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北疆公主

发布时间:2019-09-12 11:30:20

第九章在艾敏在曲家迎来紫凤之时,托娅在皇宫里面住了一个月后的一个晚上,那位陛下驾临了流芳园。当天托娅还在和塔娜一起在屋子里面午休,忽听外边的小太监叫“皇帝驾到!”托娅慌忙起身来,和塔娜出去迎接。“陛下万岁!”“把头抬起床!”托娅抬起头来,面向

>>>《北疆公主》章节目录<<<

《第九章北疆公主》精选

第九章在艾敏在曲家迎来紫风之时,托娅在皇宫里住了一个月之后的一个傍晚,那位陛下驾临了流芳园。那天托娅还在和塔娜一起在屋子里午休,忽听外面的小太监叫“皇上驾到!”托娅慌忙起身来,与塔娜出去迎接。“陛下万岁!”“把头抬起来!”托娅抬起头来,面向那个男人。这是托娅第一次看到瀚海的天子,皓轩帝。他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也打量着面前这个有着同样深邃目光而且在审视着自己的女子。她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淡淡的。可是,皓轩帝还是从她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倔强的抵抗。他嘴角微微浮起一丝笑容:这就是朕的战利品!北疆的公主又怎么样,北疆的天女军师又怎么样,还不是跪倒在了他的脚下?哪怕不甘,哪怕恨意万分!他兀自走过她身边,坐下来:“起来吧!”塔娜忙把托娅扶起来。侍女端上茶水来,皓轩帝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目光一直落在托娅的脸上。托娅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除了那一丝丝倔意。皓轩帝看着这个看似温柔骨子里却满是骄傲的女子,心里想着就是她叫瀚海死了不知道多少士兵死了多少将领。她很年轻,不过十八岁;但是她又是何等的强大,强大到让他不得不趁着这次胜利,放弃了其他所有的东西甚至占到手的土地,就只为了把她俘虏南下!这个女子的存在,简直就是他征服瀚海大陆最最突兀的绊脚石!从她十三岁插手军队到十八岁,这五年时间,她用她的智慧和力量,用十七场南北大战,只凭借十二万北疆人,活活拖住了瀚海帝国五十六万的大军,杀死了瀚海帝国的四个将军,七个次将军,二十三个后将军,将瀚海北征的脚步活活拉下来!她的存在绝对是个异数!就在她最开始接手军务之时,刚刚登基的皓轩帝从最开始的野心勃勃的北征开始,从他急切地想建功立业名垂青史开始,从他想要征服整个瀚海大陆那一刻开始,在西边和南边连战连捷之时,在北疆的战争没有一次胜利!一次也没有!这对于年轻的皓轩帝,既是最大的磨练,也是最最刻骨的耻辱!是她,是她在他的历史上抹下了最最耻辱的一笔!一大笔!这个女人,真的是很可恶!皓轩帝对这个女人真的是恨之入骨!现在好了,这个绊脚石落到了他的手里来了!很好!这是强者对强者的征服!皓轩帝看着这个可恶又可恨的女人,忍不住哈哈大笑!整个流芳园的人们都听到了陛下的狂笑!那笑声让托娅心如刀割。皓轩帝这时候停下来:他看见了她的愤怒!虽然她依旧那么温柔,看起来没有什么表情,彷佛不在乎似的,可是他很清晰地感觉到了她的愤怒!很好!有愤怒,总比没有好啊!就是要她愤怒!就是要她绝望!就是要她知道什么才是强者!他越愤怒,他越高兴!看见这个女人愤怒,也是一件很有意思、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他嘴角有着笑意,看着托娅面无表情地站在他面前。塔娜死死咬着唇,低着头,手死死抓着托娅的手臂:她怕托娅会出手!许久,他玩味够了,看着托娅,嘴角浮起调戏的微笑说:“爱妃是北疆的公主,原本进宫之时朕就该过来看你的,只是国事繁忙,你的姐姐、朕的月妃又待产,所以一直没有空过来。爱妃不会生气了吧?”托娅微微屈腿:“臣妾不敢!”依旧面无表情。她何尝不知道这不过是个说辞:一个月的冷落,代表着对她的不屑!这是对她和北疆的一种形式上的侮辱!他用手指轻轻支撑着额头,微笑着向侍女说:“朕今晚就在娅妃这里就寝,你们吩咐下去!”托娅知道,从今晚开始,以后的每个日子都是带着皮鞭和冷嘲的凌辱!她的心早就在从北疆离开那一刻死了,她已经不在乎会遇到什么样耻辱和迫害了。她只是担心自己会忍不住伤痛而自杀:那样只会顺了瀚海皇帝的心合了他的意!她不要!绝对不要!静静用完膳,托娅按照瀚海宫里的规矩,由陛下的侍女沐浴、送到床上。皓轩帝过来时,依旧带着微笑:那种微笑很让托娅恶心!那是一种轻蔑的、嘲笑的、残忍的、调戏的笑!托娅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看着侍女为那个男人解下衣服,看着他吩咐侍女出去然后上床来。他伸手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游动着,微笑着说:“听说你们北疆的女子比我们瀚海的女子更会房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托娅没有看他,任凭他肆无忌惮的侵犯,淡淡回答:“陛下试过就知道了。”“你说的对,试过就知道了……”他低头亲吻她的脸,压低声音:“你是你们北疆最强悍的女人……在床上,也应该很强悍吧?吻朕!”托娅没有表情地吻着他的唇……没有温度的接吻不过是身体与身体的触碰,不过是摩擦!托娅不在乎!她在乎的是不让这个男人在她身上得意!至少不会得意得让他满足!她感觉得到他的手已经摸到她的下身,身体忍不住微微一颤,随即恢复了麻木与坦然。不过是这具身体!没有感情的身体,不过是一具尸体!她不在乎!“你还是姑娘?”他低声调笑着,“为朕留的?”她没有说话。“有意思……疼么?”他笑得很惬意很满足,把手伸出来,把血擦在她苍白的脸上,将手指伸到她嘴里:“不生气么?”他笑着,“北疆的女人,果然很贱啊!”她没有表情地转开脸去。他看到了她这个动作,所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猥亵地笑着问:“怎么,朕难道说错了?”她淡淡看着他,说:“陛下永远都是对的。”他笑了,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坐起身倚在龙枕上哈哈大笑,半响点点头笑着说:“爱妃果然有意思!”他猥亵的笑声让她有些晕眩。……整个夜里,皓轩帝没有睡觉,就一直猥亵地调笑着,让北疆的公主为他胯下的奴隶。次日清晨皓轩帝很早就起床去上早朝了。塔娜清晨为托娅换衣服时,看见那床单和被褥上满是血迹,而托娅的全身满是抓痕,每一条都似乎要流出血来,让她顿时就心疼地哭出来。托娅只是咬着干燥的唇,轻轻摇摇头,低声说:“我很累,让我睡一会儿。”说到这里,她想着昨晚的事情,只觉得一阵恶心难忍,几乎吐出来,可是又什么也没有吐出来。那一刻,她突然抱住塔娜失声痛哭起来,手死死握着。皓轩帝下朝后听到侍女来说时,只微笑着说:“朕倒是很满意娅妃床上的功夫。”言语间的猥亵不言而喻。宫里的妃嫔侍女们一听说陛下的反应,随即向流芳园投来的目光也变得起来:那个北疆的女子果然是个狐狸媚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