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留住笑容(2)花败蕊落泪

发布时间:2019-09-06 11:50:32

留住笑容(二)“停!”仇斯向身后一招手,漆黑深邃的瞳仁朝四周扫视一番,四周只是一些稀稀落落的灌木丛,不有村落,不有人烟。她的薄唇抿了抿,确定她们迷失了,使一行人都停了下来。这一次是她想要抄最近至,不有按预期的路线行走,不想至竟走进一片荒无人烟

>>>《花败蕊落泪》章节目录<<<

《留住笑容(2)花败蕊落泪》精选

留住笑容(2)“停!”仇斯向身后一招手,漆黑深邃的瞳仁朝四周扫视一番,周围只是一些稀稀落落的灌木丛,没有村落,没有人烟。他的薄唇抿了抿,确定他们迷路了,让一行人都停了下来。这一次是他想要抄近到,没有按预期的路线行走,没想到竟走进一片荒无人烟的灌木丛。“阿龙,阿彪……”仇斯沉声朝身后一左一右的侍卫吩咐道,“你们俩到前方探探,看看有没有人可以问问路……”“是。”两个和仇斯年纪一般的侍卫拱了拱手应着,便趋了趋马朝前方骑去。这两个侍卫是仇斯从军营里挑出来的士兵,常年在军营中,只有在他离京时才会让他们跟在他身边,他们虽年轻,但机智勇猛,让仇斯很是信得过。冬日的灌木丛已是萧条,稀落的树丛挡不住长驱直入的寒风,凛冽直扑面而来,吹得人睁不开眼睛。仇斯眯了眯眼,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风沙,勒了勒缰绳,便跨下马来。恒奴坐在简陋破旧的马车上,感觉到马车的停滞不前,有些好奇地探出脑袋,便被一阵寒风吹得不由哆嗦,连忙放下帘子,蜷缩回车里,靠在车壁上假寐。他们在路上已经走了一天一夜,一路山路的颠簸让她感觉到心脏和胃的难受,一路上她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又因为寒冷让她的手脚冰冷,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恒奴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因为有片刻可以休息的机会而喘出口气,但是马车空间狭小虽只有她一个人,也让她觉得闷堵得慌。除了昨晚找了家农舍投宿,仇斯几乎没有休息,接连不断的颠簸已让虚弱的恒奴无法负荷。突然,马车帘子被人掀起,一股冷风直灌入内,让恒奴几乎睁不开双眼,待她调整好视线后,看到那双冰寒的双瞳看着他,“出来透透气吧。”他的语气虽冷硬如常,但是他的举动还是让恒奴一怔,愣在车内。仇斯在掀起帘子那一刻,看到她苍白无血色的面容着实震了一下,不过一天一夜她似乎又憔悴了些许,脸色白得煞人,不知为何他心跳竟有片刻的阻滞,是行程太紧密了吗?他竟然忽视了身子单薄的她无法承受。不过看着她没有动,以为她不领他的情,瞬间的怜惜扫荡而光,伸手扼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出车外。被粗暴地扯出车外的恒奴揉了揉被扼痛的手腕,皱了皱眉,但是呼吸到外头的空气还是让她闷得慌的胸口有些舒缓。“你们几个去取些能生火的木柴……”仇斯对着马车边几个随从命令道,只因为在将她扯出车外时,感觉到她的手的冰寒。仇斯的话音刚落,几个随从便散去,仇斯也回过头开始研究起路线,只留在恒奴单薄的身子立在寒风中颤颤巍巍。恒奴朝四周扫视一周,周围只是一片荒芜的灌木丛,她朝前面的仇斯望了望,他低头专心地看着地图并没有理会她。恒奴想也许现在是她逃跑的最好时机,但只是一个念头闪过……“如果你想被困死在这片树林,最好不要动任何逃跑的念头,好好呆在这里……”仇斯低沉阴冷的声音在不远处想起,其实他只是用余光就瞥到了她向周围扫视的目光,但只是她一个轻微的动作竟让他有失去她的害怕。听到仇斯的声音,在寒风里的恒奴不禁一颤,朝四周望了望,确实就算她逃离他,在这一片荒芜的灌木丛里她也是找不到出路的,还是等出了这里再想办法找机会吧。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出来竟让她逃跑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又一阵寒风吹得树丛悉悉索索,恒奴缩在车厢后头,不断往已经冻得通红的手心里哈着暖气,哈出的气经寒冷的空气凝聚,氤氲在她眼前,让她的视线有些模糊。因为冷和虚弱,她似乎有些站不住,不由地靠着车壁蹲了下来。仇斯的目光从来不曾离开过她,看到她在寒风里颤颤巍巍的单薄身子和已冻得发紫的双手,不禁皱了皱眉,取下身后狐毛做的披风,走过去便朝蹲在地上的她扔过去。蜷缩在地的恒奴只觉得什么东西盖在自己头上,视线一下子陷入黑暗,但是却感觉到一股温暖。她的小手把狐毛披风抓在手里,还残留着仇斯体温的披风霎时让她冻僵的身子有些回暖。“披上它。”只冷冷的三个字,却让仇斯的脸上的肌肉因别扭而有些僵硬。恒奴愣了愣,眼里闪过一丝什么,看着他那双有瞬间融化的冰封瞳仁,她的手僵在原地,他……是在关心她吗?看着依旧没动,仇斯有些恼怒地伸手扯过披风便霸道地将娇小的她裹在披风里,在他僵硬的动作下,他结实的臂膀竟牢牢锁住了她。恒奴被他的动作所震惊,但很快便回过神,她在奢望什么,他如此残忍暴戾,又怎会对她有丝毫怜取?“你是怕冻死我吧……”她的言语讽刺,嘴角那抹冷笑带着尖锐的刺刺痛了他的双眼,“放心……这还冻不死我……”箍着她臂膀的力道瞬间加大,仿佛要揉断她的腰枝,他眼里瞬间凝成冰,严寒漆黑,仿佛能冻伤周围的一切。他心里瞬时有些恼火,但奇怪地是这次他恼得并不是她对他的不领情,而是恼火自己的自作多情。“将军……”随从的声音打断了仇斯愈演愈烈的怒火,“柴火已经找来了……”他们显然感觉到仇斯的冰寒,不敢多说什么。仇斯理了理情绪,克制住心里的恼火,松开紧锁她腰枝的手臂,背过身去,对着其中一个随从,冷冷地命令道,“你留下等阿龙、阿彪,其他人立刻启程!”一行人又走了几个时辰才绕出了灌木丛,找到一座略有人烟的山神庙。山神庙并不大,建在半山腰上,看似已有些年月,墙上斑驳着岁月的沧桑。庙的香火并不旺盛,来的也都只是山下的村民。来到庙前,仇斯朝身后挥了挥手,示意停下。一来可以向庙里的人探一下路,二来现在已至晌午,也连续走了几个时辰,她也该累了吧。“让她下来休息休息吧。”仇斯朝身后的阿龙冷冷道,然后示意阿彪与他上去探询路线。机灵如阿龙,早在出发之时便已看出这个女子对于将军的特殊之处,只是不管是他还是其他随从,都对这位女子的身份好奇。看这女子的打扮不像是将军的夫人或是妾室,倒像是丫鬟,但是将军以往出门从不带丫鬟在身边,何以如今……而且将军对这个女子虽态度冷漠,但总是无意识地流露出关心,阿龙的眼里突然陷入深邃,有些让人捉摸不透。“将军让你下来休息一下。”阿龙来到马车前,平淡地朝车里的人喊了一句。恒奴听到后,掀开车帘,忽略了阿龙伸过来扶她的手,只是对他微微一笑,便自己跳下了马车,礼貌地道了一句“谢谢。”阿龙的眼里突然闪过一道无法琢磨的光线,他眼里深藏的锋芒霎时闪过,看这女子具有的修养和气质并非普通丫鬟所有,看来对于这个女子他要好好调查一番……恒奴下车,晌午的日头洒在身上挺暖和的,虽然山上的风还有些大,但已不是那么刺骨。恒奴刚往边上挪了挪,呼吸了口新鲜空气,感觉压抑很久的气息能暂时地透一口气。突然,她感觉到自己的裤脚仿佛被人轻轻地扯着,低下头,竟发现一双乌亮漆黑的眸子,带着童真的清澈,正有些可怜地看着她。恒奴一愣,仔细端详了下眼前这个小男孩,个头矮小瘦弱,看起来不过六七岁,身上的衣衫褴褛,单薄的衣衫在冬日里让他露出的皮肤已经冻得有些龟裂,还有些青紫的淤痕,脸上显得有些脏,未清的泥痕在小脸上形成一道道黑线。虽然看似脏乱不堪,但是他却有一双乌黑发亮的清澈眼神,让恒奴的怜悯之心顿起。“姐姐……”小男孩的声音大概因为寒冷有些颤抖,眼神充满乞求,“能给点吃的吗?我饿了……”恒奴掏出手绢,轻轻帮小男孩擦拭着满脸泥痕的小脸,也许这是个人人都会嫌脏的小乞丐,可是恒奴看到他却感觉不到一点嫌恶,反而心淌过一丝丝的疼惜。恒奴回到车上,拿出昨晚因没有胃口而留下的口粮——两个馒头递给了小男孩。他们走的是山道,所以只能吃出门前备好的干粮。小男孩接过馒头,便狼吞虎咽起来,馒头过了一夜有些干,吃得他一脸白色的面粉,看着他恒奴不知不觉嘴角竟有些轻翘,“慢点吃……慢点……”她拿出水壶,“喝点水,别噎着了……”她的话语轻柔,一边轻抚着小男孩的背脊,怕他噎着。两个馒头下肚,男孩有些满足地笑着,一双眼里闪着阳光,“谢谢姐姐。”恒奴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脑袋,蹲下身子,看着他,“你怎么会在山上流浪呢?你没有爹娘吗?”小男孩的眼里一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爹娘,我只知道我被卖给坏人,他们好凶,一直打我,我就逃出来了……”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上男孩的脸,没有爹娘的疼爱,却遭尽虐待……和她好像,只是她比他更幸运些,还有爹疼……“姐姐……”小男孩看着恒奴的和善,便认定了她是好心人,“你能带着我吗?”他的眼里充满乞求,他不想再过流浪的日子,他只想有个家。听到小男孩的话,恒奴闪亮的眼里一黯,她可以吗?那个残忍的男人怎会肯让她带他上路?恒奴轻轻咬住唇角,眼里闪过犹豫与不舍。看着恒奴的犹豫,小男孩有些急了,“姐姐,小凡很乖,不会闹,还可以帮姐姐干活的……”说着,他向恒奴展示着他瘦弱的臂膀,好像在说他很有力气。“你叫小凡?”恒奴蹲在他面前,似乎真的是疼爱他的姐姐。“我不知道……”小凡低下了头,似乎又陷入难过,“只是小凡身上一直有块玉佩,上面刻了‘凡’字,那些人都叫我小凡……”恒奴和小凡都没有发现在他们背后有人僵直的背脊和停住的脚步,高大的身影背对着阳光,在地面上洒下一道长长的影子。仇斯紧紧握住双拳,眼里陷入一片不知名的深邃,两片薄唇紧抿,棱角显得更加分明。小凡,好陌生又好熟悉的名字……深邃的瞳仁突然失去焦距,有瞬间的失神……“姐姐……求求你……带我走吧……”小凡有些焦急,怕恒奴不答应,眼里闪着泪光,突然跪了下来,给恒奴磕起头,“姐姐……求求你……”恒奴看小凡的举动莫名一震,连忙扶起他,其实他不明白不是恒奴不想带着他,而是现在连她自己都无法做主,又有能力带上他呢?“带着他吧……”突然,低沉有力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虽然依旧冰寒,但是却仿佛是最有力的承诺,带着坚定。“真的啊?”恒奴突然满心喜悦,满载的满足感突然让她的脸上绽开笑靥,这一次是她打从内心的开怀,不知为何,她心里莫名流过一丝暖意,让她早已麻木的心有了些许温度。恒奴的笑灿烂、烂漫,仿佛一刹那绽尽光芒的太阳,让人感觉到一种彻头彻尾的暖意。她正对着阳光站着,眼里满满映着跳跃闪烁的光芒,她的笑让仇斯瞬间的失神,仿若看见那个小女孩,那样对着他笑着,就像那条手帕上的太阳花一样温暖。这是她第一次对他笑,她的笑竟然那样触动他那颗冰冷的心,仿佛如阳光溶解他心上那层冰封,仇斯竟有那样强烈的渴望想要留住她这样的笑,想让她的笑永远地不要消失。恒奴看着仇斯失神的表情有些一怔,刚才的他竟失去了冰寒,轮廓竟有一瞬间的柔软,在阳光下仿佛修上一圈温暖的金边。仇斯回过神有些尴尬地撇了撇嘴,硬起嗓子,“等到江南,我会把他带给我一个熟人收养……”说完,便不再看她。恒奴第一次对仇斯竟有些心存感激,她突然发现他也许除了对她真的不是那么残暴的人,可是她想不明白他为何恨她如斯。“柳初蕊……”突然,恒奴的耳边竟响起他冰冷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回过头,竟发现他已经凑近她,他那双漆黑的双眸离她只有一寸,近得几乎让她忘记呼吸。等等,他刚才叫她……“如果你不愿意,可以做回柳初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