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地牢审问花败蕊落泪

发布时间:2019-09-06 11:50:28

地牢审问漆黑阴冷的地窖,到处透着湿露的寒气,地牢里面弥漫着柴草发霉的气味,老鼠“吱吱”的叫声在寂静得可怕的地牢里面显得这么空旷。地牢四面封闭,只有一扇小小的窗透着窗外的光亮。恒奴身体只着一件单衣,在深秋的夜里面显得这么寒冷,他蹲在地牢的角,靠着

>>>《花败蕊落泪》章节目录<<<

《地牢审问花败蕊落泪》精选

地牢审问漆黑阴冷的地窖,到处透着湿露的寒气,地牢里弥漫着柴草发霉的味道,老鼠“吱吱”的叫声在寂静得可怕的地牢里显得那么空旷。地牢四面封闭,只有一扇小小的窗透着窗外的光亮。恒奴身上只着一件单衣,在深秋的夜里显得那么寒冷,她蹲在地牢的一角,靠着木栅栏,不由地用双臂抱紧自己的身子。因为寒冷,因为害怕,她的娇躯不断地哆嗦,她把脸深埋在臂弯里,披散下来的长发顺着脸颊落下,遮住她那张苍白的面容。恒奴回想着刚才那一刻,仇斯倒下时逼视她的可怕眼神,让她不由地哆嗦了一下。他也认定是她下毒的吧……可她是下毒之人确实也是那么合情合理的事……她确实恨他,她也做梦都想离开将军府……可是……她确实从来没想过让他死……突然,小莲在厨房里匆忙的身影撞入恒奴的脑海,难道……恒奴冷笑一声,即使她说出实情,又有谁会相信她……突然,地牢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有几个人朝恒奴的牢房走来。随后,便听到开锁的声音,当她抬起头,看到两个侍卫摸样的人走过来,粗暴地一人一手架起她,“走!”恒奴几乎来不及迈动步子,便被人拖到了审讯室。审讯室里,森冷可怕,只有几盏煤油灯微弱的灯光。审讯台上坐着的是一袭桃色的蒋玉兰,她的那双丹凤眼里透着阴狠毒辣。是的,趁这次机会,她能彻底除掉这个带给她威胁的丫鬟。“把她给我绑到刑架上。”蒋玉兰尖声命令道,她早已买通了这里的侍卫,这一次,恒奴这贱人休想逃出她的手心。恒奴还来不及挣扎,便被人架上了刑架,她的双手被分别用绳绑住固定在刑架两遍,她的双脚几乎离地,粗糙的麻绳割进她柔嫩的皮肤里,因为重力使绳勒得更紧,一种疼痛几乎要让她窒息,她的脸色惨白,水汪的眼里盈着泪水,但是却是那么努力地不让它滑落。其实,现在的恒奴早已生不如死,如果可以她早已了断自己,可是那样便会坐实她谋杀亲夫的罪名,那样爹和沈大哥的处境就更加难堪,所以她只能忍受折磨去证明自己的清白。“说,是不是你下的毒!”蒋玉兰的厉喝里没有丝毫疑问,眼里只是一片阴狠。“不是。”恒奴因为痛已经无力大声道,只是很平静地回答。“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蒋玉兰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毒,“你不承认,我自有办法让你承认!”身边的侍卫手握沾了盐水的皮鞭,随时等着蒋玉兰的命令。恒奴认命地闭上双眼,看来今日已躲不过这皮肉之苦,她死咬着下唇,额上沁出汨汨的汗珠。“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恒奴的话很轻,却是那么坚定。“好,”蒋玉兰的脸色阴暗,玉指一指,“我就成全你,给我重重地打!”她的命令刚下,侍卫手中的皮鞭扬起便朝刑架上的恒奴抽去,“啪!”重重一鞭落下,划破恒奴胸前单薄的衣服,一道深深的血印触目惊心地贯穿她整个肩膀,伤口沾了盐水,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让她不由地颤抖,身体本能的反抗让她挣扎,麻绳嵌入手上的筋脉,勒痕变得青紫,她不由地握紧手指,指甲嵌入手心里勒出深深的痕迹。看着恒奴如此痛苦的神情,蒋玉兰的嘴角隐隐露出一丝笑容,“我再问你一遍,是不是你!”“不、是!”这一次恒奴的语气更加坚定,因为疼痛她不能完整说出一句话,但是她的一字一顿显得更加坚定。“给我继续打,打到她承认为止!”蒋玉兰的命令划过整个地牢上空。“啪!”第二鞭落下,又一道血痕从左肩滑至胸前,鞭子扫过之处无不皮开肉绽,此时的恒奴痛得几乎麻木,已感受不到疼痛。“谁准你滥用私刑的!”一声暴吼在地牢外面响起,蒋玉兰一惊,连忙屈膝恭迎。“将军……”显然,蒋玉兰的脸色不有些不好看,仇斯现在的出现无疑破坏了她的计划。仇斯服下解药后,一苏醒便在管家口中了解到恒奴被带到了地牢,他莫名其妙地就冲到了这里,在外面听到打在她身上的鞭声,突然,感觉到那一鞭子是抽在了他的心上。“将军……”手握鞭子的侍卫和蒋玉兰都面露为难之色,都恭敬地向脸色阴沉暴戾的仇斯屈膝,仇斯看到绑在刑架上那个发丝凌乱,浑身颤抖,身上被鞭子划开两道触目惊心伤口的血痕那样清晰地横在她的胸前,看得仇斯眼里一痛,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情绪,有痛,有怒,更多的是一种怜惜。“谁准你们滥用私刑的!”他的暴吼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颤。听到他的怒吼,几近昏厥的恒奴的身子毒蛇不由地哆嗦了一下,恢复痛觉的她只感觉到来自地牢湿冷和来自于他目光的阴冷渗入骨髓,疼痛犹如毒蛇般一寸一寸噬咬她的肌肤。“将军,”蒋玉兰听出了仇斯语气里的暴怒,丹凤眼里闪过一丝惊慌,但很快便消失,假装委屈地蹲下身子,嘴角有些委屈地撅着,眼里隐隐闪着泪光,“玉兰只是着急地想替将军找出下毒之人,玉兰知错了,请将军责罚……”蒋玉兰梨花带雨地哽咽地诉说着委屈,双眼不由地瞥向绑在刑架上的恒奴,露出阴狠之色,是的将军因为那个贱丫头竟在跟她生气。目光犀利如仇斯,怎看不出蒋玉兰的心虚,但是蒋玉兰的做法表面上也是为了她,在众人面前他也不好当面责难。是的,这确实不能怪她,她是他找来的,他原本的目的就为了折磨恒奴,但在她按照他的意愿做到了……可是为什么,看着那娇小的身子在她的折磨下发抖他的心竟犹如被人揪起,一丝丝隐隐的痛,即使下毒之人嫌疑最大的就是她。“给我把她放下来!”又是仇斯的怒吼,喊出的是他的痛。侍卫赶紧起身不敢迟疑地上前松开恒奴手上的麻绳,恒奴因鞭打过的虚弱身子再支撑不起来,在她被松绑的那刻,瞬时顺着刑架滑落,黑暗在眼前闪过,就在她要与冰冷地面接触那刻,一双粗壮的臂膀稳稳地接住了她,娇小的她落入了他的怀里。没有挣扎,没有反抗,她就那么虚弱地躺在他的怀里,紧紧闭着眼,那样恬静,只有她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就像两片羽毛,那样轻柔。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