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借妻 斗破苍穹 匿爱 阴戏 换妻 山野多娇 妈妈
借势 情桃 妹妹  父亲 女儿 全球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物是人已非

发布时间:2021-01-14 21:26:59

“这个时间,你怎么在这里?”这一次,很不寻常,俞舒先张口问着。“办公室那边占时没什么事,我就上去偷偷的懒,昨天改合同有点儿晚。”袁子遇轻笑道。俞舒看他的脸色真的不算太“办公室那边暂时没什么事,我就上来偷偷懒,昨晚改合同有点晚。”袁子遇轻笑道。。

>>>《婚情炽热》章节目录<<<

《第24章 物是人已非》精选

“这个时间,你怎么在这里?”这一次,很反常,俞舒先开口问道。

“办公室那边暂时没什么事,我就上来偷偷懒,昨晚改合同有点晚。”袁子遇轻笑道。

俞舒看他的脸色真的不算太好,眼底还有掩不住的青黑,于是便说道:“袁经理工作这么拼命,年底可得给你加奖金了。”

袁子遇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他很是喜欢俞舒这样似玩笑般跟他说话,而不是像先前那几次一样,语气清冷地将他们之间生生隔出条银河般的距离。

“那就得拜托俞总监多多跟我上司说说好话。”袁子遇说着便也坐到前面的座椅上,只不过离着俞舒还有好一些距离。

虽说对袁子遇不像以往那么排斥,但俞舒自觉还是跟他没太多的话想说。即便是有,她现在的身份,他现在的境况,也不允许她与他多做接触。

终究,她还是明白,物是人非是什么样子了。

又沉默着坐了一会儿之后,俞舒先起身告辞。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袁子遇原本停留在唇间的笑意突然抹去,换上一丝凝重。

——

下午离开公司前,俞舒终于接到了严缙的电话。

她原本还想着要诓他一下,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么生气来着,可一听他的声音,却怎么也舍不得了,只道:“这下子都办妥了?”

严缙似乎有些疲惫,语气连带着有些低沉,道:“嗯,都办好了。”

跟他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俞舒自然是知道他这两天必定是累的厉害,于是赶紧说道:“你回家好好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说着她先挂断了电话。

那边严缙拿着手机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他装出疲累的模样,可不是想她这么雷厉风行地挂断电话让他回去睡觉的。

怎么从那个女人嘴里听到句“想你”“我来照顾你”就这么难呢?

看来智商再高的人,也总有不解风情的时候。

当然,这时候,严大总裁自是没有意识到,平日里最不解风情的人是他。因此当他好不容易想浪漫一回的时候,才根本让人get不到浪漫的点好吗?

看着座位上躺着的一束红玫瑰,严缙轻叹了一声,对前头的司机道:“回家吧。”

——

俞舒从公司出来之后给何琪打了电话过去。

这么长的时间,因为她这边和严缙那边的事情,好久都没跟何琪联系过,也不知道那妮子现在怎么样了。

不过她应该早该预料到,何琪那厮,没了谁照样能生活,只不过除了画画就是睡觉罢了。

果然,待电话接通的时候,一个刚睡醒正在打着哈欠的声音传来:“喂,妞,这么晚干啥呀?”

这么晚?

俞舒看了一下手表,才六点好不?

“我这两天不是忙着,今天正巧清闲点了,想请你出来吃饭。”她找到车开了车锁。

“吃饭……吃饭就算了,我想睡觉。你不知道,我昨天画了通宵,今天下午四点才开始睡的,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再睡一会儿哈……”说着何琪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像是又要睡着的模样。

“不行,我可告诉你何琪,你这样黑白颠倒生活不规律的习惯可得改改了。你再这样下去,当心哪天出了大问题。我说你又不缺什么钱,你整天这么拼命到底是为的什么呀?”

“为的什么……理想,理想你懂不懂?像你们这样整天追求金钱和权势的人,当然不知道理想是什么。”何琪还是有些不清醒。

俞舒被她说得气笑了一下,但又一想还真是有点道理。

像她在大学的时候还曾小小地有过一丝理想主.义,但一进入到公司工作,这种所谓的理想也全都被她抛却,估计大多数人也是如此。

而何琪偏偏就是和他们追求全然不一样的生活,她生活地恣意又自由,灵感来了就动笔画,不管是什么时间,画完了就睡觉,爱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这样的生活,听上去太过随意,但细细一想,却是实现了很多人曾经的梦想。

也许正是这样,她才愿意与何琪这样长久地交往下去,否则以她近些年的凉淡性子,怕是避也避不及的。

看着何琪,会让人觉得自己也是这般自由。

“所以一句话,你到底出不出来吃饭?”俞舒已经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好……好啦。”何琪的声音听上去很是委屈。也是,好容易能睡个觉了,结果碰上俞舒威逼利诱引她出去。要是换成别的人她才不管,可对俞舒,就像俞舒对她一样,都是没有办法的。

约好吃饭的地点是在市里的一家川菜馆。

要说这川菜可是何琪的最爱,典型川妹子的口味。可俞舒却最是怕辣,不过看在今天把何琪硬从床上拽起的份上,就按照她的喜好来吧。

何琪赶到的时候果不其然又是一副刚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模样,连俞舒都看不下去,啧啧了两声嫌弃道:“我说何大小姐,就算您不注重形象,能不能考虑一下姐姐我啊,我跟你坐在一块太丢人了我。”

何琪有些气愤地坐在椅子上,忍住哈欠连天的困意,义正言辞地反驳道:“你还嫌我丢人,嫌我丢人你别叫我出来啊,我乐得在我小窝里睡觉哪。”

俞舒“好好好”地说了几声,安抚即将炸毛的某人。

正巧方才点的菜上桌了,原本恹恹的何大小姐一看,顿时瞌睡虫都被她赶跑了不少。

“哇哇,太棒了,妞,你真是我的女神加恩人哪,你怎么知道我一天没吃过饭了。看这麻婆豆腐,看这麻辣茄子,都是我喜欢吃的!”何琪一改方才的语风,像是突然满血复活一般。也不关俞舒说什么了,直接拿起筷子就开吃。

俞舒愈发地哭笑不得,可见她吃的那么快,赶紧给她递过去一杯温水,道:“别吃得那么急,先喝水。”

“喝啥水呀,你是伺候你家老公伺候惯了吧。”何琪口里塞满了东西,含含糊糊说道。

俞舒闻言气得把杯子“砰”得放在桌子上:“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就自己吃吧,待会儿拉肚子可没有人管你。”

待到一桌子菜都差不多被消灭之后,何琪才抚着肚皮舒服地靠在椅背上,表情更是畅快:“真是太痛快了,什么时候能再来好好吃一顿。”

看着她面前碟子里小山似的壮观景象,俞舒默默地想,下次可不能带她到这里来了,整个一饿死鬼投胎。

不过闺蜜是什么,就是互相损得体无完肤了,下一秒还是恨不得把最好的给对方。

于是等走出川菜馆,俞舒对何琪道:“知不知道我今天叫你出来吃饭是为什么?”

何琪拿着一根牙签剔着牙,漫不经心地答道:“估计是你太寂寞了,找我出来解解闷的吧。”

俞舒决定放宽心态,才不跟她一般见识,接着道:“我是为你的终身大事着急哪,你可不知道,前两天你妈妈给我打电话来着,说是他们天高皇帝远的管不到你,就想着让我这个干女儿监督你完成.人生最重要的一步,结婚。”

何琪刚才吃下的饭这下惊得差点吐出来:“你你你,你在开玩笑吧。”

“你说呢。”俞舒微笑以对。

“我我我,我拒绝!”何琪在胸前打了大叉字。

“那更是没用了,你的意见我们根本没有采纳的意愿。”俞舒拉着还在表示宁死不屈的某人走向自己的车,“相亲的对象我已经托可靠的人安排好了,从明天开始,一天一场。所以我才告诉你,以后作息规律点,不然耽误了去相亲,我一定会大公无私地告诉你妈妈的,后果,你当然是知道了。”

何琪的脸堪比苦瓜,可无奈人单力薄,只能任人宰割了。

俞舒没直接送何琪回家,而是去了市中心的商场。

来到三楼的女装区,何琪顿时被这花花绿绿的颜色、千奇百怪的式样给弄得眼花缭乱。

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俞舒已经好几件衣服塞进她的怀里,说道:“这几件衣服进去试穿看看。”

何琪僵愣着看着怀里的衣服,接着用更愣的声音道:“要不要这样啊。”

实际上,她的话俞舒根本没听进去,后者已经自顾自地去挑选其他衣服了。

于是可怜的何琪小姐,就此开始了她长达两个小时的折磨之旅。

到最后俞舒拿着一堆衣服去结账的时候,她已经累得完全站不起来,坐在更衣室前的沙发上呼呼地穿着粗气。

“坐着干什么,走啊。”付完帐的俞舒看见何琪蔫蔫的样子,只好恨铁不成钢地将她拉走。

何琪以为至此已经结束,谁知道还没走到电梯的位置,俞舒竟又将她拐进了另一家店。

她自然是要奋死反抗一番,可俞舒拍拍她的脸,眯着眼睛笑道:“乖啊宝贝,这是必要的前期投资,等你遇到心仪男人的时候,你会感谢我今天这么对你的。”

何琪这时候听完自然是嗤之以鼻,可后来的某一天,真的让她遇到那个人的时候,她当时只后悔为什么自己不能变得更美一些。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