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首页 > 资讯

《冥币商店》第二章 开端

发布时间:2019-09-12 11:11:00

林忧小说名叫做《冥币商店》,提供林忧小说阅读,林忧小说。冥币商店小说林忧节选:林忧想象的那般有趣,相反,很多时候,使人感觉无聊。就像普通的工作一样,如果没啥事,林忧天天必须在店里,从早晨九点待到夜九点。虽…

>>>《冥币商店》章节目录<<<

《《冥币商店》第二章 开端》精选

林忧小说名字叫做《冥币商店》,这里提供林忧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冥币商店小说精选: 新的生活并不如林忧想象的那般有趣,相反,很多时候,让人觉得无聊。就像普通的上班一样,如果没什么事情,林忧每天必须在店里,从早上九点待到晚上九点。虽然一个月有五天的休息时间,可对过惯了学生生活的他来说,这样的日子实在有些无趣。今天,又如往常一样,林忧坐在店里,等待着客人的上门。这已经是他成为阴差的第二十一天了。到今天为止,他只做成了一单生意。那天,进店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作为第一个客人,林忧还记得他的长相,是个挺着啤酒肚…

新的生活并不如林忧想象的那般有趣,相反,很多时候,让人觉得无聊。

就像普通的上班一样,如果没什么事情,林忧每天必须在店里,从早上九点待到晚上九点。虽然一个月有五天的休息时间,可对过惯了学生生活的他来说,这样的日子实在有些无趣。

今天,又如往常一样,林忧坐在店里,等待着客人的上门。这已经是他成为阴差的第二十一天了。到今天为止,他只做成了一单生意。

那天,进店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作为第一个客人,林忧还记得他的长相,是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一进来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需求,林忧拿出了一百张十元面值的冥币,而那中年男人直接给他转了一千元,一点都不觉得心疼。

林忧自己都觉得难以想象,不过从那中年男人的话中得知,那中年男人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之所以再一次来,说明上一次购买的冥币起到了效果。

冥币的价钱并不是林忧自己定的,而是阴间的规矩,他必须以这个价格卖出去。每笔生意成交之后,他可以自己留下两成,剩下的一些转到指定的账号里,自有人负责。

这里有阴间派来守护店铺的小鬼,守护的同时也是在监视,他是不可能将钱私吞的。

农历的月初或者月末,都会有阴间的鬼差运送一定的冥币到这个店铺,并且核对账目,所以这上面他是一点假也做不了。

不过林忧也没有打算在这上面做假。他只想安安稳稳的做好这份差事,同时,打探他父亲的下落。他坚信,父亲的失踪一定和这些事情有关。

他的父亲很有可能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或许需要他这个儿子的帮助,他必须要利用好自己这阴差的身份,想办法找到自己的父亲。

正想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走进了店里,男人带着眼镜,梳着整齐的分头,斯斯文文的。

“林先生在吗?”男人走到林忧面前,神色中有一丝紊乱。

林忧知道他所说的林先生不是自己,他从未见过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也不应该知道他。所谓的林先生应该是他的父亲了。

“不在,找他有事吗?”林忧回答道。

那男人有些失望,连忙问道,“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你……您是他什么人?”那男人也不知道自己这样问是否有些失礼,中气不足。

“我是他儿子,”林忧道,“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

那男人眼中有一丝敬意,林忧知道,这敬意不是针对自己的,而是对他的父亲。显然,他的父亲应该是做过一些让这个男人觉得尊重的事情。

那男人连忙笑道,“失敬,失敬,我叫宋青河,和令尊有过一面之缘。”

“我叫林忧,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忧。”

“好名字啊,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愧是林先生的儿子,气宇轩昂,英气不凡,更是胸怀天下。”

虽然涉世不深,但听到对方这样的恭维,林忧也知道,对方必然是有事相求。林忧没有说话,等对方继续说。

也许是觉得有些尴尬,宋青河干咳了一下,道,“林忧兄弟啊,令尊的本事可曾传给你?”

林忧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有何本事,这种事情,他父亲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虽然父亲平常还算和蔼,可一但他问了关于父亲工作上的事情,或者是关于母亲的事情,和蔼的父亲立刻就变得狰狞。

对于他的父亲,他是一点都不了解,但是他相信一件事,父亲是爱他的,这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下的信任。

“你还是直接告诉我什么事情吧,如果我能帮你的话,尽量帮你。”

从父亲的书信中,他知道,阴差另外一个职责就是解决所辖范围内的灵异事件。对方所说的他的父亲的本事,可能就是指这个了。但在不清楚自己能否解决这件事情之前,他还是不要轻易许下承诺。

宋青河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把事情讲了出来。

他是一个初中数学老师,周六日的时候办的有课外补习班,上周日下午,在给学生补完课之后,开车回家。

他回家的路有一段比较偏僻,车开到那里,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下起了大雨。那时候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透过车窗,他看到一个女人挺着大肚子,正趴在地上,身上都是血,流了满地,女人侧着身子,艰难的在地上爬着,伸出手,似是向他求救。

宋青河那时候已经伸手打开了车门,但是他终究还是关上了车门,一是他觉得当时的场景很恐怖,二是他担心万一他救了这个女人,反而被她讹上,那就太划不来了。前一段时间他还在网上看到过类似的事情。

当时,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关上了车门,然后开车离开了。那时候,他有些自责,但是想着可能会有别的人经过,去救那个女人,也就释然了。

宋青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总之,那件事之后,几天之内他都是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上着课都会走神,忘记自己讲到了那里。

那个在雨中挣扎的女人的身影不时的浮现在他眼前,出现在他的梦里,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的惨状。今天还差点因为这个开车撞到别人。

他一直都不敢去看新闻,直到昨天才忍不住在网上搜了一下,有一个孕妇因为与家人发生矛盾,独自离家,而在路上发生了意外,而那天又突然下起了暴雨,孕妇趴在雨地上求救,过了半个小时,才被人送到医院,抢救无效,遗憾离世。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眼前开始出现幻觉,偶尔还会听到孩子和女人的哭声。

他试过很多方法,始终无法摆脱这些幻觉。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那个女人的怨灵缠上了,所以才不能安息。

刚好,他听说过林忧的父亲,他的一个亲戚曾经找过林忧的父亲解决过灵异事件,他也见过林忧的父亲一面,这才通过亲戚找到了这里。

“林忧兄弟啊,你可一定要帮帮我,钱的事情都好说,只要你能帮我解决掉这麻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