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北疆公主

发布时间:2019-09-12 11:30:18

第八章艾敏吓了1跳动,眼神扫去哪匹正让追的马,顿时惊呆了

>>>《北疆公主》章节目录<<<

《第八章北疆公主》精选

第八章艾敏吓了一跳,目光扫到那匹正被追赶的马,顿时惊呆了————紫风?她呆呆地看着那匹银紫色的影子向自己飞奔过来,只觉得一下子回到了草原上似的。就在她发呆之际,一条黑影破空而来,一把抓住她的腰,用力踢马,弹跳上树。而更怪异的是那紫影突然收住了脚步,刚刚站在艾敏坐的那匹马的旁边。艾敏刚坐的那匹马被吓得往旁边一跳,翻倒在地。众人立刻围住那紫马,但其他马却不敢靠近去,只是在原地徘徊不前,任凭人们吆喝着也不肯靠近那紫马。而树上,艾敏呆呆看着树下那马,顿时一声尖叫:“啊——不要!不要碰他!那是我的马!”众人以为她指的是被踢翻的那匹,正要拿缰绳去套马头,只见那紫马一下子跃起来,马蹄用力敲打了一下艾敏所在的树,似乎想爬上去。树上的曲南一手抱着艾敏,一手抱着大树,差点就被摇下树去。艾敏顿时吓得一声尖叫:“紫风不要闹!”那紫马一下子安静下来,果然不再跳起来踢树了,安安静静地立在树下抬头望向树上。顿时时,众人也呆了呆,心里暗暗吃惊。叶凌风大吃一惊:难不成……是她的马?怎么可能?树上正抱着艾敏的曲南也是一惊,盯着艾敏问:“你知道它?”艾敏急忙说:“我们快下去,他发脾气了,再不下去等会它又要发火了!”曲南死死看着艾敏:“你确定?”艾敏看着树下的紫风,兴奋地点点头说:“我确定!他是紫风!”曲南控制住真气,抱着艾敏缓缓由树上落下来。艾敏一落地,那紫风就提步走到她身边去了,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般用脑袋擦着艾敏的肩膀和脸。顿时艾敏一下子眼睛就红了,伸手抱着紫风的脖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的?是不是阿斯尔大叔欺负你了?呜呜呜呜~紫风乖,艾敏以后一定不丢下紫风了!呜呜呜~艾敏回去替你骂他!”艾敏看见紫风的腿上有好几道伤口,背上也多了好些伤痕,想到它从北疆一路南下,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受了多少追捕,顿时用力捂住嘴巴,差点失声痛哭起来。众人呆呆地看着艾敏和那匹围追了三天三夜的紫马,心里一片麻木:那马……是从北疆来的?叶凌风忍不住吸了一大口气:“你是说……不是你扔在外面,而是由北疆南下而来的?”艾敏抬头看着紫风,想说什么,可是一开口就哭出声来,死死抱住马脖子,生怕叶凌风又拿缰绳来套紫风。曲南看着艾敏抱着马脖子,心里一紧,忙走过去想安慰她。谁知道还没走近,那紫风朝他望来,嘴里发出“噗”的一声,似乎在告诉曲南不要靠近。曲南忙收住脚步,看着那匹马的眼睛。那马就看着曲南,半响才转过去拿嘴巴在艾敏手上擦来擦去。艾敏这才止住了哭声,搂着紫风的脑袋,像哄小孩子一样哄到:“紫风饿了啊?别怕别怕,艾敏就带你去找吃的啊!可怜的紫风,呜呜呜,一定受了很多苦吧?我们回家让琪琪格给紫风看看伤口好不好?来,跟艾敏走!”艾敏轻轻拍着紫风的脑袋,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紫风便跟着艾敏走了。“紫风知不知道姐姐也在这里的哦,我们以后找姐姐出来赛马玩儿好不好?我们一定能跑过姐姐的是不是?紫风最最厉害的了……”林子的男子们都傻傻地看着叶凌风和曲南:追了三天三夜的马,原来是北疆公主的!令他们不可思议的还是它居然是独身南下的,只为了那个北疆公主!!!像是一个传奇故事一样!那马……好有灵性!艾敏在小河边找了一处青草来让紫风吃了些草,又喝了些水。叶凌风吩咐大家回去,却和曲南留下来了。叶凌风和曲南看着河边的艾敏坐在紫风旁边,细心地捧着水来给紫风清洗身上的泥土和血迹,紫风吃了草便静静地躺下来,任由艾敏打理它身上,不时拿脑袋放到艾敏的手臂上、腰上去擦来擦去,亲热之极。曲南和叶凌风走过去,但看见那紫风抬起头看他们时便停住了脚步。那马的目光很凌厉,似乎在警告什么。艾敏回头看曲南和叶凌风,眼睛早已发肿了。她低下头去,伸手抚着紫风的头,说:“你们把它惹恼了!”又哄到:“紫风,他们是艾敏的朋友哦,不可以没有礼貌哦!”那马这才又把脑袋低下去搁在艾敏的腿上,很享受地闭上眼睛。叶凌风看着紫风,笑了一下,很不自然,说:“这马倒是不错!”艾敏看着紫风,低声说:“其实,在北疆时,紫风不是现在这样的!”曲南和叶凌风走到艾敏身边,蹲下来。那紫风抬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两人,又闭上眼睛享受着艾敏温柔的抚摸。曲南低声说:“你是说,它是独自南下的?”艾敏抬起头看曲南,想了一下,说:“我走的时候,把它给了我阿斯尔大叔的!要么是阿斯尔大叔放了它它自己来瀚海的,要么就是这小子偷跑出来的!”说着这话时,她轻轻打了一下紫风的脑袋:“小子,说,是偷跑出来的还是大叔放你的?”那紫风似乎听懂了艾敏的话,脑袋一下缩回去,把嘴和脑袋往艾敏的怀里钻。顿时艾敏脸就变了:“完了,它是偷跑出来的!阿斯尔大叔一定急死了!你是个大白痴啊!”说着话,但还是又柔和下来,眼睛里眼泪又掉下来:“紫风想艾敏了啊?艾敏也想紫风啊!可是紫风不听话唉!阿斯尔大叔一定以为你丢了!”擦了擦眼泪,艾敏又说:“好了,我写信给大叔好了,不会叫你回去的!可是以后不许乱跑哦!”紫风这才抬起脑袋来,拿嘴巴在艾敏脸上擦。曲南看着艾敏,心里有些异样: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孩子,居然会让一只马独自千里南下!艾敏想曲南不好意思地一笑,说:“我告诉你哦,在我们北疆有很多种马,可是紫风都不属于它们!在我们北疆有一个传说,说是有一种叫天空的马是跑得最快最久的,它们的数量很少,却是万马之王,所有的马看见它都要让开!”顿时叶凌风一惊:“你这匹就是?难怪我们的马不敢靠近它了!”艾敏看了一眼叶凌风,说:“紫风的脾气不好,有时候它发起火来会咬伤其他的马,还会咬人!别看紫风只有五岁岁,可是它发起火来力气大得好几个大汉都拉不过它的!它只听我的话,连我哥哥和阿古拉那样的驯马高手都没能把它驯服!阿古拉哥哥以前有一次试图驯服她,结果被它摔下来,腿都差点断了!它没咬你们算你们运气好的了!它凶起来,除了我和琪琪格,没人制得住它的!是要出人命的!”曲南看见那紫风居然没有鼻洞,不由问:“你都不用缰绳的?”艾敏得意地拉着紫风的长长的耳朵,说:“看见没?我们紫风才不用穿鼻子呢!穿鼻子多疼啊!我才舍不得呢!阿斯尔大叔说了,好的马根本不用缰绳。我们紫风是一等一的好马,自然也是不要缰绳的!有耳朵就可以了!”曲南这才发现这紫风的耳朵的确比一般的马的耳朵长了近两倍。叶凌风点点头:“难怪了。不过这耳朵也不够绳子长啊,也不方便!”艾敏扑哧一声笑出来,说:“谁说我拿紫风的耳朵当缰绳啊?我的意思是紫风听得懂我的话,看得动我的手势。我让他往右,他绝不会往左!”叶凌风脸色一阵燥热,讪讪一笑。正这时,忽听一声惊叫:“公主,真的是紫风啊?”琪琪格由林子那边奔过来,原来回去的人一跟她讲马的事情,琪琪格立刻就明白了,便匆匆让人带她过来。“琪琪格,我们紫风来了!”艾敏差一点再次哭出声来,眼睛一下子又红起来。紫风一听琪琪格的声音,眼睛也睁开来,头抬起来看琪琪格。琪琪格顿时一下子哭出来:“真的是紫风啊!”她扑通一下跪下来,抚摸着紫风的脑袋,眼泪像喷泉一样:“公主,紫风它来找我们了!呜呜呜呜!紫风受伤了?”她急忙把怀里的药掏出来,边擦眼泪边说:“琪琪格听他们讲就知道我们紫风受伤了,所以才带了药过来!”紫风不住用脑袋在琪琪格的怀里撑来撑去,十分亲热。艾敏忙把药拿过去,打开来,边说:“紫风乖,艾敏给你上药,以后就好了!”叶凌风想到是自己搞得那马受了那么多伤,忙说:“要不我来帮你给它上药?”琪琪格忙说:“不要!我们紫风受伤了,除了公主外,连我都不会让上药的!它喜欢我们公主给它上药,是不是?”她抚了抚紫风的脑袋,然后去捧水来浇到紫风的伤口上,艾敏便拿手去给它洗。那紫风把脑袋搭在艾敏的腿上,一动不动,闭着眼睛。艾敏把药轻轻洒在紫风的伤口上,曲南很清楚地看到马的身体在颤抖,脑袋却一动不动地偎依在艾敏怀里。曲南心里满是讶异:这马太灵性了,似乎和人一样通感情,若不是亲眼看见,他肯定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艾敏小心地图上了药,皱起眉头说:“紫风累了,总不能让它在这里睡吧?得把它弄回去休息才行!”说着便把药给琪琪格,拍拍紫风的脑袋:“紫风乖,我们回去再休息!”然后起身来往回走。那紫风果然站了起来,跟在艾敏后面,慢慢向前走去。回到曲府后,曲南便吩咐人在靠近自己和艾敏住的院子外面找了一间空房间来安排给紫风。直到这时紫风仍旧很排斥曲南和叶凌风的靠近。它似乎潜意识里知道这两个男的想要驯服自己,所以不想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尤其是在艾敏出现以后,它知道艾敏会保护它,所以更不把曲南和叶凌风放在眼里了。此后连续好几天艾敏和琪琪格要么呆在那间马房里,要么就拉着紫风到郊外去散步,总之就围绕着紫风转。曲府里的下人们都知道那匹长耳朵的马是千里南下来找公主的,都觉得这马很神奇,居然认得公主来的路。大家都猜那马的鼻子像狗一样很灵,所以闻着公主的味道来的。所以大家对那匹马更多的是尊敬,对艾敏的目光更是不一样起来:这个少夫人可是公主,可是都让神马拜服了的!曲南也不时去看那马,除了觉得那马吃东西很挑剔以外,倒是不觉得和一般的马有什么不一样。在林子里围追它时只是觉得这马的耐力和灵敏度非常惊人,听见艾敏说紫风是传说中的那种“御风飞骏”——天空之后,曲南自然明白这马的速度根本不是一般的马匹可以比的,只因为是在树林子里碍于树木和地形才没有真正发挥出它的速度来,否则单凭这么些普通马,是根本围不住的。曲南是个男人,他还是个做了大将军的男人,而马是一个士兵尤其是一个战将的另一把利剑,这决定一个真理:好马对于好战的男人有着除女人之外的致命的吸引。曲南是个好强的男人,所以他对这匹紫风有着一种身在怀中却不得其春心的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艾敏把它当宝贝一样宠着,根本站不到它身边去。这种感觉就是被脱了衣服的美女诱惑着,但苦于中间隔着一道铁门!很不爽!非常不爽!相反出现了一个幸运儿:曲北整天跟在艾敏身边,看着艾敏照顾紫风,他人本来就比曲南温柔些、近人些,又没有围追紫风的那段经历,所以紫风看着他靠近自己而没有太大的反应。虽说还是不让他骑,但毕竟让他靠近让他抚摸了。这种很微妙的感觉让曲南很不自在,感觉就像是艾敏让曲北给抚摸了一样,很不舒服。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