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妈妈 借势 情桃 妹妹  父亲 女儿
全球 荒岛  海贼 齐飞 小雪 重生我的火影路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负担与厌烦

发布时间:2021-01-14 21:27:12

俞舒获知严缙出差工作的消息是在第二天的下午,严璃打电话回来找她,说是自己迅速要回美国,想和她两块吃顿饭聊一聊。俞舒把手头的工作都安排好好后,又说邹正自己下午回去吃饭时俞舒把手头的工作都安排好之后,又告诉邹正自己中午出去吃饭,下午会准时回来,接着便拿着车钥匙离开了。。

>>>《婚情炽热》章节目录<<<

《第29章 负担与厌烦》精选

俞舒得知严缙出差的消息是在第二天的上午,严璃打电话过来找她,说是自己很快要回美国,想和她一块吃顿饭聊聊。

俞舒把手头的工作都安排好之后,又告诉邹正自己中午出去吃饭,下午会准时回来,接着便拿着车钥匙离开了。

严璃定的地方是一家刚开的西餐厅。

俞舒把车停好走进餐厅的时候,严璃已经早到,正坐在靠窗的位子,见到她进来立马挥了挥手。

都坐定之后,侍应生过来点餐。

严璃边看菜单边问道:“今天中午想吃点什么?”

俞舒赶来的时候喉咙有些干渴,于是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温水,答道:“都可以,我吃饭不挑。”

严璃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转头笑着对侍应生说了些什么。

等只有两个人坐在一处的时候,俞舒先开口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快回美国,严缙知道吗?”

严璃轻笑着摇摇头:“他巴不得我赶紧走呢。原本他想我回来就是给他做帮手的,现在问题解决了,他用不上我,当然是想让我有多远走多远了。”

俞舒知道他们姐弟俩的感情很好,是能让彼此信赖的亲人。所以虽然她还不知道严缙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可对严璃这个姐姐,她想他也是在心底里默默关心着,爱着。

“不管怎么样,都得告诉他一声,不然让他发现了,还不知道得多么生气呢。”俞舒也微微笑开。

“不会不会,”严璃摆摆手,“他现在不出去出差了嘛,等他回来,我早就踏上美利坚的土地了,他再生气也发泄不到我身上的,放心。”

俞舒的嘴角的笑意有些凝住:“严缙他……出差了?”

听到她的疑问,严璃的诧异更甚:“是啊,昨晚半夜一两点钟给我打的电话,说是公司突然有个重要的合作要谈,那时候他都已经在去香港的飞机上了。”

“他……没告诉你?”

吃完饭回到公司,俞舒见到同事只点头打了个招呼,脸上没什么表情,接着就去了办公室。

外面的员工照例该工作的工作,只有邹正看出好像有些不寻常,考虑了一会儿之后,起身去到总监室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答。

邹正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是他刚才随手从桌上捞起来的,这时却给了他壮胆的勇气。

“俞总。”他走到俞舒的办公桌前。

俞舒正在低头看着桌面上的一份合同,闻声抬起头,看向他道:“怎么,有什么事?”

只不过邹正犹豫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

俞舒看到他手里的那个文件夹,说道:“是又有文件要签吧,先放在那,我看完这些再说。”

邹正现在真的有转身就跑的冲动,可到底还是忍住了,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这下俞舒看出他的反常,她把手中的笔放下,身体稍稍向后一靠,再问道:“小邹,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说出来,能解决的我一定替你办好。”

“俞总,我……”邹正急得脸有些泛红,但就是吞吞吐吐地说不出来。

俞舒何曾看过他这副模样,她这个秘书,向来是爽快利索,能让他有这番模样的,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如果你觉得在这里不方便说的话,晚上下班你留一下,我请你吃饭。”

邹正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却教俞舒给拦住:“先出去吧,我这里还有好多事情。”

如此,邹正只得转身离开。在反手关上办公室的门时,他在心底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自己,心道自己干的这叫什么事啊。

但懊恼归懊恼,工作还是得做,他又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整理上午的会议记录了。

还没到下班的时候,俞舒手边的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也没看号码,直接接起。

“俞舒,今晚有时间吗?张老师刚才给我打电话过来,说是很感谢我们抽空去看他。还有,他想请我们两个一起吃顿饭。”

那边自然是袁子遇。

俞舒顿了会儿,答道:“我今天晚上已经有约,你要替我跟张老师说声抱歉了。”

袁子遇也没坚持,只说道:“那我转告他,哪天等你有空的时候我们再去。”

挂断电话之后,俞舒也没多想,加快速度把手中的事情都做好之后,摁下内线对邹正说道:“再过二十分钟,我下去开车,你下班之后也赶快到停车场。”

邹正听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但还是稳住声音回答:“知道了。”

在开车去定好的餐厅的路上,俞舒在沉默地开着车,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也没有什么要交谈的想法。

邹正坐在副驾驶座上,从方才开始就狂跳的心这时候跳动地更快了。

其实以前他也坐过俞舒的车,但那都是为了公事。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他们一起出来只为了去吃一顿饭。

为了不让俞舒看出自己的异常,邹正将头转向车窗外。

看着快速通过的路沿和树木,他在心里也鼓足勇气暗暗下了决心,为了很久很久以前就出现的,从来不敢奢望的一个梦。

俞舒去的还是中午和严璃一块吃饭的这间西餐厅。

因为今天的她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再为选餐厅这些小事费心。

邹正跟在她后面,进到了装修豪华的大堂。

被引导进角落的一个位子之后,俞舒让邹正自己先坐一会儿,她则先去了一趟洗手间。

就在邹正翻看着桌上的菜单时,不远处,一双眼睛落在了他的这个方向。

不出几分钟俞舒就回了来,刚坐下就问道:“怎么,都点好了?”

邹正笑着摇摇头,带着几分羞涩,道:“还没有,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所以就没点。”

俞舒闻言神色依旧淡淡的,她叫来侍应生,点了两份主打的套餐。

趁着还没上菜,俞舒问邹正:“现在说吧,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邹正的脸忍不住又是一阵通红,在刚才那短短的几分钟里,他曾告诉过自己,今天可是个最好的机会,如果错过了,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可能说出那些话。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

不远处。

迟为泽拿出裤兜里的手机,半信半疑地给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嘟嘟嘟……”响了好多声,终于有人接听。

“迟为泽,我早晨5点下的飞机,合作会从7点开到12点,下午又去另一家公司洽谈合约到4点。请问到底有什么塌下天来的事要你在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嗯?”

迟为泽一只手把手机拿着离耳朵很远的位置,从而躲过了严缙那带着点威胁的阴冷声音。

待那边话音落下之后,迟为泽忙开口证明自己的无辜:“严总裁,你误会我了,我打电话给你可是为了你的福祉啊。”

严缙的语气没一丝变缓:“有话快说!”

“我看到你媳妇儿跟一个男人在一块吃饭哪,虽然两个人看上去不是很亲密,但能晚上单独约出来吃饭的人……啧啧。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要失恋了?”

还没等他幸灾乐祸一阵,手机线路突然响起了忙音。

想到那边可能出现的怒气冲冲的场面,迟为泽乐得差点都要笑出声了。

可他确实错了。

严缙听完他的话,非但没有暴怒,反而是坐在宾馆的床边,陷入一阵沉默。

俞舒和一个男人一块吃饭……

是袁子遇吧。

那天,他坐在车里,看着两个背影并肩离去的场景,已经尝过了万般滋味在心头。

后来他没有问过俞舒是怎么回事,或者说根本来不及,当晚他就接到通知来了香港。

可俞舒也是一个电话没有打过来。

是因为和袁子遇有约吗?

明黄的灯光下,衬得严缙宽大的肩背显得有些佝偻。

——

听完邹正说的话,俞舒连饭也不想再吃下去了,直接拿起包准备要走。

“账我会去付好,你吃完饭就回家吧。”俞舒已经站起身。

邹正忙也跟着站起,脸上带着惶恐道:“俞……俞总。”

俞舒原本想就这样一走了之,可到底还是打算说最后一句话。

看着周围人向他们投过来的诧异目光,俞舒轻缓了一口气,重新坐下。

“小邹,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一直把你当作好下属,你在工作上也算尽心,刚才你说的那些,我就当没听过。”

“俞总……其实……”邹正的心又开始快速地跳动起来,只是这次是因为后悔和慌乱。

“从明天开始,我会把你调去人力资源部,凭你的能力,在那里也会干出不错的成绩。这是我的回答,希望你以后,也要清楚自己的底线在哪。”

说完这些,她也顾不得别人怎么看,直接起身离开。

还僵愣着坐在那里的邹正半天没有回过神。

也许在他的心里在疑惑,为什么俞舒已经离婚那么久,却在听到别的对她表白的时候反应还会那么大。

当然,他更不知道,不是说你和那个人多久没见面,心底里的那份感觉就会消散不见。

认定了那个人,对待其他人的示好,都会感到一种负担,一种厌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