的女人。严璃。心里不可避免出现地有些伤感,但她但是努力笑了笑,张口叫了声:“姐。”严璃听她这么喊是个穿着大红的连衣裙,描绘着浓艳妆容的女人。。

>>>《婚情炽热》章节目录<<<

《第23章 要决出胜负》精选

俞舒直起身体,看向门口站着的人。

是个穿着大红的连衣裙,描绘着浓艳妆容的女人。

严璃。

心里不可避免地有些失落,但她还是努力笑了笑,开口叫了声:“姐。”

严璃听她这么喊自己,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道:“上次见着都没好好打招呼,这次再见面咱俩可得好好聊聊哈。”

俞舒的脸上却露出急色:“姐,严缙从中午开始就没了音讯,我怕他出什么事,我想去……”

“好了。”严璃伸手将她拉住,然后将她轻轻推进屋里,关上了门,“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出去不太安全,就安心待在家里,不会有事的。”

俞舒也想镇定下来,可是她想起多年前的那一个夜晚,她也是一个人在家里等了整整一夜,最后等来的却是小双出车祸重伤入院,最后双腿不治瘫痪的消息。

正是因为有了上一次噩梦般的境遇,她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根本平静不下来。

她真的怕会再次上演。

严璃握着她的手,感受到一阵冰凉,又见她咬紧嘴唇,脸色都微微发白的模样,心下顿时有些软,又忍不住有些感动。

她将俞舒拉到沙发旁坐下,然后去倒了一杯温水走过来递给她。

俞舒双手握住玻璃杯子,但那温热却没传递到她的手上,更没传递到她的心里。

“严缙他真的不会有事,我相信他,你也相信,好不好?”严璃坐到俞舒的身边,轻轻开口道。

俞舒闻言转过头:“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严璃想摇摇头,但看俞舒的样子真的狠不下心,于是只说道:“男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女人就安心等他们回来,这样不好吗?”

俞舒微微笑了下,却带着些苦涩道:“我不是那样的女人,也不想做那样的女人。我爱的男人有了难处,胡思乱想帮不上他一点忙,只会让我自己崩溃。我没办法做到置之不理,真的。”

如果说方才严璃对俞舒还是带着心疼的同情的话,这时候便满心都是敬佩。

能让她那个挑剔的弟弟爱上的女人,倒真的是不一般。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不想再隐瞒了,坦白道:“其实这都是严缙的计划,不会有事。他还怕你担心找不到他,特地让我来这里等你,说你一定会来。”

俞舒闻言眉头不仅没有舒展,反而像是更加难过。

“其实刚才我看你的反应就知道可能是他的谋划,可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们以前说过要事事共同承担,可真到了这关头,他还不是撇下我自己去做。”

严璃听完一把搂住了她:“这下我可得替我弟弟说两句话了啊,虽然他这个人不懂情趣又整天摆个臭脸,但是对真正在乎的人那可是疼到心里的。他不告诉你肯定是有自己的考量,作为他的老婆你可得相信他。”

俞舒这下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别的不说,就凭他有你这个姐姐,我也得相信他不是。”

严璃随即拍了她肩膀一下,同时笑出声来,道:“不错不错,那小子虽然惹我生了十几年的气,找了媳妇倒是挺合我的胃口。”

俞舒也跟着笑,心里的阴云好像也就此消散去了。

又说了会儿话,俞舒和严璃同时打了个呵欠,两个人相视一下,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困了吧?”

“嗯。”

“那就去睡,明天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嗯。”

——

第二天果真是个极好的天气,而云腾集团股东大会也在上午九点准时开始。

股东们陆续到达公司,来到22楼的会议室,不久之后偌大的会议室就坐满了人。

严桩丞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转头看到属于严缙的位置空着,嘴角不经意闪过一丝笑意。

很快,主持人宣布大会开始,原本有些轻微骚动的会场立马安静下来。

而严缙还是没来。

后面已经有人注意到异常,可见没有人在意的样子,也就此作罢。

会议开始就进入正题,本次的议题是严缙是否能继续担任云腾集团的副总裁一职。

在宣念完议题书之后,原本还需要严缙上台做述职报告,但鉴于他并没有到场,所以这一流程便给省去。

接下来就是投票。

严桩丞坐在座位上,眼里带着志在必得的笑意。

因为股份交接的问题,严祈丞留下的那40%的股份被冻结,因此本次投票的决定权就在其他几个大股东的手里,而要论交情和利益合作,没人比他跟这些大股东们走的更近了。

在开会之前他也曾跟大多数股东打过招呼,只要他们还有思考能力,就知道支持谁才是正确的选择。

所以,再过十分钟,严缙会就此下台,而真正属于他严桩丞的时代,终于要开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急才觉得时间过得如此缓慢,待到主持人要宣布结果时,严桩丞觉得后背都生出一层毛汗。

“各位,经过股东们的投票表决,现宣布结果如下……”

大会最终结束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有序离场,只有严桩丞还坐在原地,脸上紧绷着,看不出半点表情。

而方才主持人铿锵的话语,还在他的耳边阵阵回荡。

“关于严缙副总裁的罢免案,同意55票,反对187票,弃权13票,所以罢免案不通过!”

不通过,不通过……

他在心里反复念叨着这几个字,只觉得自己都要笑出来。

也是,原本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却是这样一个结果,换做是谁,都会难以接受。

甚至还有一些相熟的股东走到他的面前,用歉疚的模样对他说:“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

身不由己,呵,在收下他的钱的时候怎么不说,是身不由己。

不过到底是摸爬商场多年的人,严桩丞知道商人的嘴脸最是善变,也深知只要他在云腾一天,就离不开这些人的支持,于是见此只能说:“我明白各位的难处,以后还希望能多多合作。”

终于在所有人都走后,严桩丞才铁青着脸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把他给我解决掉。”

看来达成目的最好的办法,还是要靠暴力。

只要严缙死了,罢免案是否通过,又有什么差别。

可预想中的应声没有响起,反倒是一阵熟悉的呼吸声,慢慢由听筒,渗入他的耳里。

“二叔,是我。”

“严缙……”严桩丞的眼角开始抽搐,脸部的肌肉也微微地扭曲着。

“本来我想了许多的办法来对付你,但是最后来看,应付你,不需要我花那么大的力气。”

“你,你……”

“你想问我什么?是想知道我是怎么说服了那些原本追随你的股东,还是怎么把你派来抓我的人制服?”严缙的声音里夹杂着淡淡的笑意,在严桩丞听来,就成了不留情面的讥讽。

“严缙,你别高兴的太早!”

“放心吧二叔,我可是会引你为鉴的,自以为胜券在握这种事,我不会重蹈你的覆辙。”

至此,严桩丞的双手无力地垂下,带着无力回天的绝望。

——

虽说是有严璃说的那些话,可俞舒一上午还是有些心不在焉。工作的时候即便没出什么差错,但也能让人看出不太寻常来。

邹正走进来的时候,看见她正有些愣神,于是轻咳了一声,表示提醒。

俞舒很快回过神,也清了清嗓子掩饰一下,接着问道:“有什么事?”

“销售部的袁副经理把改好的合同重新发过来一份,请俞总再过目一下。”

俞舒接过那文件,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之后,点点头道:“这份没有问题,去给他回复一下吧。”

“是。”邹正闻言走了出去。

俞舒把文件签好字之后就给合上,而后重重吐了一口气,自己都觉得状态不对。

如此坐下去也没什么效率,她决定先出去转换一下心情。

公司在顶楼的位置修了一个类似小花园的休息区,平日里很受员工的青睐。

俞舒也喜欢来这里坐坐。

因为是上班的时间,这里并没有人,俞舒走到阳伞旁,然后坐在了阴凉处的座椅上。

她的手里还攥着手机,可无论她再怎么想知道严缙的消息,这时候也必须得忍住,否则的话扰乱了他的计划,一切可都前功尽弃了。

但心里想的是一回事,难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正当她托着腮有些游离深思的时候,突然人有轻轻拍了她的肩膀一下。

这时候人最是容易被惊扰,因此即便是对方已经放轻了力道,俞舒还是被吓了好一大跳,差点从座位上站起。

等她捂住胸口稍稍平复下来,回过头一看,来的人居然是袁子遇。

“俞总监,真巧。”

袁子遇笑得很是灿烂,可不知是不是因为阳光照在他脸上的缘故,俞舒竟恍惚间有种错觉,像是回到了几年前,还在大学的时光。

那时候的袁子遇像是一个天生的发光体,吸引无数人注目。阳光,帅气,才华横溢,他明明是受万千宠爱于一身,可偏偏对她这个无丝毫出彩之处的普通女孩情有独钟。

有一次,她问他,为什么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追他,他却选择了默默无闻的她。

那时,他回答说,喜欢就喜欢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而当年那个意气风发、侃侃而谈的大男孩,成为现在站在她面前,成熟稳重的男人。

两个人影慢慢交叠,让她有一瞬间的眩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