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阴戏 换妻 山野多娇 妈妈 借势 情桃 妹妹
 父亲 女儿 全球 荒岛  海贼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世事难预料

发布时间:2021-01-14 21:27:11

门铃响的时候,迟为泽正床上百无聊赖地望着足球。从上午刚睡醒就,他就鲜有地不想出门时,窝在床上就看电视。一听有人来,他差点儿一蹦三尺高,忙一下床去开了门。看见来人的从下午睡醒开始,他就少有地不想出门,窝在床上开始看电视。。

>>>《婚情炽热》章节目录<<<

《第28章 世事难预料》精选

门铃响的时候,迟为泽正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足球。

从下午睡醒开始,他就少有地不想出门,窝在床上开始看电视。

一听有人来,他差点一蹦三尺高,忙下床去开了门。

见到来人的模样之后,他却忍不住叹了声,似乎是有些失望。

严缙将手里的红酒瓶一下塞到他的手里。

迟为泽看了一会儿瓶身,接着又换上一副笑嘻嘻的模样,道:“还不赖嘛,知道要带一瓶好酒来。”

严缙懒得跟他废话,直接绕过他进了门。

这次房间倒是比昨晚整洁的多。

迟为泽一边倒着红酒,一边随口问道:“话说你那惊为天人的媳妇呢,没跟你一块玩个浪漫什么的?我说你这整天往我这边跑也不是个事,要是别人误会我真的跟你有什么,我哭死了我……”

话音刚落,一个靠枕就飞了过来。

迟为泽一个转身,顺利逃过这一劫。

“我说你怎么还急上了呢,该不会你跟俞舒两个人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吧,来,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给你出什么好主意。”

此人现在已经完全忘记自己还是个处在失恋中的人呢。

严缙就干脆不理他。

迟为泽也不在意,毕竟这么多年严缙对他的嫌弃他已经完全司空见惯了。而他也就此打住了这个话题。

两个人坐下喝酒的时候,终于说到了正题。

“你这次回来究竟是什么原因?”严缙问的开门见山。

迟为泽呵呵笑了一下,拢了拢头发,答道:“还能为什么,想你了呗。”

“滚。”

“我跟你说,你一直这么说话我可伤心了我,你一点不懂我的心!”说着迟为泽又开始不正经起来。

严缙就不说话,只等着他说出实情。

果然,又过了一会儿,迟为泽将嘴边玩世不恭的笑意敛了起来,换上与平时的他完全不同的严肃模样。他说:“是老爷子叫我回来的,虽然没明说,但我知道他想让我从现在开始接手公司。”

“你不是一直都不把你爸的话放在心上,这次怎么这么听话了?”

迟为泽喝了一大口酒,眼见已经到了杯底。

接着,他缓缓开口道:“我爸他……得了癌。”

——

俞舒和袁子遇此时来到了一栋上世纪建造的楼房前,房子离市中心不远,所以虽然破旧,房价倒是不低,听说年后政府还有计划要对此进行拆迁。

俞舒刚刚走过狭窄的小路,通过的时候得万分的小心,不然坑坑洼洼的路面就会让人摔个趔趄,怪不得方才袁子遇提出最好别开车。

其实今天他们来这里,是为了看以前大学时的一位老师。

还是袁子遇打听到,原先教他们经济学的张老师退休之后就住在了这里,儿女不在身边,老伴儿前几年也去世了,一个生活在这里日子过得有些清苦。

俞舒当初跟这位老师的接触到不是特别多,只记得有一次她上课迟到了,张老师站在讲台上笑眯眯地对她说了句“下次记得早点来”。那时候的她正处在和俞远国闹得正僵的时候,所以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在当事人看来并没有什么,可在她心里却是生出无比的感动,以至于当袁子遇说起张老师的时候,她立马就想了起来。

袁子遇则更不用说了,学校的天之骄子,老师面前的红人,而且他天资聪明又好学,似乎没有人不喜欢他,其中张老师尤甚。

找到楼里的老邻居问了一下之后,两个人很快来到张老师的住所前。

因为这栋楼里没有电梯,所以两个人都是徒步爬上了六楼。袁子遇没什么感觉,倒是把俞舒给累的够呛,特别是她脚上还穿着七八公分高的高跟鞋。

袁子遇看到俞舒累的气喘吁吁的模样,本能地想去拉上一把,但手刚伸出去,又马上意识到不妥,接着收了回来。

敲了敲已经有些带锈的铁门,过了很久里面才传来趿拉拖鞋的声音,而且交替地很是缓慢。

俞舒和袁子遇自然是有耐心等的。

又过了好一会儿,门才终于慢慢被打开。

“张老师。”两个人同时叫了声。

张老师年事已高,眼神也已经有些模糊了,看了好久才渐渐认出两人的轮廓。

“袁……袁子遇?”他自然是先认出当年最得意的门生。

袁子遇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动容,他叫了一声“张老师”便没再说下去,俞舒转头一看,他的眼睛像是含着热泪。

这时候俞舒也跟着再叫了一声,张老师这才将注意力移到她的身上,可是看了好久,也终究没想起来。

俞舒也不意外,毕竟当初的自己,又不起眼又内向,能让老师记住的特色实在不多。

“我是俞舒,张老师,十年前是您的学生。”

张老师这才了然地应了声。

站在门口谈话始终不像那么回事,张老师反应过来之后请两人进了屋,袁子遇手里拎着几大袋方才买来的补品营养品,也一并带了进去。

屋里的情况果然并不那么如意,一看就是独居老人的家。

俞舒边接过老人泡茶的水壶,一边说道:“张老师,您怎么不和儿女一块住呀,再不然请个保姆照顾您也行。”

张老师闻言轻叹了一声,道:“谁知道我这老家伙还能再活多久,还是别给孩子们添乱了。我领的退休金也不少,平常生活足够了,趁我现在还干得动,请啥保姆,还不如省下点钱来捐出去,能帮不少人呢。”

至此不仅是袁子遇,连俞舒的眼眶都开始微微发热。

或许在她的生命中,面对过太多的冰冷,所以在遇到属于人性的一点光热之后,才会比普通人更容易被触动,也更容易认识到当中的可贵。

从张老师家出来之后,铁幕已经完全落下,天空当中点缀着几颗疏星。

老人方才的话还在两个人的耳边回响着。

“人哪,有时候别计较地太多,计较地太多就会付出更多。有时候你觉得是报复了一个人,其实恰恰是将自己的心力都投入了进去,到头来伤人三分,自损七分,得不偿失啊……”

俞舒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想的是从当年袁子遇走了之后,自己悲痛愤恨之下发誓与他永远不相往来。后来的多年时间,她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而在遇到严缙之后,虽然她已经认定对方就是自己的良人,但是恨着袁子遇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所以在再遇到他之后,排斥和反感依旧充斥在她的心头。

不过现在再想想,其实并没有什么。就算有,这么多的时间也已经让一切的爱恨都褪色。再这么执着下去,她“报复”不了袁子遇,为难的只有自己。

而此刻袁子遇心情同样不平静。

方才张老师说的那些话,在他听来,只觉得一阵好笑。

什么,放弃所有的恨,所有的仇?

那已经逝去的人要怎么办,他们的命就该这样白白丢掉吗?

以前他也从来不相信人性有这么的险恶,可经历过这么多,他才发现,并不是你对别人宽容别人也会还以微笑,也并不是你手下留情别人就会感恩戴德,这个世界,向来是强者主宰的世界。你心软,你善良,到头来根本得不到一点好处,反倒成为他人的晚餐。

他不要,他才不要,不要重蹈覆辙,不要再经历那样的噩梦!

昏暗的灯光下,两个几乎并排着行走的身影,慢慢远去,他们不知道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却在自己心底下定了什么决心。

而这截然不同的心境,将来势必会让他们踏上越行越远的旅途。

——

俞舒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她有些疲累地坐在沙发上,心里想的却是应该给严缙打一个电话。

昨天和今天,她都以加班的理由拒绝他的邀约,虽然本意不是如此,但确实是她拒绝在前。

严缙那个人,她还不知道,表面上要多么大方有多么大方,可心里还不一定是怎么想的。

男人啊,可不就都是这样,有时候心口不一,比女人还麻烦。

嘴角噙着笑意,俞舒给严缙打过去了电话,可铃声响了好久,却没有人来接通,她不死心,又打了一遍,依旧没人接。

应该不是他生气了吧,俞舒把手机放在心口,胡思乱想着。

可现在跑到他家里去好像也有点不现实,算了算了,还是等明天吧。明天,她给他一个惊喜。

不过世事哪会总能让人预料到。

就在俞舒放下心来去洗澡的时候,那边,她所想的那个男人,正在坐上离去的飞机。

-------------------------------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